"

德甲体育-欢迎您_YABO网页登陆-官网-欢迎您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德甲体育-欢迎您_YABO网页登陆-官网-欢迎您更有真人、彩票、电子老虎机、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德甲体育-欢迎您_YABO网页登陆-官网-欢迎您让您尽享娱乐、赛事投注等,且无后顾之忧!

"
首頁 > 百城煙水/卷2

百城煙水/卷2

互聯網 2021-04-16 07:37:25
目錄百城煙水?上一卷卷二 吳縣下一卷?

卷二 吳縣

目錄1 吳縣1.1 三宿庵1.2 思憶講寺1.3 楓橋1.4 法華庵1.5 寒山寺1.6 寶林寺1.7 海弘寺1.8 金仙寺1.9 雲隱庵1.10 福濟觀1.11 靈巖山1.12 瑞光禪寺1.13 霜英堂1.14 休休庵1.15 報恩寺1.16 吳趨坊1.17 慈氏庵1.18 守中堂1.19 紅板橋1.20 胥江1.21 石湖1.22 治平教寺1.23 楞伽講寺1.24 露禪庵1.25 米堆山1.26 蓮花洞1.27 社壇1.28 停雲館1.29 春草閑房1.30 西資庵1.31 青松庵1.32 得雨堂1.33 鏡水庵1.34 寒山別業1.35 空空庵1.36 法螺庵1.37 化城庵1.38 天平山1.39 鄧尉山1.40 舊法堂1.41 南濠1.42 藥王廟1.43 皋橋1.44 胥王廟1.45 思嗜軒1.46 聽松堂、瞻雲閣1.47 光福講寺1.48 雲泉庵1.49 興福庵1.50 寶月庵1.51 報國禪寺1.52 落木庵1.53 開元禪寺1.54 唐家園1.55 支硎山1.56 西華吾家山1.57 泰伯廟1.58 吳縣學1.59 青芝山1.60 同葉庵1.61 姑蘇山1.62 華山1.63 堯峰1.64 御書閣1.65 穹窿山1.66 清隱禪院1.67 接待寺1.68 崇真宮1.69 蕉隱1.70 文昌殿1.71 利濟寺1.72 海雲庵1.73 合流庵1.74 采香庵1.75 小桃源1.76 丹霞觀1.77 泮環禪院1.78 承天能仁禪寺1.79 承天寺狼山房1.80 永定普慈天臺講寺1.81 雍熙寺1.82 西禪寺1.83 梅隱庵1.84 拈花禪院1.85 慕棲庵1.86 密庵舊築1.87 怡老園1.88 夏駕湖1.89 澗上草堂1.90 朱明寺1.91 萬壽亭1.92 崇義院1.93 幻住庵1.94 文正書院1.95 志圃1.96 辟疆園1.97 六如別業1.98 補遺吳縣[編輯]

周太伯國。秦置縣,為會稽郡治。莽更曰泰德。後漢復曰吳,尋改屬江都郡,後復為吳郡治。三國吳、晉、宋、齊、梁仍。陳立吳州,治此。隋開皇九年名蘇州,遷治橫山下。唐武德七年復故治。五代、宋、元、明,清仍。

徐崧·【吳門客況呈諸同人】

杖笠一離人,吳門浪跡頻??透F猶作客,春老不知春。路白風吹雨,燈青夜向晨。藉將佳句贈,聊慰道途貧。

【吳門阻雨】

昨宵便擬到湖濆,不道朝來屐響聞。定跡豈能如滴水?歸心直欲逐行雲。妖童馬上泥沾袖,冶女輿中溜濕裙。閑客吳門春欲盡,最難得見是斜曛。

三宿庵[編輯]

三宿庵,在小日暉橋西?!矗ㄐ灬掠浽唬喝掴?,在胥關外隔濠小日暉橋之西北,為宋元間普庵蘭若。明季密老人於天童開法,常應供。吳中所度徒,其中在及其侶光如、暹能苦行創之,供其往來??滴醣?,今天童晰禪師退皋亭佛日院,金太傅之俊、周觀察荃延師卓錫於此,而暹公之徒善來從之。眾士亦云歸水合,修建有加,徙普同塔於高岡,故「普同」之名最著。禪為之窟,又名獅林。其曰「三宿」者,密老人曾至焉,弘覺國師忘又至焉,今天童晰禪師又至焉。凡弘覺、天童之法兄弟相親者,無不至焉,是宿三世之尊宿也,且晰師之徒宗瑞、璐孫、寧遠,益相繼主此。夫一生二,二生三,至於三而生生者不可勝數矣,即謂萬宿庵也亦可。壬戌秋日。)〉

釋本晰【壬戌秋重到獅林故人半逝適臞庵居士過訪旋返天童口占二絕誌別】

十年兩度到獅林,獨坐寥寥夜自深。惆悵故人仙去半,玉琴何處訪知音?

【又】

吳山越水總無情,重見南州似隔生。握手風前言未盡,一帆又掛返長庚。

錢光繡·【松之兩過三宿庵見訪不值留詩次答】

何處幽蹤憶共攀?故交高臥甕城山?!矗ǜ辔罹┛谂私缂?。)〉雞壇每切人琴痛,蘭譜誰留冰雪顏?握槧君垂千載業,攜筇我博一身閑。精廬兩度空題鳳,悔向申江作往還。

徐崧·【過三宿訪錢聖月居士不值賦寄】

憶曾杖策共躋攀,昔友幽棲北固山。九日詩傳餘綠字,廿年客老盡駒顏?;膲灺萑T靜,細雨浮雲一棹閑。幾度寄書能達否,相期猶待上洋還。

【三宿庵晤山曉和尚錢聖月居士】

太白峰高越,燈光接上臺。庵常三宿過,人自四明來。錄載尋山舫,茶傾泛月杯。日暉橋畔水,幾度共沿洄?

【壬戌重陽前三日宿三宿庵送山曉和尚還天童】

潯水相逢久,胥江幾過留?夜晴新月照,秋冷碧雲收。往代懷蘭若,來朝送桂舟。尚期登太白,杖笠恣南求。

思憶講寺[編輯]

思憶講寺,在獅山,舊名思益。唐開元中僧勝光建,有張祜詩。宋高宗南渡,值壽聖公主薨,擇葬球山,因賜今名。元季寺毀。洪武間徹庵智、宣德間定峰勒重建,有鄭雍言碑。後廢歸王氏,復請聖胤、松山、啟雲諸師駐錫。清乙酉靈白楨公〈(啟雲之徒雲棲履公長嗣。)〉繼住重建?!矗ㄗ晕熳又两?,殿廬像設,事事畢舉。金太傅題方丈為座雲堂,事詳餘《梵剎記略》。)〉

徐崧【過獅山賦贈靈白法師】

數里見崚嶒,來遊出野塍。懸崖高閣起,古寺小橋憑。塚沒思皇妹,碑存識舊僧。倘逢除草盡,絕頂一同登。

【己酉冬重過訪靈白法師】

岝勢縱橫,松林紺殿明。千峰寒霧隱,一徑野風清。山犬穿籬吠,村雞傍午鳴。日斜還過訪,猶見舊題名。

釋智禎·【獅山大殿落成和臞庵居士】

瓢笠自高懸,悠悠二十年?;拿┏蓪殑x,盡日禮金仙。樹色空堂翠,鐘聲四野傳。更逢龐老過,煮茗共談禪。

釋成閑·【喜臞庵先生過訪獅山】

古寺門幽寂,高人喜到山。共吟啼鳥外,散步落花間。日午鐘初靜,風清榻自閑。四年相別意,剪燭話松關。

楓橋[編輯]

楓橋,明崇禎末,僧法華募修,方上龍門,大兵即過。其下名楓江。

徐崧·【楓橋獨步有感】

石橋高帶驛樓平,擾擾南征與北征。賈客帆檣連樹影,庵僧鐘鼓和經聲。天邊雲冷斜陽淡,雪後江深急水清。放曠一身何所係?劇憐八口累閑情。

【歲暮阻雨楓江懷友人】

乍寒乍暖客招提,一夜懷人笠澤西。窗外雲昏滋礎潤,空中陰暗壓燈低。田家薄暮牛才放,竹院侵晨鳥亂啼。幾度相尋多不遇,白頭煙水兩淒淒。

董靈預·【楓橋夜泊】

落日一樽酒,風塵此地看。嘯歌今夜月,燈火萬家寒。珠樹何年古,楓林幾處丹?故鄉憑夢繞,峰影碧巑岏。

殷麗·【丹陽賀魯縫訪予楓江不值悵然有作】

去年江上逢君別,柳絮飛殘二月天。今日橋邊尋我去,麥秋寒泛一溪煙。餘生買藥因投市,旅泊攜詩偶放船。共醉狂吟應不惜,歸來探取杖頭錢。

法華庵[編輯]

法華庵,在寒山寺隔岸,聽鐘橋西。順治初,善士徐瑞宇舍宅,僧法華能建,〈(釋性能,號法華,寓寒山寺,修楓橋,適逢鼎革,四處焚劫。徐瑞宇棧房在焉,因與相善,遂移守之,獨得無恙。即取其米作飯,以給逃難者。及瑞宇至,法華勸其舍宅為寺,便募四十八願卸房造殿。其年動金神,師徒工未畢而歿。)〉明巖師〈(即遁村興報恩者。)〉踵成其事。歸元闍黎輩相繼居之??滴跞?,延浮石老人開法,即命法嗣彌壑澧禪師住恐。越七載壬子,樹南祚禪師繼席,有金太傅之俊、周靜香居士荃兩碑記。

殳丹生·【題法華院呈彌壑和上】

石經白傅記,寺有法華名。舊跡知何處,叢林今又成。飯僧分佛火,旅泊聽鐘聲。祇為津梁計,燈光晝夜明。

【臞庵同宿法華即事】

禪榻同君宿,蕭然雙鬢嗟。當空霜月滿,隔水夜鐘賒。襆被懷知己,天涯老歲華。萏炊粥起,門外未啼鴉。

釋行澧·【己酉秋杪喜臞庵居士見過法華話及甲辰歲同包子仲將納戒於本師老人前賦贈】

憶昔湖心寺,榆風拂戒壇。木叉提共記,輕垢罪俱拚。皓月孤光麗,清霜五度寒。聽鐘成夜話,無復問遮難。

【初晴喜張伯亮總戎見過時山夫臞庵二居士在座】

初陽開霽色,曝背立松門。吹角來驃騎,清談對隱淪。風高黃葉寺,雁度白雲村。共此破幽寂,呼童瀹茗樽。

徐崧·【過法華訪彌壑和上】

雜遝金閶路,重過日已西。壁懸開靜板,庭養放生雞。楓葉橋依市,寒山寺隔溪。多君能勒石,門內見碑題。

【宿楓江法華禪院】

萍蹤原不定,夙昔聽清緣。庉水知平日,楓江別幾年??痛@犬吠,市鼓報魚鮮。夢醒寒衾短,披衣坐曉天。

【法華庵同彌壑和上許旭庵燈下分賦】

我常來白社,君亦似僧家。邂逅如萍聚,徘徊到月斜。雲輕偏映彩,燈久漸生花。在昔推支許,芳徽自不遐。

【法華送張伯亮總戎還徐州】

蘭若楓江上,門前係紫騮?;ㄈ缭翉?,月似庾公樓。設饌伊蒲出,鐫經舍利流。送君當歲暮,幾日到徐州?

【先籌老宿中峰蒼老人從學弟子也乙卯冬日晤於法華堂中因贈】

垂老重逢得幾時?當年曾共見名師??仗锚氉窈问??猶錄中峰解製詩。

【乙卯臘月八日法華庵作】

西風吹透石頭醒,向夜誰人出戶庭?雲散一天晴月好,不徒舉首見明星。

【阻雨法華】

江村春後一番寒,絮被氈衣恰似單。殿角鈴聲依舊急,階頭蘚跡未曾乾。雲疑著地封僧舍,雪恐漫天下釣灘。正欲探梅尋故友,那堪盡日獨憑欄?

【二十九日江村雪霽別法華樹公】

昨夜橋南帶醉還,忽然星出碧霄間。冰花細草留庭砌,旭日紅樓映客顏。幾點雲飛如白鶴,六朝寺冷是寒山。僧徒曝背無他事,祇笑行人未得閑。

【丁巳春暮蔣公遜進士遇訪法華旋即別去賦贈】

常通精藍與碧岑,每逢締構一沉吟?!矗ǘ赐ナ?、婁門接待,皆公捐貲修建。)〉不遺怪石成仙境,能濟流民作佛心?;浣宕核?,雨昏山寺暮雲深。知君賑粥思歸切,未及盤桓聽梵音。

【戊午正月二十五日法華值雨有懷鄧尉梅花主人】

鄧尉三年別,如何未得閑?日行蒼嶺外,花冷白雲間。細雨春停棹,狂風晝掩關。何人多逸興,天霽共追攀。

【己未人日渡石湖過楓江法華庵似樹南和上先籌老宿梅藻書記】

石湖山色好,忽送片帆來。草舍神旗揚,江村社鼓催。簷飄天暮雪,幾供歲初梅。支遁情無限,依然促茗杯。

蔣德峻·【過法華訪臞庵有詩見贈次答】

年來意味寄蕭岑,喜遇先生號醉吟。把臂入林如有約,側身為客本無心。春寒江浦麥秋晚,市近禪關花雨深。試問奚囊誰屬和,祇餘山水是知音。

釋隆祚·【春日法華同臞庵元長對雪因懷殳山夫】

蘆花一夜滿江干,祇少漁竿釣雪灘。孺子放懷吟自足,長康叉手畫應難。尋梅鄧尉藍輿遠,踏凍村橋屐齒幹。最憶蓬門蕭寂甚,無人知道臥袁安。

【法華次臞庵居士韻】

隔年消息斷,冷夢不曾閑。細雨江村裏,春風蕭寺間。幽人眠小閣,高士叩玄關。莫漫尋梅去,盤蔬且共攀。

釋隆機·【壬戌秋過法華和樹長兄韻】

廛居??嗍?,猶喜傍楓林。一雨生秋氣,千山引客心。漁歸紅日落,鵲噪絳河沉。容易年華逝,須愁雪鬢侵。

【癸亥春住法華喜臞庵先生見過值雨】

何期徐孺至,因雨得盤桓。落筆搞春藻,烹茶破午寒。雲扶橋畔樹,水齧寺前灘。稍待天初霽,山花取次看。

寒山寺[編輯]

寒山寺,在楓橋下。起於梁天監間,舊名妙利普明塔院。宋太平興國初,節度使孫承佑建浮圖七成。嘉佑中改普明禪院,然唐人已稱寒山寺矣,張繼詩最著。相傳寒山曾止此。紹興四年,僧法遷重建。元季寺塔俱毀。洪武間僧昌崇辟建。永樂三年,深谷昶修。正統己未,郡侯況鍾再修。嘉靖間,僧本寂鑄鐘建樓?!矗ㄧ娪鲑磷?,銷為炮。)〉萬曆四十年,僧明吾鑒建龍函閣,而大殿毀。四十六年釋西流師徒鼎新。清順治初幾為汛署,僧天與力守弗廢?!矗ㄌ炫c名廣承,吳江計氏,持誦不輟,古樸有德。當汛官之戍此也,師苦守殿隅,感觀察壽公,以仁護之,始得復。今寺中所遺,皆其力也。)〉

姚宗典·【寒山拾得像已剝落矣忽有人自天臺來塑畫如生為賦喜寒山拾得重來詩】

漫指滄桑認去來,楓江依舊笑容開。晨齋缽捧香雲蓋,夜課鐘沉寶月臺。意在毫端離語默,風生帚下絕塵埃。祇看石罅人還在,肯信昆岡已劫灰?

殳丹生·【同臞庵過寒山寺】

萬家叢寺裏,一徑入寒山。木葉蕭蕭靜,江雲黯黯閑。殘碑苔剝落,古殿鴿飛還。羈客同遊此,徘徊夕照間。

徐崧·【斐仲招飲寒山吉生將往維揚】

淥水紅塵江上路,采菱沽酒傍寒山。盤桓且緩揚州鶴,松月松風好共閑。

【同山夫訪在昔】

閑行懷古跡,乍冷正初冬。門掩橋邊寺,樓空夜半鐘。盛衰知有數,喧寂覓無蹤。一笑同寒拾,天臺是別峰。

【丁巳秋飲梵公寒山寓齋】

一杖來吳苑,秋光回碧空。清言聆惠遠,高隱遇梁鴻?!矗ㄖ^逸民。)〉世路寒山外,人煙夕照中。何時移釣艇?江上看丹楓。

【過寒山示梵公】

山夫已病嘉生死,世事年來不可言。消遣自攜詩滿袖,寂寥誰置酒盈樽?高僧松樹催詩句,處士梅花入夢魂。愁絕聽鐘橋畔客,滿船風雨易黃昏。

黃周星·【寒山次答在昔】

一曲陽春未易賡,蒲團趺坐自三更。松濤入枕知風細,梅影移窗愛月明?;葸h匡廬饒酒興,巳公茅屋有詩名。青山筇笠應同志,五嶽何年訪向平?

王庭·【過寒山贈在昔】

為憶鐘聲尋古寺,得因遺像識寒山。楓江橋畔人如織,始信禪房盡日閑。

【又】

西風吹夢到林丘,薄醉吟寒信夜遊。深巷犬聲人寂寂,一溪明月宿漁舟。

徐汝峰·【壬戌冬留別在昔】

龍函閣下日招呼,聯榻經旬興不孤。江月溶溶窺紙帳,松風謖謖起茶爐。多君贈我詩千首,怪汝留人酒百壺。別後踟躇遊賞地,應思雪水問狂夫。

馬壽谷·【前題】

勞勞薊北又江南,勝地幽人許共探。且喜傳杯哦好句,還期聯榻聽清談。龍翻高閣雲千卷,桂落寒江月一函。此夕鐘聲醒客夢,與君松下結茅庵。

莊際盛·【前題】

一灣流水小橋東,盡日幽棲古寺中。自有傳燈明實際,不須倚杖說虛空。杯浮竹葉搖寒月,笛弄梅花落晚風。兩載與君酬倡近,睽離能不憶支公?釋逸慈當年突兀矗寒空,郡誌猶傳節度功。今日遺基何處覓?斷垣衰草夕陽中?!矗〝嗨z基。)〉傑閣巍然瞰碧虛,飛花片片惜春餘。閑庭老樹參天出,喜趁清陰讀梵書?!矗埡戮G。)〉蕭索西風樹影疏,江邊古寺有棲烏。夜闌啞啞驚殘夢,誰繪霜天落月圖?〈(古木啼鳥。)〉

寶林寺[編輯]

寶林寺,在閶門內專諸巷東。元至正壬午,圓明大師寶林懋建?!矗ㄆ諔獓鴰熤蟹宓茏?。)〉初名寶林庵。徒無荊鉶繼之。明宣德丁未,庵毀。戊申,五世孫白雲英重建,〈(英永樂初祝─城圓通寺,甲寅退隱寶林,兼請額。)〉賜名觀音講寺。正統丁卯,其徒素庵裂更加修建。宣德甲寅翰林陳循、正統丙寅修撰張益、景泰甲戌侍郎楊寧,俱有碑記。內有周文襄公生祠。又有拚櫚徑、梧桐園、水竹亭、山茶塢、煮雪寮、停鵠館、方塘、石橋、蕉窗、薜蘿龕十景。崇禎中,延雲棲派履冰育開法。順治間,育退隱青松,而法嗣靈白楨、竹懷念、桂輪亨復相繼??滴豕锍?,里中諸信士重建大殿,西城王子靜成之。丁巳春,復延允持徹主席。時陳晉卿募浚龍池,起伽藍、五聖殿。己未冬,自安閑繼席。

沈周·【梓宇】

高倚寮居種,清陰帶北山。瑟材人不用,且伴老僧閑。

【山茶塢】

葉暗冬林黑,花深晚徑迷。落紅僧過處,打著紫伽黎。

【水竹亭】

清流環四面,有竹在亭傍。十日無人列,翛然春筍長。

【蕉窗】

淨植碧窗下,疏極大葉垂。夜來春雨裏,愁洗舊題詩。

【方塘】

方塘方似斗,涵天生四角。還見月團團,夜向潭心落。

【薜蘿龕】

牽綠補春雲,閉門不須鎖。夜深禪誦時,玲瓏見燈火。

徐崧·【寶林懷開山懋禪師重建英講師】

師是中峰弟,夫椒欲度生。從山尋郡勝,取號起庵名。老樹頹逾古,方塘淺未平。重興更寺額,猶憶白雲英。

【投宿寶林時桂輪師在玉峰】

一雨金閶滯客行,空林投宿若為情。夜長夢醒憑孤枕,幾遍雞聲喚未明。

【冬日同黃九煙先生小飲石濂汕寶林寓齋】

獨客經冬苦夜遙,當筵遊戲醉中消。吟來佳句天將老,畫出靈符鬼盡刊。一徑涼風穿古寺,滿池明月湧平橋。晴天勝友難常遇,分袂猶期晤詰朝。

【丁巳春允持法師主席寶林】

聞道來開法,吳門幸未遙。香飄花裏座,人度寺中橋。繼席君應任,參禪我不消。倘為懸一榻,混跡共方袍。

【允法師寶林金剛期解製】

佛地誰同聽?千人繞座廳。如知持四句,便是轉全經。赤軸無過赤,青松不改青。即看期滿後,處處雨花零。

【寶林作】

金閶多擾擾,至此定心清。一寺石橋過,兩涯春水生。白雲天倒映,北斗夜空明。自有神魚化,應將法雨行。

【丁巳仲冬廿一夜宿實林值嚴寒作】

夜永寒無寐,繩床寶閣東。霜飛階蘚凍,葉盡石林空。佛定燈光裏,砧喧月色中。貧家原寂寞,何必歎途窮?

【丁巳季冬三日寶林同李灌溪侍御張孟恭陳晉卿劉武成諸君集允公方丈議浚龍池十二日起工和韻】

方塘淺狹異當年,商略重開有勝緣。土塊坼翻牆角外,虛空生出頭邊。橋環曲水通初地,幡帶斜暉揚梵天。自此陶公同入社,綠荷朱鯉盡欣然。

【仲春六日客寶林李灌溪侍御惠我酒資賦謝二首】

江上來孤客,平橋偶杖藜。寺開春水上,山出夕陽西。芥閣前朝樹,珠林御史題。何期憐寂寞,意氣與雲齊?

【又】

憶昔頻招飲,漁樵得並遊。人間無白社,舍北有丹丘。鶴下迎仙館,花開禮佛樓。猶龍身正健,我道見風流。

【申菽旆中翰過訪寶林】

偶客精藍似比鄰,蹉跎常愧失相親。金門遠望三千里,葑水回思二十春。書帶朝陽添鳳彩,劍逢雷雨化龍身。即今接武多才俊,相國家聲喜再新。

【錢宮聲進士過訪寶林】

夢醒西林實閣燈,迢迢寒夜思難勝。半窗月上天將曙,萬木霜寒水欲冰。君自廟堂多上客,我猶泉石類孤僧。如何二十年來過,咫尺無由禦李膺?

【戊午八月晦日時在寶林寒甚】

從古多貧士,如餘世更稀。三年雙瞽目,〈(謂內人。)〉九月一層衣。葛屨霜初降,荒庭葉亂飛。晨興寒欲戰,惆悵未能歸。

【己未七月二十日實林五聖殿紀事】

日斜入寺來,五像已登殿。檻前尼倒臥,男婦爭欲見。尼言能附身,走碗酣明神。語罷忽仆地,四匝飛黃塵。

錢中諧·【徐臞庵寶林寓齋寄詩次答】

清磬聲中坐一燈,枯如面壁雅能勝。正耽禪寂天花座,寧問襪祥雨木冰。玉海才華真佛助,石麟授記是神僧。愧餘下里遲酬答,欲借詩瓢誌服膺。

劉肇基·【晚過寶林同允公徐松之茗話】

秋林延晚步,池上白蓮香。坐久霞成綺,談深竹薦涼。不期徐孺榻,偏下讚公房。奇字容相問,時時度石梁。

釋智徹·【丁巳仲冬三日李灌溪徐松之劉武成陳晉卿諸公同集寶林方丈議浚龍池有成喜賦】

寶殿於今建已先,龍池似昔浚須全。一泓水漲金閶月,半曲橋浮笠澤天。對影卻同明鏡裏,臨風恰似綠筠邊?;貦谂f跡依稀在,願與群公藝妙蓮。

張立廉·【己未十月初十日自安法師進寶林方丈賦贈】

廓清成講席,飛錫白雲岑。定是真獅子,方堪踞寶林。煙開山色近,池靜月光深。此地招蓮社,知同不二心。

釋元濟·【己未小春郡中延獅山自安法師住恐寶林賦贈】

象王行處狐蹤絕,獅窟家聲世更稀。細草如茵偏近座,祥花作雨不沾衣。滄浪倒浸星天碧,闤闠高臨日殿緋。此地昔年多勝概,緣知代有後賢歸。

釋曉青·【自公法師繼席寶林賦贈】

寶林聲價重東南,補處人方優缽曇。繞郭千峰同鷲嶺,當門一水是龍潭。兼資行解追先進,迥脫根塵免再參。握塵隨機能善誘,異花狼藉滿經函。

釋成閑·【己未小春進寶林賦】

樗材祇合老雲岑,不意相招自寶林。補處未能弘法化,入廛依舊住山心。方塘夜湧橋邊月,曲徑春垂樹底陰。黽勉一堂循祖武,且教振錫有餘音。

海弘寺[編輯]

海弘寺,云起宋元間,在海弘坊,已廢。順治末,里人洪正創?!矗ù说貫槟呈蠄@,有大銀杏樹二。洪正攻木器得之,省為寺基。洪無子,發願買復,初止草創??滴醺?,竹懷法師自寶林退院而來,平丘湮谷,構堂塑像,始成梵剎,雲樓子和尚昔曾開山?!秱鳠翡洝罚簶亲雍蜕胁恢涿?,一日經遊街市,於酒樓下整襪帶次聞樓上人唱云:「你若無心我也休」,忽然大悟,因號樓子焉。)〉康熙十年,竹懷念法師重建。

金仙寺[編輯]

金仙寺,在石湖西成灣。舊為呂大司馬純如別業?!矗ㄆ渥泳ㄗ录畾{。)〉松陵汪仲廉勸緣置,延洞宗蕃光禪師開山,額今名。法嗣介石珙禪師繼席,後朗目、偶庵、靜熙諸師次第來居,惟介公居之最久??滴跣劣锨?,介公歿,所度徒亙初住恐治其後事。

徐崧·【同介石禪師自西洞庭還雨阻金仙寺】

又是崇朝雨,將歸棹復停。分燈烹石茗,掬溜寫金經。岸柳垂煙重,池萍洗霧青。祇期風夜起,開霽睹明星。

【重過金仙寺時介禪師退院隱徑山】

誰家廢宅為禪寺,土面灰頭三五僧。莫笑山中最寥落,古松蒼翠石崚嶒。

【己未秋杪訪介公不值留贈亙初上座】

禮接知師訓,工勤在過庭。樹栽梅葉紫,土耨豆苗青。麥飯晨堪飽,燈香夜不停。我來能止宿,清夢接山靈。

雲隱庵[編輯]

雲隱庵,在桐涇橋幻住南。元延佑甲寅,月潭清禪師建,額為中峰國師所題,清乃其弟子。永樂初,澤庵潤重建,其弟子西源湧奉詔修撰,於十八年重立石。本五房,並為中樂雲、東棲雲、西留雲三房,歷有知識。萬曆間,又為賢首巢松、浸雪、山杲受業之地。至崇禎辛巳,留雲廢。順治五年,吳公定〈(出家名息見。)〉同是真上人恢復??滴醵?,重建大殿。王稚登門聯云:「堤景駕虹橋,二里人家三里樹,寺門臨雁宕,一溪山翠半溪雲?!箾皩嶄浺?。

釋智杲

茅庵總是白雲封,猶想當門樹幾重。除卻床前三尺地,撥開春霧盡栽松。

【又】

月上秋林夜色添,半因明月卷疏簾。孤雲借我繩床宿,縱濕衣裳也不嫌。

徐增·【雲隱述懷呈家松之】

交道今如此,思君共入林。杜門非失計,涉世本無心。一杖穿紅葉,雙趺對碧岑。風塵從此別,長嘯白雲深。

馬荇·【懷雲莊先師】

去城三里近,雲隱動人遊。一徑野田曠,繞庵春水流。橋平黃石幔,門暗綠陰稠。杖笠操從至,先師曾此留。

徐崧·【同此山禪師遇雲隱賦示息見是真兼憶程雲莊先生】

寂寂庵扉掩,同來訪故人。烹茶泉響急,坐石葉飛頻。松雪賢昆弟,雲山舊主賓。去留俱幻跡,千載信誰真?

施呈·【同臞翁尋子能於雲隱庵】

古寺平疇外,如僧獨掩關。一筇容我到,萬卷任君刪。佛火留寒影,松醪轉病顏。不妨傾笑語,隨月出溪灣。

福濟觀[編輯]

福濟觀,俗稱神仙廟,在皋橋東。宋為李王祠。朐山王省幹大猷來吳,淳熙某年四月十四日,從巖中道院陸道堅設雲水齋,感異人,授神方,以療風疾,至今賴之。元至大辛亥,葉竹居重建,奏今額,後圮。明景泰間,郭臥雲〈(名宗衡。)〉重建,有玄帝殿、五祖七真堂、呂仙祠,內外像設畢具,鄒亮、徐有貞、劉鉉作傳記。成化間,楊循吉為羅友鶴〈(名永澄。)〉作《修玉皇閣疏》。嘉靖間,周北山〈(名以昂。)〉重建呂仙祠,陸粲記。北山嘗從都穆受《易》,正德甲戌掌都紀,自京領檄歸,都送之有序,又能詩,與文徵明倡和。清康熙間,姚玉緯〈(名弘勝。)〉重修,建火神殿、斗母閣,金之俊、陸世廉疏,李模、申演芳記。姚又刻《福濟觀文錄》二卷,前後所題贈詩文具在。

杜瓊·【和劉祭酒贈郭觀主二首之一】

金猊常把妙香焚,一卷丹經用意勤。濟旱每曾呼急雨,棲真時復臥閑雲。頻年學道難忘世,與眾和光獨尚文。喜有贈詩劉祭酒,絕勝當日飽參軍。

陳蒙·【題友鶴軒二首之一】

誰共悠悠物外心,相親惟有一胎禽。半生詩苦形同瘦,九轉丹成道已深。夜繞香煙聽蕊笈,曉隨蘿徑候孤琴。腰纏不作揚州計,祇在三山珠樹林。

吳寬·【送羅友鶴道士南還】

獨鶴翩翩下玉京,霜空無際趁秋晴。久為玄學慚方士,親向仙班謁上卿。水岸曲通三島僻,夜壇頻禮七星明。榴皮繞壁題詩滿,歸與回仙又慶生。

王鏊·【題福濟觀古檜】

翹然百尺欲淩空,老幹年深鐵石同。壽木世間知不少,托根何似得仙宮?

周以昂·【答文衡山】

相逢林下兩無猜,林館蕭閑徑有苔。落盡野桃休悵望,先生不為看花來。

徐崧·【同朱望子過福濟觀贈姚玉緯煉師】

友鶴餐霞客思通,碧桃花塢有神宮。笙吹斗閣三天上,藥搗丹臺四月中。雲水誰如王省幹,塵埃難辨呂仙翁??淳每蛬癸L雅,竹杖紗巾自不同。

朱峻·【偕徐松之訪姚甥玉緯】

和暢韶光晝永時,玄都仙侶笑談宜。兕觥沆瀣金莖醴,鳳篆琳瑯玉笈詞。松院日高啼鳥靜,石壇風緩落花遲。市闤咫尺囂塵滿,似入深山總不知。

姚弘勝·【臞翁先生同望翁母舅見過有作】

聯袂高人特枉顧,恰逢披氅出煙蘿。未能點《易》兼乘鶴,卻喜攜書欲換鵝?!矗ㄟm持大母舅雲子所臨《楊真人黃庭經》至。)〉琳劄開函知姓氏,瑯敖隔院聽笙歌。閑門相對忘城市,且共持尊詠澗阿。

靈巖山[編輯]

靈巖山,去城西三十里,館娃宮遺址在焉。其突起者名琴臺,山有二井,〈(圓象天,八角象地。)〉石室一,〈(傳西施洞。)〉池四,〈(搟花、上方、洗硯、搟月。)〉石之奇巧者十有八,〈(石鼓二,石射堋,醉僧石,石鼉,可星石,佛日巖「披雲」、「望月」二臺,石樓,袈裟石,石髻,石城,靈芝石,石馬,槎頭石,獻花石,藏經石幢,貓兒石。)〉惟靈芝石為最,故名靈巖。西產硯石,〈(即獲村石。)〉一名硯石山,明嘉靖後屢經購采,石景半廢。萬曆癸丑冬,榷部馬之駿捐贖歸僧寺。始建於東晉末?!矗ㄏ鄠麝懲嫔嵴?。)〉梁天監間智積顯化?!矗ㄓ挟惿腠?,夜畫其像於壁而去,胡僧曰:「此西上智積菩薩像也?!褂痔脐懴笙鹊苠芪<?,一僧索杯水噀之而瘳,謝,弗受,曰:「我靈巖僧,他日當過我?!乖L之不得,惟像肖焉。陸施錢五十萬。載吳越國沙門智賢文。)〉唐名靈石寺,陸象先建智積殿、涵空閣。宋郡守晏公奏改秀峰禪院。以苧三秀。紹興中賜咸安王韓公薦先福,更號顯親崇報,長老智訥重建智積殿,孫覿記,並建五至堂。太平興國二年,藩臣孫承佑為姊錢王妃建磚塔九級,孫自有記。明洪武賜額報國永祚禪寺。萬曆間,沈郡丞堯中重建涵空閣?!矗ㄅf有希夷觀,韓蘄王建。象先亭,陸象先建。俱廢。)〉宋圓照本晚終是山塔,全身焉。慈受深主席三年,刻披雲臺字於石,作頌,有里人黃習遠誌。清順治己丑,延繼起儲禪師行化,十年之後,百廢且舉,為禪剎巨觀?!矗ǔ踅ǚㄌ谜?,甲午五十壽,建天山、慈受二閣。又陳皇士建大悲閣,洞庭席氏建彌勒殿。師又建五至堂、禪堂、齋堂、圓照大鑒堂、方丈廚庫,寮舍畢備。)〉繼住者晏應杲、卑牧謙、〈(慕撫軍建鐘殿。)〉僧鑒青、〈(重修正殿、彌勒殿。)〉去息溟、童石宏也?!矗ǎńㄑ訅厶?。)〉

宋王禹偁【響屟廊】

廊壞空留響屟名,為因西子繞廊行??蓱z伍相終屍諫,誰記當時曳履聲?

孫覿·【靈巖五至堂贈訥公】

老人昔記觀河處,白髮蒼顏祇如故。湛然不與生滅期,始信真心有常住。公今忘物兼忘我,坎止流行無不可。桑下了無三宿戀,壁間一坐九年過。振履忽逐秋鴻征,浮杯又趁春潮上。一片孤雲自在飛,不落人中去來相。

元鄧德基【賦得浣花池送別】

方池漾春波,繁花照寒玉。吳宮人正閑,歡遊弄不足。君恩深雨露,花香滿山谷。祇恐恩易謝,如花不長馥。淒涼去千載,池水春自綠。不見浣花人,聊歌送君曲。

陳子貞·【硯池】

湛湛冷山骨,幽幽抱日光。曉吟看雨氣,春供汲花香。

明高啟·【西施洞】

廢宮春盡郡蒼苔,不見羅裙拂地來。祇恐西施是仙子,洞中別自有樓臺。

【吳王井】

曾開鑒影照宮娃,玉手牽絲帶露華。今日空山人自汲,一瓶寒供佛前花。

【涵空閣】

滾滾波濤漠漠天,曲欄高棟此山巔。置身直在浮雲上,縱目長過去鳥前。數杵秋聲荒苑樹,一帆暝色太湖船。老僧不識興亡恨,祇向遊人說往年。

【送瀚公住恐靈巖】

離宮遊路絕,名寺道常異。我昔題詩去,師今說法來。茱萸垂澗戶,菡萏發池臺。興壞俱空幻,登臨不用哀。

王紱·【送僧瑀楚南住靈巖寺分題得披雲臺】

古寺香臺客到稀,閑雲無伴待師歸。霏霏偏解護禪榻,片片寧堪補衲衣。舒卷任緣那有礙,去留無著總忘機。講時應有神龍聽,化作遙天法雨飛。

釋志西·【山房】

路入煙霞石作梯,林深香自襲人衣。鳥啼花外山房靜,風起開門僧未歸。

釋惠俊·【靈巖懷古】

長夜高臺宴未旋,東風砍下越來船。捧心方妒三千女,嘗膽誰知二十年?花發屟廊蜂蝶領,草深香徑鹿麋眠。憑欄無數傷心事,都在西山夕照邊。

萬表·【靈巖寺】

遷舞易消歇,千秋一寺存。日斜寒塔影,僧掩薜蘿門。

史弱翁·【館娃宮】

春草靈巖路,樵夫說舊宮。街觴親玉簟,失國託秋風。石井苔痕綠,山村杏樹紅。蛾眉耽寵後,獨向五湖東。

【采香徑】

香徑傍琴臺,春風長綠苔。君王高宴罷,宮女踏青來。芳草隨恩佩,羅衣照景開。屐痕何處所,野老問塵灰。

張錫懌·【登涵空閣望太湖】

舉目風塵盡,涵虛近紫冥。千峰圍小閣,一水入疏欞。遠樹攢林屋,寒煙抹洞庭。此中堪結隱,法鼓夜深聽。

釋弘儲·【靈巖度夏】

巖突兀亂雲間,古閣淩虛萬境閑。暫借一枝聊自慰,不知何處是家山?

【洗硯池】

妙出靈源一脈清,波光細細落花輕。東風不惜春狼藉,空使魚龍夢裏驚。

【庚寅除夕涵空閣圍爐】

靈巖聳危閣,居此無依人。目曠笠澤小,耳食松風新。庭梅頗多勁,歷落難為親。孤燈似知我,耿耿如其仁。我亦憐孑單,呼影相與鄰。高寒豈足惜,暫暖恐未真。春色朝來佳,毋忘今夜貧。

【雨中張尚書下靈巖往虎丘】

橫斜急雨霾青嶂,黯淡秋燈閃暮塘。叮嚀衲子記茲日,白髮老人心許長。

釋允襲·【嵩芝居士過訪靈巖有贈】

作客歸來一病身,石城花雨正愁人。因君縞紵傳風雅,添得琴臺笑語新。

蔣之翹·【越來溪】

百里孤城夕照開,長河風急片帆回。傷心最是吳中水,竟使行人喚越來。

鄔繼思·【館娃宮】

館娃人去水煙空,禾黍油油滿故宮。響屟有廊秋草合,采香無徑野棠紅。綺羅畫舫驕晴日,鐘磬閑房掩暮風。留得當時歌舞月,夜深還照太湖東。

程邑·【靈選砍古】

霸國美人不可見,千秋空說館娃宮。松風亦是無情物,又傍山僧送曉鐘。

釋本宏·【硯池懷古】

〈(慕撫罩放鶴於此。)〉千年祖席若滄桑,幻業空爭草上霜。寂寞披雲猶有石,繁華響屟久無廊。食惟藜藿精神爽,心歇蒲團歲月長。蝸角蠅頭徒攘奪,輸他孤鶴自翱翔。

【醉羅漢】

沉酣莫怪妄名加,解脫深坑何自誇?雖欲安心長立雪,也能辟穀效餐霞。利生難發菩提願,自了空離火宅家。不信苦耽途路樂,長遭風雨濕袈裟。

徐崧·【過包朗威孝廉靈巖山居】

卜得幽居傍硯山,晚年學佛世情刪。茗談不異精藍靜,梵課仍如老衲閑。松葉陰中雲冉冉,杏花風裏澗潺潺。自從絕上公車意,一遇江城即便還。

【辛丑三月十四日聽繼和尚說法】

鼓聲敲徹眾心齊,虎豹文章不獨西。隨例法堂三拜了,直如黃葉止兒啼。

【靈巖雨後似祖憲大師】

雨歇春山霧氣深,尋遊幾夜宿東林?那堪百草青青處,都是愁人一片心。

【靈巖阻雨答子能】

偶爾看花到翠微,青山明月兩忘機。萍蹤一任登臨便,不為啼鳩喚雨歸。

【臥琴臺上口占】

臥歌琴臺上,仰面惟青天。山雲爾何意,不肯伴松眠?

【壽靈巖繼和尚六十】

〈(時錢牧齋、張靜涵兩先生,惲仲升居士俱在。)〉天上靈巖樓閣新,誰人不慶降生辰?指天指地明星夜,〈(師生於二月八日。)〉靈雨靈風二月春。寧獨寂音為宿世,欲看智積是今身。落花滿座回龍象,忉利依然得報親。

【贈靈巖僧鑒禪師】

竭盡身心為眾多,皈依車馬日經過。家聲猶見盛如此,世道不堪行奈何?硯石泉流春草潤,琴臺鳥語野風和。梅邊牽┐初生月,萬指焚香禮佛陀?!矗◣熒抖氯?。)〉

【戊午春同吳園次沈韶九諸君訪僧公遇家健庵太史】

白雲青靄接琴臺,別後仍偕勝侶來。巖月滿庭花似雪,松風入戶鼓如雷。名園雅集傳詩卷,法苑清言進茗杯。還俟巨源能啟事,硯山簪巷〈(園次。)〉並天才。

【壬戌九月繼和尚十周登靈巖同席獻臣童碩禪師賦】

故宮荊棘石崚嶒,吳越興亡感不勝。千載詩篇憐豔色,十年畫像禮神僧。湖山歷歷心俱豁,樓閣重重檻共憑。卻值洞庭風靜夜,繞林笙鼓放明燈。

瑞光禪寺[編輯]

瑞光禪寺,在開元寺南。吳赤烏間,僧性康建,名普濟院。宋宣和間,朱勔建浮屠十三級,五色光現,詔賜今額,並賜塔名天寧萬壽寶塔。元豐間,延圓照禪師開法,堂上法鼓自鳴,池中白龜出聽,庭下竹生合歡枝,與塔光為四瑞,有堂,釋弘道記。靖康兵毀。淳熙十三年,法林重葺,並復塔七級?!矗〞r有白牛逸入,俯首求役,故有白牛塚。)〉元至正寺毀。明洪武辛未,曇芳重葺,大佑記。永樂元年,普震再修;十五年,法湧極力興復?!矗ㄡ巅?,智湧同顧章修塔,甫修而湧卒,顧又迎海虞大震,始己酉,竣庚戌,宗鼎請彭年為記,時嘉靖二十九年也。又有湯儒、馬承學、文徵明記。隆慶間,郡守王道行助明英法師建天王殿,構長廊,列應真像,劉鳳記。又李松嫠婦鮑氏重建三門,錢有威記。大震復於寺右構禪院,震以戎事作,出身衛法,其徒道證輩於院後建藥師殿,劉鳳又記。白雲房廣潮重修佛亭,張獻翼銘。天皆癸亥,竺璠募建七佛閣。崇禎庚午修塔,楚僧寒灰奇、昆山王孟夙助募僧田,錢謙益記。辛未冬,延項目禪師開法,建東西閣、前後彈堂。清初師退隱穹窿。丁亥春,中輿范繼之。壬辰周撫軍國佐置僧田,沈荃記,並建延壽堂、放生所、米庫。甲午張撫軍中元倡建齋堂。己亥笠云云繼之,壬寅五月退梅隱,白天佑繼之。甲辰尉堂照又繼之。佟方伯彭年建西禪堂。丁未九月一足恩、戊申九月翠堂森繼之。今壬戌冬宣玉瑄公繼席。)〉

徐崧【己亥臘八日訪笠禪師遇願公】

聞道雲居去,良辰此會難。燈光開古塔,幡影動空壇。葉落烏啼苦,霜清雁度寒。廬山一片月,還向瑞光看。

【辛亥秋雨後訪翠公】

塔宇淩霄漢,階庭絕點埃。昔年雲共臥,今日雨同來。瑞竹生猶翠,靈龜聽莫猜。話深當薄暮,分手踏蒼苔。

【八月八日訪尉公】

高年殊健爽,秋氣正清遐。話舊俱先友,傷貧不一家。古松同白石,新月映紅霞。梵剎知重振,空香度桂花。

霜英堂[編輯]

霜英堂,董宗伯玄宰為周子佩名茂蘭書,在洞涇林家巷內,大街即其尊人忠介公清忠風世坊。

徐崧【辛酉九月二十日子佩敉寧喬梓留同孫中翰豹人宴霜英堂時姜勉中學在文與也姚德中諸子在座】

喜為不速客,得與仲謀同。榻淨延梧碧,盤堆映柿紅。兩朝三姓後,〈(明末吳郡賢紳有文姚周之目。)〉一日百年中。須記佳公子,霜英傲晚風。

孫枝蔚·【飲子佩霜英堂同徐臞庵作】

橋邊筇歇處,籬下菊開初。舊雨多年別,中山滿甕儲。雙聾徐積耳,〈(子佩耳聾年七十有七。)〉特注伯陽書?!矗ㄗⅰ秴⑼酢肥Y成。)〉更是黃公輩,從來不忍疏。

【又】

當時節義滿吳門,耆舊而今幾個存?對爾一身如魯殿,憐子終日平原。書惟《老子經》難置,婦與龐公齒並尊?!矗ㄊ侨胀ㄓ龇蛉藟垩?。)〉侍立蒼頭都可敬,衣冠亦不異桃源。

【訪子潔值往金陵】

桐涇橋頗勝皋橋,此有雙松並後凋。一代忠臣存敝宅,多年節士守空瓢。春遊怕見五人墓,夜話愁聞天啟朝。忽去鍾山山色裹,哀吟慎勿駭漁樵。

休休庵[編輯]

休休庵,在縣治西北?!矗ㄋ蜗檀鹃g,一名圓覺寺,又名普光王禪院。元至元十一年,蒙山和尚建。傳有祖師遺一匣,上書垂語云:焦明蟲吸乾東海,魚鱉蝦蟹無處安身立命,有人悟者,其鎖鑰自開。後被一僧持去。)〉明成化間修,萬曆間圮,申文定公時行重建,有藏閣及申氏家祠。

申綋祚·【送松之寓休休庵月夜同綏祉莘民過訪】

西郭寒齋近,良宵好共尋。小橋分月色,高樹落庭陰。蕙帶仍初服,松醪且獨斟。慚予為地主,猶爾借東林。

王鎏·【邀臞庵休休藏閣度歲賦同德庵及軼凡侄】

人事任蕭疏,高吟興自如。霞明蒼野暮,梅放碧窗虛。山靜春來早,心閑月上初。留君花下飲,此意數年餘。

徐崧·【順治戊子申維久莘民叔侄延寓休休閣】

寂寂精藍客最宜,主人相送榻初移。詩吟月下聞吹笛,酒醒燈前看弈棋。古碣半身苔蘚合,空樓四面薜蘿垂。已逢二阮多幽興,欲集群賢漸有期。

【康熙己酉王築巖招寓休休藏閣度歲】

鴛水才歸客,因君歲暮來。雨中寒鵲噪,林下早梅開。避俗棲蘭若,多情詠玉臺。廿年懸榻處,重與踏蒼苔。

【又】

西城橋下路,來往思無涯。屋老留喬木,樓高映彩霞。主人能好客,童子解烹茶。連夕多風雨,精藍度歲華。

孫枝蔚·【同徐松之過休休庵留題】

元老歸林日,尋僧每杖藜。江湖懷魏闕,古寺換今題。處士頭空白,良朋手可攜。所慚殊表聖,終歲祇棲棲。

姜宸英·【同徐松之晚步休休庵】

冷然深樹色,況復離人群。法座凝塵暗,齋廚僧語聞。性空無所說,歧路惜將分。相國經留處,荒碑拭斷紋。

報恩寺[編輯]

報恩寺,直府治臥龍街之北,俗稱北寺,即通玄寺舊址。吳赤烏初,孫權為乳母陳氏建。隋伐陳,為吳令孫寬所廢。唐慧頵再建。開元中詔改開元,乾寧間毀於兵。吳越氏即故址而新之,揭以支硎山報恩舊額,易今名。梁正慧造浮圖十一成,尋毀。宋元豐間重建,蘇文忠軾舍金龜以藏舍利。崇寧初,賜寺名萬歲,尋以佛日崧法師〈(字鑒義。)〉開演《華嚴疏鈔》,敕為賢首教寺。建炎四年,兵燹,寺塔俱毀。紹興末,行者金大圓募建塔九成。淳佑間建巨閣七楹,塑釋迦臥像於中。元至元間,崧之法孫南軒薰復建殿堂門廡。壬辰有閻廉訪使復《賢首教寺碑記》,又黃文獻溍《長生田碑記》載,佛性圓融無礙大師大加修葺,捐己資置田三百畝,又募置田千五百畝有奇。至順三年,傳教樹石?!矗ㄗ>┱自拭鳌豆兛傆洝酚衷疲簞e傳教,無言宣。)〉至正間,張士誠改釋迦臥像為立像。明洪武初,德嚴法師仍易為臥像,〈(長六丈六尺,高十二尺。)〉更樓為殿,宋學士濂記。成化二年文瑛修佛殿?!矗ú蝗緣m觀音殿,宋紹興間建,遏知白記。淳佑間修。成化十九年郡人張庭玉重建。萬曆甲辰重修,管志道記。)〉弘治間,無涯海修,孔侍郎鋪記。庚申,德旻修塔,陳公琦記?!矗ň┱子州d:德壽隆慶間,寺塔又毀,性月募宰官嚴恪、錢邦彥等助修,以形家言,止樹法堂,不立佛殿。)〉萬曆十年,宰官申時行、韓世能倡眾修塔,佛日如金來續任之,凡九年,塔成,王世貞記?!矗ㄈ荒?,塔心欹斜,法師洪恩募修。三十八年,宰官徐甲重葺山門,並建二井亭。清順治初,惟一募修塔,未竟而罷。)〉康熙五年,金太傅之俊延玄墓石壁禪師修塔,錢謙益撰募疏,八年塔工竣,九年剖公歿,一源聞公繼席。十年建禪堂,十三年起大殿,二十年落成?!矗ㄔ粗ㄐ质瘶鋷[於十五年重修塔,兼刻經於石。)〉源公歿,法嗣省浚智公繼之,汪太史琬為記?!矗ㄅf有子院曰文殊、泗洲、水陸、法華、普賢,皆廢。宋季始合為一,後復徒侶分析,今所存者十三房而已。)〉

胡周鼒【再過報恩寺】

滿樹流鶯稱意聽,綠蘿窗裏寫黃庭。雨多蘚蝕龍奴壁,寺古蟲緣天女瓶。自笑龐公還入市,可憐賈島舊翻經。夜清何處吹高笛?飄過梅庵又柳亭。

徐崧·【辛酉九月晦日賦似方丈一源禪師暨省浚古庵二監院悟月書記】

突出虛空不動尊,通霄直上與誰論?燈光點遍寒星密,香氣薰開暮靄溫。接踵九層穿雪洞,循環六字沙繞門。吳城幾人許遙見?盡道他家報佛恩。

【辛酉冬雨坐西隱堂閱鄧尉山誌賦似一葦月音二禪師】

啟戶逢黃落,翻書憶翠微。竹聲風乍卷,簷滴雨仍飛。有道僧緣厚,無心客氣稀。祇憐將歲杪,寒色上征衣。

釋大瑉·【雨後登塔】

巍然一塔逼雲寒,絕頂登臨眼界寬。淺淡湖山歸杖底,參差樓閣出林端。煙開寶座瞻毫相,風動金鈴響畫欄。最是雨餘幽思遠,綠陰遍野草漫漫。

吳趨坊[編輯]

吳趨坊,在閶胥之交。古樂府有《吳趨曲》。

黃周星·【丁巳八月既望集曾青藜吳趨客舍各以姓為韻】

天水年年各一方,相逢誰不話滄桑?虎丘月好蘋初白,茂苑風高桂正黃。久客元龍翻類狗,無家老鳳尚求皇。溝頭蹀躞渾閑事,何日南皮再舉觴?

錢澄之

旅舍開尊亦偶然,同聲唱和早流傳。荊高慷慨還資酒,程李勳名不直錢。大抵浩歌多失志,即教豪興總餘年。憐餘甫自苕溪至,卻附群賢續卷編。

吳懋謙

短篷斜日客三吳,躑躅狂吟擊唾壺。老眼秋花雙鬢落,鄉心寒雨一燈孤。西山薇蕨容貧士,南浦鳧認酒徒。獨有故人勞夢想,白頭蕭瑟半江湖。

錢邦寅

湖海交情歎各天,相逢對酒更淒然。屠酤蹤跡風塵地,蘭芷衣裳戰伐年。入世未工諧俗調,卜居多乏買山錢。高吟梁甫看星處,只在菰蘆釣艇邊。

徐崧

萍蹤往往寄僧廬,幸近行窩未索居。不雨當秋天氣熱,長貧作客世情疏。黃鸝橋畔頻傾酒,青草灘邊好寄書。為對廿年交友在,至今良會憶南徐。

陳策

僦居廡下同羈旅,卻設伊蒲約飲醇。但得公榮可對酒,勿嫌驚座少斯人。吳儂孰問周郎顧?名士俱為鄭驛賓。不是吾儕詩過日,雪兒相對竟誰陳?

高佑釲

十年浪跡在江皋,此會逢人各二毛。日列秋中猶作熱,酒因交久獨能豪。半生事業雙逢鬢,萬里風霜一布袍。鼓角城頭分手去,夕陽漸見遠山高。

曾燦

浮雲蒼狗總無憑,隔世人驚似老僧。心事都緣消客旅,乾坤祇合付漁罾。買山何地供薇蕨,探篋無錢醉友朋。各笑當年吟白馬,誰來物色到平曾?

慈氏庵[編輯]

慈氏庵,在桃花塢北。順治己丑德風傳法師建?!矗◣熤M書傳,字德風,吳郡人,欲姓陸,少曾締姻項氏,氏殤遂不娶。崇禎戊倀剃染堯峰,後受戒於三昧律師,已而待中峰蒼法師,習賢首宗,前後十八載,傳法後遍應講席。順治己丑,念生母張年老,兩兄又先逝,乃買地築庵養母,蒼公題曰「慈氏」。閱一紀母亡,因厥老遺櫬暴露,於壬寅冬合葬於庵北,且戒其徒以明曰:「吾歿,當從父母於此,不必別營塔也?!估钍逃W端罕洝???滴豕锍髲透慕ù蟮?,前後增築。)〉

徐崧【九日雨阻慈氏似德風法師法蓋上人】

柳堤蔬圃少逢迎,郭裏僧居得野情。砌畔秋花開般若,空中晝雨說無生。如留過客刪詩住,似厭遊船九日行。憶昔堆山多賦贈,〈(庚寅九日唱和。)〉而今慈氏喜同名?!矗N所居亦號慈庵。)〉

【己酉秋日雨阻慈氏】

何事連晨夕,秋霖惠遠家。板橋池水斷,茅屋槿籬遮。水面鋪菱葉,牆頭落豆花。祇須同弟子,日日演三車。

【慈氏晚晴】

向夕天初霽,紅霞弄晚晴。樹聲猶自濕,池色未曾清。雲露當窗月,林穿隔水螢。尚愁煙霧起,黯淡蔽荒城。

【丙辰春同秋皋開士宿慈氏】

七載今重過,新看寶殿成。夢中曾禮佛,經首已安名。暮雨雲連水,春蔬野傍城。西窗相對處,剪燭話平生。

守中堂[編輯]

守中堂,在城隍廟東下街長安弄??滴醺绱?,郡人朱厚寰倡緣,李天木〈(名樸。)〉煉師置?!矗◣煔{於庚戌九月,徒孫吳濤月力守之,得不廢,故玉峰葛芝題柱聯有「遂為千載秉雲之人,敢忘三年築室之義」二語。)〉

徐崧【辛酉秋過守中堂訪王山史徵君兼憶昔友歸玄恭李天木】

徵君辭藻古,風骨亦蕭森。詠菊憐京邸,騎驢出華陰。斜陽歸路遠,小巷閉門深。吳市多仙隱,遺蹤好共尋。

王弘撰·【臞庵過訪守中堂有詩賦答】

落日秋江上,相看白髮同。飄零懷故國,瀟灑見高風。草履心常適,梅檀路轉通。新詩多近道,合在布衣中。

【守中堂贈吳濤月】

吳子崎上,何年作煉師?雲山為主管,雪月是兼司。茂苑青牛穩,函關紫氣遲。朗吟過東海,笑殺鳳凰池。

紅板橋[編輯]

紅板橋,在休休庵西北。巷多客舍。余嘗訪江右魏叔子禧、彭躬庵士望於此。

徐崧【紅橋客舍贈孫豹人姜西溟】

迤邐紅橋路,昂藏白鼻騧。名成宜草莽,才大重京華。曉雪從簷積,寒風入戶斜。梁鴻如復見,誰是伯通家?

孫枝蔚·【答徐臞庵】

飄零一黃髮,南北兩紅橋?!矗ń家嘤屑t橋。)〉叩戶惟詩老,揮金少醉樵?!矗ǜ邌⒂小蹲黹愿琛?。)〉霜盈樓上瓦,泥滑雨中橇。玉趾來何數?聯吟興最饒。

胥江[編輯]

胥江,在胥門外,以吳伍大夫得名,對岸為大日暉橋?!矗ǚ踩諘?,俗多譌稱石灰。)〉

徐崧【同翁季霖元直韓文夜泊胥江喜遇席文淵世宜方舟招飲即席聯句】

客舫依人泊〈(松之)〉,良宵秉燭遊。談因嘉會劇〈(季霖)〉,思為細吟幽。天迥星如滴〈(文淵)〉,江空月自流。坐深譙鼓急〈(元直)〉,樽酒暫淹留〈(松之。)〉

【又】

醉後情無已〈(季霖)〉,烹泉佐苦吟。市橋人語寂〈(松之)〉,客館漏聲沉。書卷千秋事〈(世宜)〉,親朋此夜心。來朝共攜手〈(韓文)〉,更擬到東林〈(季霖)〉。

【癸亥端午賦得胥江無競渡】

千古明神共此心,每嗟流俗入人深。伍胥江口從來渡,楚客忠魂豈尚沉?金鼓禁時消戰氣,旌旗斂處起清音。薰風遍野歌無競,竊食蛟龍孰敢侵?

汪撰·【賦得胥彙無競渡和臞翁】

吳兒好事弄江潮,五日爭標不憚勞。龍舸昔曾沿楚俗,犀軍今幸偃胥濤。菖蒲香捆眠鷗渚,笳鼓消聲牧馬濠。兩載移風能抱愨,共將艾酒醉林皋。

石湖[編輯]

石湖,在楞伽山下。宋參政范成大因故城築有別墅。

文徵明【石湖春遊】

湖光披素練,野色漲青煙。一雨樹如沐,千林花欲然。疏鐘白蓮社,新水木蘭船。行樂須春早,山頭有杜鵑。

王修微·【秋夜同董太史陳徵君集石湖分得妝字】

雲罨湖山遠樹蒼,鵲飛破藕塘香。月明處處添秋色,一束芙蓉正洗妝。

【九日同董太史李宗文泛石湖戲賦】

蒹葭秋澹石湖煙,十二雲鬟媚遠天。野老科頭無帽落,祇將漁艇傍花船。

徐崧·【題范石湖別墅故址】

西山暮靄碧沉沉,望裏參差殿閣陰。誰說御書傳別墅?石湖不讓鏡湖深?!矗ㄋ涡⒆谟n「石湖」二大字。)〉

【又】

楞伽片石小天臺,破殿無僧日夜開。惟有行春橋畔水,畫船常載麗人來。

汪撰·【雨中泛石湖】

煙水望何極?蓬窗雨未開。岸遙波浸柳,天黑霧銜山。古廟靈旗動,芳洲釣艇閑。棹歌誰與和?沙鳥自回還。

治平教寺[編輯]

治平教寺,在上方山下。梁天監二年,僧法鏡建。舊名楞伽寺,宋治平元年改今名。寺傍有石井,隋人刻字,蓋楊素移郡橫山時也。

袁儼【宿治平寺】

天際紅霞上遠林,疏簾斜卷暮山陰。臺高獨樹淩雲出,江靜孤蟾落影深。野鶴醉人時對宿,晚鐘漁唱每同音。不須更著《三都賦》,濁酒亭皋且共斟。

徐崧·【王子八月十一日宿獅山十二日宿華山十三日宿靈巖十四日宿穹窿十五日過治平諸山】

客舍愁連雨,新晴且暫還。扁舟何蕩漾,一杖好躋攀。樹靜涼陰直,橋回綠水灣。浮蹤雖不定,夜夜宿名山。

楞伽講寺[編輯]

楞伽講寺,在楞伽山頂,俗名上方寺,寺有浮圖七級。隋大業四年,司戶嚴德盛撰銘,司倉魏瑗書?!矗ò粗纹剿屡f亦名楞伽,而《吳郡志》云:「寶積寺在橫山下,亦名楞伽寺,山頂有塔,隋人書碑?!菇翊怂伦栽诶阗ど缴?,而賓積歸並治平,豈皆一寺所分耶?但碑中亦云橫山,蓋當時未有楞伽之名,此山固橫山也。)〉

宗訓【吳中同友登楞伽寺望湖亭次韻】

白髮山中臥,閑箋《相鶴經》。巖深松隱翠,湖淺草生青。疊浪回煙艇,流雲入暮亭。高峰文仲子,眾醉獨能醒。

徐崧·【過上方山楞伽寺】

雜遝山祠路,神前列酒臺。無端靈肪掛,不住祭人來。塔擁層層出,亭空面面開。煙波回望處,未必遜天臺。

【汪我武為令子楞伽山祀神賦贈】

祇爭瞻寶座,誰暇憩珠亭?酒肉山川祿,笙歌土木靈。紙灰飄砌白,香氣惹衣青。試問神何在,風高桂子馨。

汪撰·【和臞庵楞伽山祀神韻】

香火湖山勝,神應借地靈。殿圍千樹碧,塔占一峰青。吳俗多禳禬,祠僧半醉醒。畫船喧鼓吹,風雨亦無停。

露禪庵[編輯]

露禪庵,在中堯峰。明天啟間釋湛川性建??滴跫滓系聲怨匦?。辛酉冬掩關。

王士禎·【送上禪師歸堯峰】

迢遞青山路,風流自足師。安居深雪裏,行道落花時。京洛過寒食,江帆拂柳絲。歸逢尊宿問,應識馬駒兒。

汪琬·【上和尚掩關奉贈絕句】

獨閉雙扉謝俗塵,祇開淨眼對嶙峋。從今舍了芒鞋債,笑盡波波劫劫人。

王武·【題方丈畫壁圓光】

本來素壁絕塵汙,鼠跡蟲絲漸有無。滿月現成描不得,書師省卻老工夫。

米堆山[編輯]

米堆山,即鄧尉山左岡,突然高聳,如米瀉之狀。國變時,昆陵薛郡侯寀避跡於此,因更名,號米堆山。

史弱翁·【懷米堆山】

引睇寒雲裏,微心向碧阿。山中霜霰少,春日蕨薇多。謝朓傷臨望,秦人隱薜蘿。東風懷洞口,逐水羨漁蓑。

孫枝蔚·【米堆山有懷薛公同徐松之作】

忽憶逃名者,堆山臥米堆。性如南向鳥,寒似北枝梅。雲影過湖去,鐘聲出寺來。遊人紛眼底,誰識我心哀?

蓮花洞[編輯]

蓮花洞,〈(在天平山頂。)〉下為白雲泉,西有白雲洞及小石屋,為山中最勝之地。

徐崧·【同嗣昌異三我武遊三洞似純和上人】

絕頂分三徑,蕭蕭翠竹籠。新晴如鑿出,舊雨若嵌空。屋覆雲泉上,人行石壁中。夜深笙鶴下,誰此遇仙翁?

汪撰·【天平步月】

月上山愈好,行歌落澗聲。石坡人影瘦,松壑露華明。雲過峰如失,天空鳥不驚曠摳衣登絕頂,萬象逼孤清。

【同我武弟宿蓮花洞似純和】

短榻還分老比丘,深巖獨客夢俱幽。竹窗夜響原非雨,石屋春寒卻似秋。幡動風燈明壁上,缽空山鼠落床頭。定中領得真消息,一枕泉聲萬壑流。

【春霽同徐臞翁再遊三洞】

鳥道千尋仄,龍門一徑偏。雲泉流雪乳,石屋暗晴煙。樹底藍輿小,峰陰碧洞連。老僧同茗話,坐惜落花天。

劉肇基·【遊蓮花洞賦贈徹明純和】

萬笏峰頭石似林,白云云外兩高僧。裔糧遠去二三里,汲水常攀四五層。洞戶自來門不鎖,巖窗還借月為燈。問他衣下如何事?惟有長鏟及瘦藤。

社壇[編輯]

社壇,在閶門外義慈巷南。明宣德八年,知府況鍾移置?!矗ù藶榈貕?,盤門外為天壇,虎丘為厲壇。)〉

徐崧【癸亥春遇社壇訪四明周仙客館舍有作】

高丘宜野望,客舍傍漁磯。嫩草添池色,微雲點夕暉。尋幽精舍近,別久故交稀。便貰村醪飲,田中菜甲肥。

汪撰·【和臞庵先生訪周仙客館舍之作】

閭闔郊西舊社基,荒臺禁火燕來遲。綠楊春雨連城郭,紅杏殘陽掛酒旗。妓館爭誇桃葉渡,禪林誰訪藕花池?何緣狂客分幽賞,小賃雲亭日課詩。

周芳·【次臞庵韻】

乍逢愁再別,精舍暫相依。古木留餘蔭,閑花伴落暉。青衫遊子倦,白髮故人稀。幸有東鄰酒,烹來筍正肥。

停雲館[編輯]

停雲館,在三條橋西北曹家巷。文溫州林所構,子待詔徵明亦居之,嘉靖間所勒帖譜十二卷盛行,其名益著。今五世孫談,亦以工詩能書稱。

文徵明·【重葺先廬】

基構百年謀,依然四壁秋。庭陰別樹色,簷影帶雲流??偷綇念}鳳,餘生本類鳩。稍令供燕祭,此外復何求?

文楠·【復歸停雲故里】

問訊今何夕?依然是舊廬。雖無三徑竹,尚有半床書。老桂香猶在,幽蘭葉未疏。深思當日事,此後復何如?

金俊明·【停雲館看牡丹同灌溪李侍御】

宿雨初收釀綠陰,停雲舊館共招尋。名花還悅高人目,靜對已殊酣賞心。幾度餞春當此日,獨餘新月照微吟。筵前卻喜無歌舞,不遣香魂歎夜深。

徐崧·【同金亦陶過訪文賓日有贈】

待詔文章著,茆堂天下聞。巷無馳馬客,籠有換鵝群。咫尺三橋近,沿回二水分。如君工翰墨,猶足繼停雲。

文掞·【徐松之金亦陶過訪辱問停雲館舊址及石刻家集感賦】

窮巷幽門長薜蘿,欣逢二妙遠相遇。廿年夢寐儀型在,千里歸裝詩卷多??皻U法書同劫石,劇憐家學付頹波。停雲那及柴桑宅,懷古其如白傅何?

金堯齡·【題停雲館】

地以才名重,風流奕世傳。苔封碑字綠,花映架書鮮。座想論詩客,門思載酒船。高人已千古,搔首感當年。

金憲邦·【過停雲館贈賓日】

千古高賢宅,悠然隔世氛。蝕牆苔舊合,映幾竹新分。薄醉簾窺月,閑吟榻臥雲。著書承絕學,才藻孰如君?

春草閑房[編輯]

春草閑房,在臥龍街西雙林裏,金孝章所構宅後書齋也。公高蹈不仕,擁書萬卷,爐香茗碗,日與四方名賢暨二子上震、侃詠歌其中。

姜垓·【題春草閑房次韻】

春水蛟龍臥,芳洲薜荔衣。經綸人半老,兵甲客仍稀。濟世名山大,編年信史非。行藏須鄭重,不是戀漁磯。

高世泰·【前題】

草色含暉碧一庭,荊扉晝掩擁函經。藥苗新茁歸泉灌,書帶分栽雜茝馨。南浦別時人幾換,西堂得句夢初醒。於今兀坐觀元化,榮落悠然候不停。

張養重

春色萋萋路正長,王孫不見斷人腸。寸心著雨香穿徑,短葉隨風綠到堂??傻嫀煑y水,依然處士隱柴桑。蘇州自古花如海,愛爾關情野草芳。

倪之煌·【客吳門飲春草閑房】

遊子狂歌旅思寬,清貧老友具盤餐。襟懷磊落千篇易,道路風塵一飯難。春草閑房天正暖,落花別墅酒初闌。殷勤不盡樽前意,明日扁舟過遠灘。

金俊明·【心甫秋紹孫復曰質綏祉莘民重其過集春草閑房偕弟孝充兒上震分得讀字】

人有千載懷,書無十年讀。平生多愧恨,矧敢忘初服?良朋惠好我,持身美如玉。聯駕枉蓬廬,相期遊退谷。松心靡改為,蘭言互鬱鬱。絳燭交清輝,文樽湛芳綠。夜飲且厭厭,為歡苦不足。

【雨中喜徐松之見過】

春來苦雨無朝昏,愁坐掩書長閉門。破苔有客遠見訪,倒篋出詩相笑言。高節欽君果徐孺,雅流愧我非陣蕃。因風寄語二三子,可許此老同丘園?

金上震·【洪塘署中有懷春草閑房】

自是平生樂隱淪,雙林千里憶松筠。青氈雖敝寧苴履,白墮將成便漉巾。疊翠壺空爐斷火,含璫硯涸筆封塵。遺書萬卷誰能讀?草滿閑房幾度春?

徐崧·【丙辰秋過春草閑房亦陶留宿】

卅年交兩世,來往鬢如霜。春草雙林靜,秋天一雨涼。高情供茗粥,款語傍琴床。薄暮還留宿,無愁客路長。

金侃·【臞庵過宿閑房】

梧雨驅殘暑,閑房正早秋。恰逢高士至,喜為故人留。古道存真率,幽情人唱酬。家貧惟茗粥,掃榻愧南州。

西資庵[編輯]

西資庵,在陸墓山下。宋紹興八年,僧皎重建唐大曆間遺址。清順治初,釋素閑重修??滴跷焐?,其徒慈開立石,古南牧禪師記?!矗ㄋ亻e,吳江人,率其二弟子一音、慈開興葺,而慈開尤力。慈開又久侍牧老人於興福、鶴林、天童,老人晚年好靜,往還此山廿有餘載,題曰「世外精藍」,故慈開請營壽藏於老梅之下。辛亥冬老人示寂,乙卯冬為建爪發舍利塔,兼作影堂。)〉

釋通門【次答徐臞庵】

秋林祇聽暮蟬吟,何幸蛩然枉足音。一揖西山朝氣爽,白雲深處謝君尋。

【又】

埋跡空山姓字藏,一身一杖自徜徉。憶君昨歲來長水,重詠新篇采色揚。

徐崧·【宿西資贈牧老人】

五夜猶然露髻珠,回看古剎即文殊。時人若問西來意,懶指庭前柏一株。

青松庵[編輯]

青松庵,在盤門外堰橋南。萬曆九年,道人王心齋建?!矗ㄈ龑m殿內有小像衣冊碑塔。)〉十五年,申大司馬用懋題額。十九年,申宋助建藥師殿。二十五年建觀音殿,三十二年建大鑒堂,〈(孫雪居弘為松屏上人書扁。)〉又建西方殿及閣?!矗ㄒ釋O印如以醫行。)〉順治十五年,歸履冰育法師。辛丑師歿,法嗣允持澈繼席,時其法弟爾雨亦在,六年退院。復屬履公之徒樹幢建住恐,建歿,其徒舉上繼之,能復舊業。

徐崧·【宿青松庵聞雁似允持法師】

蘆葦蕭蕭秋已深,今宵何事過東林?數聲暗度驚初聽,幾日南飛氣漸陰。書憶燈前千里客,夢回枕畔五更心。山禽水鳥非無意,偏爾哀鳴動苦吟。

【過青松庵途中作】

風塵應不遠城南,望裏平蕪路未諳。何處青山看漸近?小橋流水一茅庵。

【青松允持法師談報恩經賦贈】

三春樹下日談經,花雨松風滿戶庭。草長平橋流水綠,雲開小閣遠山青。已看野鶴從空繞,應有潭龍入座聽。古佛報恩無限思,幾聲清磬度沙汀。

【春日青松庵同聖軏揮師聞鶯】

春風湖上早鶯啼,二月村邊緣草齊。每宿招提常早起,老僧鐘斷過前溪。

【八月朔日同爾雨法師雨坐青松庵友寒閣】

向曉俄零雨,驚心已仲秋。欲移湖上棹,又倚竹間樓。

【同友人重遇青松庵似樹幢舉上師徒】

南野城隅近,風林畫角聞。庭松當殿立,徑草向人分。孰識維摩病,還尋惠遠群。往來頻不記,祇是見斜曛。

得雨堂[編輯]

得雨堂,吳縣廣文王大席寓齋也,在清嘉坊?!矗滴醺昃哟?。)〉

孫枝蔚【過清嘉坊訪王大席廣文】

昔說客居廡,今看官賃齋。一氈憑未有,三畏自堪懷?!矗ㄒ途冈x書虎丘,題所居堂曰「三畏」。)〉攜得茅山鶴,聊依市上槐。清嘉坊裏路,係馬認堂階。

【又】

文行如吾友,無慚儒者宗。分羊惟取瘦,坐席不嫌重。寺有點頭石,山名卓筆峰?!矗ㄔ谔炱缴?。)〉談經宜此邑,路上滿章縫。

【雨中王大席廣文招同餘澹心王山史周雪客顧筆堆王衣尚諸子夜飲遲徐松之不至】

多年兄弟各天涯,強半樽前鬢已華。冷雨瀟瀟沉漏鼓,清言亹勝箏琶。自知楊子多奇字,誰慮潘璋〈(好賒酤,債家至門輒言後貴當還。)〉有債家?徐稚今宵獨不見,《百城煙水》向誰誇?

余懷·【前題】

古坊冰署在清嘉,豈有彭宣隔絳紗?海內詞人搔鬢髮,江頭商女泣琵琶。酒澆苜蓿頻燒燭。霜壓芙蓉不作花。細雨斜風吹醉帽,寒城歸路隱悲笳。

周在?!ぁ厩邦}】

飄零兩月擬浮槎,廉下何妨便作家。有酒且同名士飲,無錢莫向宰官賒。過雲白雁聲兼雨,達曙明燈豔作花。便與諸君同寂寞,也勝假寐待排衙。

錢肅潤·【王大席廣文招同豹人山史諸子以雨阻不及赴和韻】

堂上先生擁絳紗,門前弟子盡侯芭。一時好友雍容會,四座春風嘯詠嘩。書到乍飛橋畔鶴,酒深還酹檻前花。獨憐旅次楓江遠,未得同過子晉家。

徐崧·【辛酉秋杪同在昔上人訪王大席廣文】

自是清嘉裏,官閑亦賃居。王喬鳧屢過,〈(謂雨臣明府。)〉支遁鶴何如?葉落秋光老,庭深夕照虛。茅山仙倘在,應有寄來書。

【雨中王廣文招同豹人山史雪客衣尚澹心筆堆諸子時在東城不及赴和韻】

故鄉漂泊似天涯,夜雨秋風感歲華。葉落東林樵子徑,雲橫北渚釣翁家。浮蹤屢致招尋誤,勝友難逢讌會嘉。座上詠詩如念及,猶將折柬向人誇。

王輅·【雨中孫豹人王山史餘澹心周雨客顧筆堆家衣尚夜集清嘉署中遲徐松之錢礎日不至】

何緣皋廡在清嘉?委巷還過長者車。謀婦膾齏須貰酒,呼兒劚筍待烹茶。百年兄弟頭皆白,一夕漁樵話已賒。老去相逢真不易,幾回攜手向天涯。

【又】

竹屋庋書傍小橋,燒燈秋夜漫相招。樽前細雨飛黃葉,座上涼風動絳綃。大曆錢郎詩復見,南州孺子興偏饒。不知稅駕今何處?花月乎生望久要。

鏡水庵[編輯]

鏡水庵,在雲隱庵南,舊名碧浪園。崇禎間公燦明禪師置建,額今名。其徒忍可持禪師、嗣法牧雲和尚?!矗◣熼L洲人,有語錄行世。)〉

釋通門【鏡水庵小憩】

亭亭蒼竹繞方池,長夏炎蒸似不知。坐久小軒無個事,摘將桐葉寫新詩。

周漁·【過鏡水訪忍可禪師】

桐涇橋畔法王家,自遠趨風一泛槎?;米∫阎?,歸休直欲老煙霞。虛庭響落青松子,淨沼香生白藕花。祇此閑門甘冷淡,古南真子定非誇。

徐崧·【同五城異三我武自鏡水偕□□入城】

鏡水偕君至,怡餘獨客情。酒佳方愛醉,詩好不因名。半日扁舟出,殘春兩夜晴。誰知支許契,風雨入吳城。

【鏡水問筏偈】

要津坐斷孰能過?退步方知出路多。驀直去時曾勘破,臺山婆子笑嗬嗬。

劉肇基·【同異三我武過鏡水】

幽築傍桐涇,來遊仗友生。雨餘寒沼碧,雲外晚峰晴。浴院燈藏壁,齋廚鼠竊羹。連宵寄禪榻,好句夢中成。

【同臞庵異三我武自鏡水偕□□入城】

遊子何易別,春光慘不留。鶯花三月夢,風雨一歸舟。覓醉偕嵇阮,尋詩得惠休。共攜青箬笠,還過讀書樓。

汪撰·【同臞庵五城過宿鏡水】

徐孺吟猶健,劉伶醉未醒。攜將村釀綠,坐擁佛燈青。風作林間雨,萍開水面星。安禪分半榻,一夢繞巖扃。

【雨中自鏡水邀□□遇寒齋】

東林一夜雨,短夢幾人同?清磬答流水,殘花戀曉風。交深瓢笠外,詩老布衣中。溪口歸舟小,猶堪載遠公。

□□□【涇上遣懷】

煙瓢芒屩住涇南,不覺行年三十三。一夢江湖青箬笠,半生燈火綠蘿庵?;ㄩg洗藥沾紅雨,松下翻經滴翠嵐。靜坐焚香了餘習,此身已許鹿慶參。

【又】

雨過蘋香杜若洲,涇南涇北聽鵑愁。風花惱亂詩脾惡,煙月消磨旅鬢秋。好句覓來供藥餌,野芳移得當朋遊?;膱@一曲無人住,碧浪春深檻外浮。

【又】

疵賤翻慵華嶽遊,吟身無地可淹留。應耽五字荒唐趣,惹起一生牢落愁。殘月曙鐘花外棹,夕陽秋葉竹間樓。那堪禪月還山後,猶賦霜寒十四州。

【水閣閑書】

一泓自渟淡,魚鳥鏡中閑。落木此溪月,寒鐘何處山?行吟潭樹底,結構水雲間。獨有華亭叟,時時釣艇還。

寒山別業[編輯]

寒山別業,在支硎山南。萬曆間,雲間高士趙凡夫葬父含玄公於此,遂偕元配陸卿子家焉。自辟丘壑,鑿山琢石,如洞天仙源。前為小宛堂,茗碗幾榻,超然塵表。盤陀、空空、化城、法螺諸庵,皆其別墅也。而千尺雪,尤為諸景之最。子靈均,一傳無後,改為精藍?!矗ǔ绲澞?,餘偕弱翁、文將、掌文訪靈均,留止數日,遂與靈均遍遊,始晤蒼汰二公於華嚴講期中,時子晉同麟士、退山諸公亦至。)〉

陸卿子【寒山閑居即事】

有地皆埋玉,無山不種松。雨深朝拾菌,日暖晝分蜂。麋鹿緣巖下,神仙采藥逢。桃花開已遍,樵客欲迷蹤。

【又】

披榛逾宿莽,背寺隱花溪。月靜妖狐出,松深怪鳥啼。秋山雲照戶,春澗水穿堤。飛作千潯瀑,家家引灌畦。

【又】

雙扉晝尚扃,綠水繞沙汀。隔岸佳人語,緣溪小婢聽。巖花爭綺繡,堤柳學娉婷。日日歌塵起,中庭草半青。

【又】

青冥色不斷,回合勢難分。石室藏丹灶,蘿房起白雲。鳥飛天影外,泉響隔林聞。澹蕩波光裏,煙霞斂夕曛。

【又】

樹色千重碧,溪聲萬壑流。鳥啼花塢暖,楓落石門秋。稚子聽清梵,佳人上畫樓。祇緣探法藏,不是覓丹丘。

【又】

閉門聊自適,陋巷薜蘿深。柳色啼春鳥,波光淡夕陰。落花閑覆地,空靄靜依林。若問幽棲意,床頭有素琴。

葛彌光·【寒山訪趙凡夫因贈】

松風二十里,花店野棠村。已是山深處,無嫌客到門。廬中半生住,海內一家言。雨壑看飛瀑,褰雲濺石根。

鄧雲霄

宦海嗟無岸,名山別有春。遙從棲隱處,再覓姓龐人。野鳥時窺客,幽花不笑貧。坐鄰支遁宅,今古並芳塵。

馮偉節·【趙靈均所居】

自栽叢桂謝塵寰,四十無愁鬢亦斑。家在翠嵐渾不悟,別開斜牖對青山。

徐崧·【崇禎辛巳重遇小宛堂有感】

小宛今重過,鶯啼不可聽。高人雙木主,舊跡半山銘。東海遙能吊,湘川夜獨醒。一悲蕭索極,恍惚雨冥冥。

【寒山訪文彥可先生】

小宛堂前草色濃,蕭蕭杖履古人風。徵君總是前朝事,祇合埋名住此中。

吳偉業·【凡夫山居祠堂今改為報恩寺】

高人心力盡,石在道長存。古佛同居住,名山即子孫。飛泉穿樹腹,奇字入雲根。夜半藤蘿月,鐘聲冷墓門。

釋成貞·【同松之先生過定山古報恩寺】

雨餘山靜曉煙開,為聽泉聲過嶺來?;ㄒ獠恢L意苦,殘紅點點覆蒼苔。

張掄·【過趙靈均寒山故居】

昔為處士宅,近作梵王宮。池水依然綠,山花幾度紅。殘碑留鳥篆,清磬雜松風。小宛堂前月,今宵誰與同?

呂士鶴·【寒山懷古】

舊日祠堂草木凋,當階翠巘尚召嶢。百年斷碣埋荒塚,一帶寒煙鎖斷橋。許氏箋成無可托,平泉魂在有誰招?傷心最是寒山路,祇見雲僧與雪樵。

朱虹·【過寒山報恩寺有懷趙凡夫先生】

藍輿過嶺見松門,已額寒山古報恩。昔日隱君娛水石,今朝開士論風幡。煙中磬響莓苔徑,雨後鶯啼薜荔垣。墓碣漸傾堂半廢,誰攜樽酒酹幽魂?

補遺:趙宦光【柴門】

編荊可當門,疊石能為牆。青山露牆上,野花牆下香。

【小宛堂】

墓旁營斗室,豈為樂巖阿?客有來觀者,相將助嘯歌。

馮時可·【同申少師飲凡夫齋中】

緬懷新築勝,丹閣俯嶙峋。閑挈山中相,幽尋世外人。瀑飛剡溪雪,花發武陵春。便欲移家住,於斯並采真。

吳夢陽·【凡夫兄邀宿山居朱適之黃伯傳范東生分韻】

昏黑從君返,懸燈客入門。房廊營石骨,窗戶瀉波痕。四壁白雲靜,中庭青草繁。問餘能領略,搔首有何言?

【又】

為有探春者,清齋酒亦賒。陶潛元入社,龐蘊不離家。颯颯終宵雨,飛飛二月花。未成扶醉別,山徑任欹斜。

范汭·【贈凡夫】

無路覓君去,亂峰雲若屯。嵌空巢樹杪,鑿石沼山根。畫遣兒摹勒,詩從婦討論。墓田何太近?宿草接閑門。

遊士豪·【趙凡夫廬墓山中過訪三首之二】

一丘誰鑿水成渠?千乘名流送葬車。鶴引支公山下路,鵲巢孝子墓前廬。紅塵不惹看花騎,白日難拋種樹書。已舍袈裟三畝地,卜鄰祇許野僧居。

【又】

野服雲冠少婦裁,攜兒閑坐水邊苔。澄潭似有神龍伏,疊嶂還疑鬼斧開。風剪落花鋪枕簞,天懸怪石起樓臺。分明巧築桃源路,引得遊人逐隊來。

林雲鳳·【春日趙家山】

出郭不知遠,入山轉覺幽。與樵爭嶺路,隨鶴到林丘。瀑水當門雨,松陰滿地秋。人間正多事,何日復來遊?

【齋中曉坐】

曉起空齋靜,冷然一磬聞。煙中才辨雨,峰外悉為雲。獨坐看花落,高飛羨鳥群。不歸吾亦得,山色許乎分。

空空庵[編輯]

空空庵,在寒山左,面對天平嶺。順治丁酉,釋止水住恐。辛丑,顧玉巖建平雲閣。

徐崧·【憶同陳皇士家彥和宿空空庵】

夜攜襆被宿空空,一覺窗前日已紅。試問天池何處去?山僧近指白雲中。

法螺庵[編輯]

法螺庵,度嶺沿澗,徑絕幽秀,曲如旋螺,故名。內有二楞堂??滴鯁?,僧德堅建大悲殿。

徐波·【歲首見懸供趙凡夫先生父子像有感而作】

每聽潺湲坐石磯,漸衰筋力到應稀。疏松黃葉秋將半,山澗枯來水不歸。

【又】

開山父子世遙遙,歲晚魂歸腹更枵。誰似法螺招度歲?高懸二像過元宵。

釋讀徹·【題旋螺頂】

丫髻一峰秀,盤螺到幾天?有山皆下拜,無佛可齊肩。影顧蛤中現,聲隨甕裏旋。六時勤禮誦,住老不知年。

江接芹·【過法螺庵】

何處尋精舍?紆回入徑幽。當門一澗折,寓目四山收。細雨苔花滑,新陰石磴稠。高佛禪誦處,梵冊與茶甌。

化城庵[編輯]

化城庵,左有石壁峭立,飛瀑下濺,望如白練,晝夜不絕聲,因名千尺雪。

尤瀹·【千尺雪】

幽人卜築買寒山,搜石開池興自閑。好看無如千尺雪,高低亭子兩三間。

徐崧·【同玄道法師題千尺雪】

誰省年華一樣流?同君靜對冷千秋??諕伷瑤r下,便使清泉也白頭。

【又】

靜裏浮生白髮侵,潺湲何處覓知音?驚心刻刻年光逝,言道流泉記寸陰。

汪言·【千尺雪】

不踏春山去,還看匹練懸。到來疑是雪,流出始知泉。噴薄無閑日,潺不記年。何當千尺勢,相對獨泠然?

天平山[編輯]

天平山,在支硎山南。視諸山最為崷崒,山多奇石,詭異萬狀。有卓筆峰,〈(峰高數丈,截然立雙石之上,附著甚兀臬。)〉飛來峰,〈(高二丈,上銳下侈,微附盤石,前臨崖谷。)〉五丈石,〈(亦閣石上。)〉臥龍峰,巾子峰,毛魚池,大小石屋?!矗ㄊ萑姹诹?,覆以二大石,下至小石屋,一石覆之。)〉其山頂正平曰望湖臺,即遠公庵遺址,上巨石圓而面湖者曰照湖鏡。山半有白雲泉,〈(甚白而甘,蓋乳泉也。宋僧壽老欲作亭泉上,別築遠公亭寺石上。)〉別有一泉如線注出石罅曰一線泉,〈(僧壽老始發之。)〉華蓋松,〈(古松蟉虯如蓋。)〉穿山洞,蟾蜍石,龍頭石,頭陀巖,〈(有蓋斜蔽之。)〉靈黿石,〈(脊勢隱起。)〉龍門?!矗▋裳聛K峙若合而通。)〉南趾有白雲寺,唐寶曆二年建,今為范文正公功德院,〈(有白樂天、蘇子美、范成大、王君玉、蔣希魯諸詩。)〉范文正公祖墓在焉。其西有筆架峰,其後群石林立,名曰「萬笏朝天」。萬曆末,范參議公允臨構為別業,亭觀臺榭,璀璨一時,遠望如畫圖中蓬萊三島,至於引泉為沼,帶以修廊,通以石梁,有咒缽庵、宛轉橋諸勝,其堂聯有「門前綠水飛奔下,屋裏青山跳出來」之句?!矗ㄆ涮炱絼氽E,詳周必大《遊山錄》、高啟《遊山記》。)〉

白居易【白雲泉】

天平山上白雲泉,雲自無心水自閑。何必奔衝下山去,更添波浪在人間?

范仲淹·【前題】

靈泉在天半,狂波不能侵。神蛟穴其中,渴虎不敢臨。靜照涵秋碧,泓然一勺深。遊潤騰雲飛,散作三日霖。天造豈無意,神化安可尋?挹之如醍醐,盡得清涼心。聞之異絲竹,不合哀樂音。月明群籟息,涓涓度前林。子晉罷雲笙,伯牙收玉琴。徘徊不擬去,復發滄浪吟。乃雲堯湯歲,盈盈長若今。萬里江海源,千秋松桂陰。茲焉如有價,北斗量黃金。

陸師道·【登天平山】

萬物天地間,或有奇勝跡。見賞能幾人?不止今與昔。吳門多好山,天平為峻極。旦暮嘗白雲,表裏皆珍石。煙峰十里花,松桂四時色。我因一縱遊,煩襟為開釋。感古懷君子,翻然長太息。樂天賞雲泉,詩章何歷歷?垂今數百年,繼者莫然寂。間遇希文來,雙旌守鄉國。行春三讓源,吟哦盡所得。子美天與才,尋幽多采摭。賦詩五十言,平地黃金擲。三賢固有名,山亦資輝赫。此去還幾年,不逢好事客。

范成大·【一線泉】

二十三年再入山,此山與我有前緣。時人不用憐衰病,天與丹房一線泉。

【登天平山頂】

翠屏無路強攀緣,我與枯藤各半仙。不敢高聲天闕近,人間漠漠但寒煙。

高啟·【大小石屋】

雙崖立幽關,一洞開深宇。青嶂近為鄰,白露閑作主。不受杜陵風,可避河朔暑。華棟幾回新,渠渠獨千古。

【卓筆峰】

雲來初似墨,雁過還成字。千載祇書空,山靈恨何事?

楊基·【蟾蜍石】

神蟆月中來,化作千年石。曾吞玉杵霜,清露時時滴。

俞倬·【華蓋松】

次近句陳第六星,一株相似色冥冥。能眠獅子山前路,難比龍門石上形。此十八公非草草,後三千歲獨青青。來遊未怕遭風雨,不用秦封請勒銘。

徐有貞·【龍日泉】

一口清泉湛湛流,巖前閑度幾春秋?風雲會有相從日,霖雨君看遍九州。

徐小淑·【飲天平山莊】

霽色照山家,蕭然林徑賒。地栽金谷樹,池溜碧塘沙。月底歌聲育,花前舞袖斜。怡情坐來久,卮酒正交加。

董漢策·【范園有感】

文園當日惜花晨,無限風華寄笑嚬。春雨秋蟲變寒燠,夕陽朝槿竟新陳。三千客散雲霞冷,十二樓空鶯燕貧。遙指曲房煙樹裏,憑欄疑有斷腸人。

李繼白·【過范園】

曲徑新過宛轉橋,范家亭榭已全凋。風流自有文章在,不向深山笑寂寥。

徐崧·【登天平山頂兼憶幼時得見范參議公居園之盛】

直上丹霄一徑懸,俯看眾嶺接湖煙。高僧榻置青蓮洞,獨客瓢盈白乳泉。岌岌危峰非著地,林林銳石盡刊天。猶思參議居園日,蜃閣虹橋賽列仙。

【范秋濤太史重葺文正公祠賦贈】

水本靈源樹本滋,金朱重葺范公祠。蘋蘩采有千條澗,香火延將百世支。墓上秋高僧掃葉,山中雨霽客題詩。迄今太史才名盛,掞藻窮經四海知。

鄧尉山[編輯]

鄧尉山,在光福裏錦峰山西南,左連柴莊嶺、〈(上有碧雲庵。)〉米堆山,斷處再東為鳳凰、穹窿,右之後有襆山,前有西灣,長旗、竺山繞之。去城七十里,漢有鄧尉者隱此,故名?!矗ㄠ噷④婌粲腥阂辉谏侥虾I,門有古柏;一在誌理村;一在顧巷。傳為東漢太尉鄧禹三兄弟所居,各村祀之。)〉又因後晉青州刺史鬱泰玄葬此,〈(玄性仁恕,葬時有燕數千,銜土飛集其塚上,鄉人歲祀之。)〉一名玄墓?!矗ㄒ卣I分玄墓在鄧尉西南六里,然相連,實一山,故《一統志》及山誌合為一山,今俗通稱玄墓,間呼鄧尉。後得宋紹興進士葉和甫侃墓中石,鐫字云:「葬袁墓村鄧尉山?!浚靛藻剖?,周圍三十里有奇,其高五百餘丈,中巒隆起,南北西三面繞湖,而聖恩寺南向受太湖之水,漁洋山為案?!矗ㄍ跞钔な筐壑?,名漁洋山人。又名法華山,中一峰稱缽盂山。)〉唐天寶間建天壽禪寺。宋寶佑間又建聖恩禪庵?!矗ㄩ_山記作鄧尉山庵。)〉元季寺毀庵存,至順壬申,萬峰時蔚禪師自杭來止,〈(初,蔚辭其師千巖,請所往,答曰:汝名所止也。至鄧尉其地,乞諸葉承三氏,有題山偈云:玄高向午面朝湖,三鳳三龍天下無。左右環盤前後闊,此山真好立禪徒。蔚祖善堪輿,老患疾氣,服沈以潛藥而瘳,因指示竺山後一穴,授之葬母,雲六十年後大發,至成化間果驗。)〉開山說法,其徒大集。明洪武九年建觀音閣,徒普壽構法堂,又徒普隱等建大殿、齋廚、三塔院,又徒普持鑄巨鐘,建層樓。永樂七年智璿重修大殿,建藏經閣、天王殿、方丈、〈(後有奇石,程南雲扁曰「天開圖畫」。吳涵復扁東為「雙梧軒」,姚少師題西有「碧照軒」,陣元要曰後有室曰「萬峰深處」,即蔚祖寢堂,並廢。今樹景英二廟禦碑。)〉三門、寮庫。正統八年僧道立奏請賜今額?!矗磳⑦z下前代寺額,劄付住恐道清接續。)〉嘉靖間鐘為分宜移去?!矗〞r析房為十四,後值糧役重累,多轉屬巨室作別業。如徐仲容冽四宜堂,本璿退居,萬曆末從憨山大師之請,舍歸常住。今所存房頭祇舊法堂、萬峰塔院兩處。)〉萬曆間僧素一修寺,如曉〈(字曇旭,紫柏弟子。)〉募銅鑄鐘,〈(凡三鑄而成。)〉雲棲僧智在謀建鐘樓?!矗ㄒ蛔鲗毑爻纸ㄈ?,又命麓屏貢重建。)〉崇禎元年吳江令熊開元延漢月藏禪師主席;僧照覺修萬峰塔院,建文殊堂。三年,密老人移堂院左,今兩院並峙。六年,漢和尚建方丈、拈花堂、純白窩、庫房、米廩,修梵天閣、〈(一名昆盧,本道清建。)〉大歇關?!矗ōv退居。)〉乙亥秋,漢示寂,命剖石壁公繼席首,建於塔院及天壽寺、〈(在真如塢。)〉白衣閣、還元閣、華嚴壇、大悲壇,重建大雄殿、天王殿、大法堂、伽藍堂、祖堂。種種具載周永年寺誌??滴跫河?,剖又示寂,命吼崖石公為聖恩第三代。歲乙丑,吼公八十?!矗ㄐ觳裏雺坌蛟疲簬熞詷阏\蘊藉之才,坐鎮深山。其接人也,具正慧眼,施平等心。十餘年間,不變色於觸忤,不破顏於歡愉,云云。)〉山以明初萬峰蔚禪師居之,又名萬峰。山人以圃為業,尤多梅樹。

鄭元佑【舟中望鄧尉山】

臥枕船舷詩思清,望中渾恐是蓬瀛。橋橫水木已秋色,寺倚雲峰更晚晴。翠羽濕飛如見避,紅蕖香嫋似相迎。依稀漸近誅茆屋,雞犬林蘿隱隱聲。

楊基·【過鄧尉山】

隨意扶筇入遠林,紫藤花落徑苔深。山中莫道無音樂,一片鶯聲在綠陰。

周用·【登萬峰絕頂】

久辦登山興,萬峰勞一攀。天低雲閣雨,地迥水浮山。魏闕江湖上,吳田秕稗間。平生有心事,應厚此時顏。

金問·【玄墓贈智璿禪師】

昔年湖上極躋攀,萬壑千巖紫翠間。風便有時聞梵唄,雲深無處覓禪關。鹿眠遇午花陰合,鶴夢驚秋草色斑。何日相逢重著屐,放舟依舊到前灣?

徐有貞·【前題和公素】

蘿徑縈回手倦攀,上方祇在白雲間。鹿眠花下僧傳法,鴉噪林前客扣關。石澗流泉和磬響,松梢落雪點衣斑。欲知何處宜禪悅,秋月涓涓水一灣。

沈轔·【前題】

絕頂岧嶢喜共攀,上方名利異人寰。白雲蒼靄秋無跡,古殿長廊晝不關。護法神龍藏缽內,聽經仙鹿到林間。三生話久忘歸去,船泊清溪第幾灣?

陸百川·【錦上人西堂有作】

滿山微雨竹煙昏,路轉桃蘿又一村。石燕避寒春落子,籜龍驚暖夜添孫。危峰壓殿天初迥,缺沼當巖水半渾。願向西堂分半榻,禪翁莫厭客敲門。

釋法藏·【己丑歲過萬峰寄文起孟長二太史】

千巖法脈國初來,聖祖恩深半蝕苔。列嶂擁身屏畫展,具區當面淨瓶開。鐘敲響雪三州浪,閣浸空香萬壑梅。多世憶曾湖上住,野雲邀我又重回。

周永年·【曇旭禪師法華鐘成和三峰師韻】

會將經意象鐘形,十二時聞千部經。眼耳尋常容互用,聲光施設在門庭。范金事就身隨老,破夢功多客願醒。湖外有山山幾折,一音長向八方聽。

吳偉業·【玄墓謁剖公】

一衲消群相,孤峰占妙香。經聲清石骨,佛面冷湖光?;涑絮米?,雲歸識講堂??仗督褚乖?,鐘鼓祝前王。

惲日初·【己丑九日過玄墓禮聖恩無和尚塔】

窣堵遙瞻松桂深,別來諸地倍蕭森。峰回影遏秋鐘落,水湛光生梵閣陰。龍象獨留開代跡,煙雲不改古皇心。自從毫相騰光入,海印重重直到今。

姚宗典·【寺中題咸公閣子】

一室籠山盡,繁柯映水深。春留花散雨,風送鳥鳴琴。今我偶來坐,期君屢過尋。何當明月夜,啜茗捆論心?

王撰·【山行竹枝詞】

相傳九里十三橋,水淺舟遲去路遙。行近塘灣剛月上,舟人打火暫停橈。

【又】

孤村漁火照柴門,寂寞南湖廢宅存。祇有虎山橋上景,年年到此一消魂。

【又】

山樓曉起雨初晴,繞屋淙淙澗水聲。喜得湖平波浪息,小船雙櫓出銅坑。

【又】

鄧尉叢林江左稀,重重松竹護禪扉。米堆山對柴莊嶺,怪道僧多不患饑。朱彝尊江樹官梅發,松門石徑通。香林獅子座,花雨法王宮。夕照諸天遠,春雲眾壑同。三峰精舍在,鐘磬滿山中。

徐崧·【陪蔡子谷雪忍請剖和尚住金粟晤化雨石樹一源歸元需庵慧鋒諸禪師】

昔輔天童出,茲因金粟來??嘀獕阎?,矍鑠見清才。話舊龍鸞集,探奇殿閣開。經筵與茗碗,數日共遲回。

【雨中口占】

萬峰居後有三峰,澗水桃花漸落紅。細雨無人山徑濕,林端時度一聲鐘。

【妙高峰靜室】

林深不道有春來,猶見桃花一樹開。松徑竹籬驚犬吠,孤筇若個點蒼苔。

【丁巳花朝後三日韻九招同香為園次樵水白筆淡遊諸君看梅鄧尉山】

雜遝藍輿樹底行,青山夾路笑相迎。飄飄羅袂隨風舉,冉冉嵐煙拂面生。古墓空亭穿岫影,荒池亂石擁泉聲。攜樽挈榼多幽興,幾處梅花愛晚晴。

【鄧尉山道中】

貪看山色變陰晴,好鳥留人未忍行。細細野花松徑落,淒淒暮靄蟪咕鳴。

吳彥芳·【春日鄧尉山訪沈秉之令嗣韶九邀同家園次徐松之俞無殊高淡遊陳白筆諸公看梅】

結伴尋春鄧尉山,梅花消息此山間。亦知花與人同瘦,誰信春來客總閑?松徑微風翻粉蝶,湖心斜日點煙鬟。廿年前一登臨遍,今老依稀興未刪。

【又】

山遊著意看花來,十里長林早放梅。風送幽香搖綠玉,鳥窺素豔下蒼苔。萵峰剎在諸天上,百凟從大?;?。惜此奇觀不嚐到,寒香榭更出家醅。

徐允夏·【朝元閣上有懷俞無殊同董氏諸子賦】

峻閣橫山翠,尊開十里花。低雲寒出岫,過雨亂啼鴉。古墓前朝樹,閑關處士家。我懷高隱者,咫尺若天涯。

舊法堂[編輯]

舊法堂,在今寺東北隅,即聖恩庵址。

尤侗·【辛丑春過古法堂用龔芝麓先生韻贈秋遠禪師】

閒來尋古寺,滿徑濕雲封。丈室依雙樹,孤燈對萬峰。湖山春載酒,風雨夜聞鐘。拈取梅花看,為君剖五宗。

吳綺·【古法堂同臞庵韶九諸君過訪秋遠禪師】

支遁禪關掩夕曛,鐘聲先向隔溪聞。松陰晚送巖前日,花氣晴為嶺上雲??蛪襞紝⑸介浇?,詩題閑倚石床分。紫微已遣名心淨,莫認吳興舊使君。

徐崧·【癸亥二月望日光??疵废灿銮镞h禪師】

雨雪交加幸未殘,幾回獨步望林端。冷香風引沾羅袂,疏影光浮映籜冠。村店春和茶市早,寺山日霽席常衖。晚來歌嘯逢支遁,指點群峰坐石欄。

南濠[編輯]

南濠,為南北貨行市,然亦有讀書登科第如先達都少卿穆、楊儀部循吉輩是也?!矗ǘ寄?,字玄敬,七歲能詩,教授濠上幾二十年,後舉弘治己未進士,歷官加少卿,致仕後家居讀書。吳門有娶婦者,夜大風雨,燭滅,遍乞火無應者,雜然曰:「南濠都少卿家有讀書燈在?!箍燮溟T,果得火。其老而好學如此。楊循吉,號南峰,成化甲辰進士,官儀部,年三十便乞休。後武宗召赴行在,供撰歌詞,多稱上意,文文肅載入《吳郡名賢紀》。)〉

楊循吉【題書廚上】

吾家本市人,南濠居百年。自吾始為士,家無一簡編。卒勤一十載,購求心頗專。小者雖未備,大者亦略全。經史及子集,無非前古傳。一一紅紙裝,辛苦手自穿。當怒讀則喜,當病讀則痊。恃此用為命,縱橫堆滿前。當時作書者,非聖必大賢。豈待開卷看,撫弄亦欣然。奈何家人愚,心惟財貨先。墜地不肯拾,壞爛無與聯。盡吾一生已,死不留一篇。朋友有讀者,悉當相奉捐。勝遇不肖子,持去將鬻錢。

都穆·【次邊太常韻】

深居休歎食無魚,詩思春來說有餘??鄲叟L池畔柳,纖條時拂手中書。

蔣鉞·【徐松之留宿南濠館中餘夢偕松之遊山園甚適因吟林花落盡二句覺因績成之】

似轉溪橋松有聲,園林曲徑與君行。林花落盡因風去,池草盈時破地生。小閣卷簾開晝寂,平臺抱膝坐春明。覺來猶是干戈世,可惜桃源夢裏成。

陸來·【濠上寓館即事】

小閣臨江渚,輕橈過客船。地喧因近市,籬闕暗通泉。芳草斜陽岸,春流夜雨天。卷簾新柳色,搖蕩一溪煙。

徐崧·【過濠上友人館齋戲贈】

曲巷僑居晝掩扉,誰家燈黑讀書幃?請看來往攘攘者,定笑咿唔不療饑。

藥王廟[編輯]

藥王廟,在盧家巷??滴醺晁幨兄絮督鸾?。

程瑞

每嗟身世晚,寤寐古炎皇。咫尺瞻遺像,因依近末光。辦香聊致敬,清酒競相將。至德曾無盡,江流與共長。

鄒溶

黃金莫惜鑄神人,書棟珠簾法像新。身入三農分主伯,口嘗百草辨君臣。永無夭劄民多壽,賴有饔飧戶不貧。俎豆競陳千載下,可能一一報深仁。

皋橋[編輯]

皋橋,在閶門內,以皋伯通得名,為漢梁鴻賃舂處。

蔣之翹【春夕同林若撫黃奉倩徐松之過皋橋】

市橋醉踏月光中,感慨猶存吊古風。獨往城南此分手,依人我亦似梁鴻。

徐崧·【登皋橋客吳能詩者各以姓氏口占一絕】

松之

吳趨此日伯通誰?徐步橋邊歲晏時。老我一生松柏似,悠悠天地欲何之?

汪撰·異三

梁鴻舊廡沒蓬蒿,春水汪洋漲市橋。誰復異鄉長賃宅,百花三月雨蕭蕭?

張遠·超然

薄俗更張憶古風,超然千古向誰同?不辭杵臼舂吳市,今日何人是伯通?

蔣平階·大鴻

一辭蔣徑列吳宮,賃廡誰人似伯通?幾向泰娘浮大白,五噫歌罷憶梁鴻。

梁佩蘭·藥亭

望裏青山出洞庭,魚梁疏處網星星。何人賣藥依橋畔,結得茆亭與竹亭?

徐行·檗庵

風徐月白酒微酣,茹檗飧齏味亦甘。不賃伯通橋畔宅,年來結得小茆庵。

曹偉謨·次典

吾曹落拓賦清遊,每過皋橋憶勝流。次第看花吳苑綠,不辭頻典驌驦裘。

陸階·梯霞

選勝停橈且陸行,梁鴻何處舊逃名?登橋頓失梯榮意,剩有煙霞伴杵聲。

江法·又將

月落楓江露氣清,扁舟今又向南行。誰將半廡容畸士?惆悵無人不入城。

朱謹·雪鴻

畏近朱門事事慵,橋邊踏雪訪遺蹤。伯通不是悠悠輩,那得梁鴻學賃舂?

朱峻·望子

紛紛朱紫競豪華,誰念羈人遠去家?一望橋邊無寄廡,卻憐遊子怨天涯。

吳懋謙·六益

殘春蠟屐滯吳趨,欲訪梁鴻跡有無。六載不過橋下路,萬家煙雨益模糊。

胥王廟[編輯]

胥王廟,在胥口,明正德間重建,有莫旦碑記。

(徐崧

誰號胥王廟?名將故國同?;呐_迷水霧,老樹響寒風。忠孝一生恨,英靈千載通。不知窮士淚,幾許灑蘆中?

【癸亥冬胥口阻凍】

出郭來胥口,何期往復還?晚陽晴忽熟,欹石岸偏彎。冰凍猶妨楫,雲深不見山。隔湖淹十日,愁殺賈人閑。

【宿客舟】

旁觀誰是我同流?徙倚胥山古渡頭。雲隱紅輪低近樹,冰開紫浪亂隨舟。村童隴畔樵俱返,戍卒旗邊箭已收。自歎一身無定跡,東西泛泛似輕鷗。

思嗜軒[編輯]

思嗜軒,在寶林寺東。萬曆間為袁憲副〈(諱祖庚,嘉靖辛丑進士。)〉醉穎堂,崇禎間為文文肅〈(諱震孟,天皆王戌鼎元。)〉藥圃,垂楊修竹,方塘崇阜,為閶門內勝地。今為萊陽姜給諫〈(諱埰,字如農,崇禎辛未進士。)〉僑寓,更名敬亭山房?!矗ň赐ふ?,宣州之山也。先生於崇禎間,以論列首輔杖戍宣州,故題此,以誌不忘君命。臨歿遺命葬戍所。門人私諡貞毅先生。)〉圃中有棗樹數株,先生長子安節築思嗜軒,遠近賦詩贈之。安節後亦移家宣州?!矗ù巫訉嵐?,別有《藝圃詩刻》。)〉

施閏章

趨庭有舊樹,花發何纂纂。昔日怡老顏,今日悲腸斷。果落餘空枝,腸摧無盡時。敬亭山下墓,重引淚如絲。

汪琬

中庭棗實何離離,先生去矣不可追。平生絕似子曾子,每逢剝棗朵我頤。郎君能泣蓼莪句,秋霜春雲淒然處。目望昭亭墓上雲,手攀藝圃池頭樹。

劉文昭

風霧暗長陵,星辰忽易位??故瑾汓S門,憂天天果墜。投荒羈宛陵,感恩猶自慰。今夏逢令嗣,一見客心碎。揖我思嗜軒,頓生忠孝愧。為園多藝棗,雲是先人惠。結實何離離,撫柯墮雙淚。班荊話樹間,坐待秋雲退。

姜希轍

永懷嗜棗志,披冊有餘哀。先烈綱常重,貽謀忠孝開。似瓜堪介壽,報栗繼雄才。憶得盤餐日,昭亭泣夜臺。

余思復

峨峨闔閭城,鬱鬱城西圃。青青眾草芳,中有傷心樹。維昔黃門公,上書蒙謫戍。種此赤心果,於焉情所寓。佳兒每過之,徬徨不能去。歲歲嘉實成,淒淒感霜露。孤忠遺澤長,大孝終身慕。哀哉盧溪叟,不得溪上住。

紀映鍾

吳市長為客,先人有敝廬。永思天罔極,力學日無虛。篤誼仍肱被,清忠問血裾。松筠珍手澤,相對讀遺書。

徐崧

石欄憑望處。風木感何深?八月垂朱實,空庭覆綠陰。栽培前代事,土物故鄉心。不是師曾子,天懷自古今。

史惟

圓苔滿春園,罅客何人?徑來呼酒,還須作鮓。聞說黃門留諫草,歷亂寒光相射。想箕尾,天風吹下。更有元方兄弟在,說批鱗舊事人猶怕。磨一劍,倚天掛。當軒棗樹,春霖灑,是當年先生手植,清陰如畫。思嗜名軒君意苦,腸斷松門石馬。莫漫許,鄰竿輕打。歎息蓼莪千載後,有思親涕淚如君者?題贈句,錦為藉。

姜安節

纂纂軒前棗,攀條陟岵時。開花青眼對,結實赤心期。似棗甘風味,如瓜係夢思。祇今存手澤,回首動深悲。

聽松堂、瞻雲閣[編輯]

聽松堂、瞻雲閣,在鄧尉奉慈庵之南,王氏墓廬也?!矗滴跣梁?,王子介眉構丙舍,堂曰「聽松」,閣曰「瞻雲」,巖樹盤紆,湖煙縹渺,為登覽勝地。介眉因遍索名公贈言,刻之名《瑤林集》。昔王太尉衍神姿高徹,時人有瑤林之目,故云。詩賦序記,諸體畢具,鏈子礎日已采人文瀫。餘因介眉或感懷風木,或瞻念白雲,既不忘孺慕,且命子展能讀書其中,有承先裕後之志,故論列之。)〉

王庭·【聽松堂】

處度齋前常謖謖,華陽庭畔亦蕭蕭。鳳鸞棲後偏遺韻,風雨來時自起濤。葉葉清香隨籟發,枝枝盤影帶聲搖??褚魅障θ缦嗪?,傾耳虛堂未寂寥。

汪琬·【前題】

丙舍蕭蕭迥絕塵,喬柯無數繞嶙峋。就中最愛蒼髯叟,能發清吟慰主人。

【又】

不論歲暮鎮青蔥,試校群芳自不同。但值微風傳遠響,何妨采入頌琴中。

【又】

青蒼鱗甲最森森,搖動薰風弄夕陰。賴得主人常抱膝,與渠對作臥龍吟。

【又】

多少岡松接墓田,何時攜我一攀緣?期君共揀修枝上,結個雲巢學地仙。

陸來

空山寂寂奏笙簧,一片松聲帶夕陽。影動疏極高士宅,響連清嘯讀書堂。華陽臥聽身初隱,杜甫賡酬鬢已蒼。獨有仁人悲宰木,淒然常廢蓼莪章。

汪撰

愛竹君家有舊風,墓堂今喜復栽松。干霄可待龍鱗老,偃蓋還依馬鬛封。濤卷空山奔澗雨,籟生涼月和煙鐘。懸知華表歸來鶴,孤唳遙聞在萬峰。

吳之振

白甲蒼髯曆歲年,科頭許我聽松眠。細梅低亞圍書屋,碧澗紆回繞墓田。石幾調琴心手合,吳綾潑墨畫圖傳。鬱蔥喬木驚風雨,栽種成陰記昔賢。

徐喈鳳

聞說安豐手種松,蒼鱗千尺擁高峰。靈根久植牛眠地,清籟時飄馬鬛封。風過笙簧天際響,雨來煙霧樹頭濃。知君聽徹增幽思,不必寒山半夜鐘。

顧樵

夾道梅林石磴重,草堂勝景占孤峰。雲煙萬壑連修竹,風木千年有古松。入座靜聞濤響細,當窗遍蔭綠陰濃。羨君雅好同貞白,佳節攜尊每遇從。

徐釚

石磴層層澗道分,松煙繞徑自氤氳。雲開樹影當窗入,風送濤聲隔戶聞。藥圃栽花多異種,蕓百窗積簡有奇文。春風雪霽梅花發,擬向華陽問隱君。

馬鳴鑾·【瞻雲閣】

萬峰梅信又相催,高士幽居為客開。山翠滿樓環檻出,松濤絕澗入簾來。舊題拂石殘書在,清磬穿林好夢回。追憶同遊半零落,花前霜鬢獨登臺。

沈三曾·【前題】

文惠登高望,何如近墓門?屏開雙岫入,簾卷五湖吞。霜露經時換,圖書異代存。梅花香雪裏,應得傍晨昏。

梁佩蘭

路緣石徑上層臺,小閣依山竹裏開。一塢花香迎牖入,萬峰雲氣拂簾來。霜寒古木看烏哺,月掛喬松見鶴回。白石巖扉廬墓側,贈君詩句有南陔。

呂留良

崔巍高閣繞重巒,雲氣臨窗一望寬。飛烏群羊形不定,白衣蒼狗幻無端。山頭縹緲因風遠,樹裏氤氳欲雨寒。登眺主人情不已,好將岵屺陟同看。

蔣泩

閣虛遙對碧山陲,雲氣氤氳早暮宜。自愛無心常出岫,每教舉目獨支頤。孤飛天末思親候,片影樽前憶友時。自古賢豪多至性,卻因瞻望動淒其。

徐崧

堂邊傑閣枕青岑,一片孤雲入望深。須信從龍應有日,豈知出岫本無心?涼飛早目湖天雨,影蔽炎威嶺樹陰。不是梁公徒悵望,常成五色映松林。

朱峻·【聽松堂瞻雲閣】

堂足優遊閣可憑,恰聞松響看雲興。白衣蒼狗形時幻,巨浪洪濤勢日增。聒耳送來常謖謖,蕩胸生處目層層。孝思方此傳無盡,豈必高名下馬陵?

光福講寺[編輯]

光福講寺,在鄧尉山龜峰下。梁大同間,九真太守顧某舍山建,有舍利塔七成?!矗ù搦i有記。)〉唐會昌末毀,咸通間奉詔再建。宋康定元年大旱,士民感銅觀音像靈爽,迎奉入城,祈雨輒應?!矗ㄋ吸S公頡有《銅觀音記》。)〉尋失,復得之。明隆慶萬曆間,烏程董份倡眾修建。

汪琬·【光福鎮】

春寒布穀啼,散步向村堤。雨過泉聲急,煙凝柳色低。湖魚論斗換,野蕈滿筐提。稍待楊梅熟,拿舟入崦西。

徐崧·【同偶僧宿光福寺】

古寺徜徉晚更留,將軍馬畔泊扁舟。蒲團一宿禪燈下,夢裏看山憶舊遊。

【寄光福曾青藜姜奉世暨沈秉之韶九喬梓】

春來花事莫教虛,為念良朋一寄書。避地曾姜多麗句,環山徐沈並幽居。鐘鳴古寺松風裏,鶴放寒湖竹雨餘。畫舫籃輿爭眺望,酒酣香雪灑衣裾。

【癸亥花朝前三日青藜邀至光福山居看梅遇雪】

載我來山舍,扁舟物外情。煙村寒水闊,雪嶺亂雲生。寂寂梅俱凍,蒙蒙月未明。更深知己集,不惜酒頻傾。

【留宿青藜草閣與奉世諸公劇飲作】

僦舍山中已八年,感君下榻獨惓惓。題詩屢啟琉璃匣,好客頻開玳瑁筵。水長一溪光福寺,花飛二月鬼神天。連朝風雨我何恨?草閣和衣祇醉眠。

【姜奉世招同青藜諸公飲寓齋即別餘入郡賦寄】

早已呼舟放水干,為余相訪復盤桓。山居對雪殊能靜,竹院探泉不禁寒。宿釀卻因留客盡,奇書祇喜避人看。浮雲細雨三朝別,君若遄歸梅未殘。

曾燦·【癸亥春日同臞庵冒雪還光福留草閣】

花亂春山水蘸堤,寺橋楊柳過船低。微風吹雪柴門晚,細雨圍燈草閣西。酒薄家貧無宿釀,廚荒煙斷祇寒齏。不嫌粗糲淹佳客,從此無人說剡溪。

【臞庵留草閣數日因病淨能出賦此柬寄】

鎮日懨懨獨臥時,梅花春雨上樓遲。孤衾不管寒如鐵,祇愛人來與病宜。

【又】

眼前兒女若嚌嘈,欲臥先愁歸夢遙。最是無情貧與病,殢人春思過花朝。

【又】

八載入居鄧尉峰,日無尊酒夜無舂。開窗祇見梅花好,又不由人一杖筇。

【又】

雖無婁水新黃韭,籍有吳江舊白醅。如此嚴寒風雪夜,忍教好友獨銜杯。

雲泉庵[編輯]

雲泉庵,在閶門外東虹橋側。元至治間創。明萬曆間天臺僧傳燈鼎新。天啟初僧受益再葺,中有漱松軒。七年,雲棲道原法師駐錫,其徒蒼竹孫墨農徒孫棲平等重建大悲殿、聽雲堂?!矗ㄌ炫_派法師管乾三瓏常演《法華經》於此。)〉虹橋西係雲泉塔院?!矗◤V四五畝,甚有山林之致。)〉

釋道原【栽梅】

老梅曆落綻新花,冷豔幽香傍水涯??吓c世人醒夢眼,移來堪供梵王家。

【訪友】

為訪同心友,穿雲渡石關。移花供客座,掃榻待人安。紅日看看落,清風拂拂寒。烹泉原有約,今得共盤桓。

【萬曆己未除夕】

一條柱杖老山民,兩袖煙霞異俗人。爐火漸增茶愈熟,梅花初放雪仍頻。了知世外年年舊,猶喜今宵色色新。何苦流光能爾?明正元旦又迎春。

【天啟甲子除夕】

僧家除夕出尋常,一味蕭疏野興狂。在世了無人事累,充饑幸有菜根香。篆煙嫋嫋飄獅座,絳蠟輝輝禮法王。更喜竹爐泉屢沸,峒山清茗潤枯腸。

文震孟·【題漱松堂】

禪關窈窕鎖煙霞,時有松風漱齒牙。翠蓋亭亭懸物外,清陰寂寂蔭溪涯。濤聲入戶偏隨枕,香粉沾衣是雨花。茂苑於今成鹿苑,何妨竟日演三車。

薛放·【避暑雲泉庵】

山林與城市,佛地總清涼。金像凝寒水,閑房生靜香。況開湖鏡冷,又列嶂屏長。挾冊來遊臥,言歸已夕陽。

姚宗典·【寓雲泉庵同澹遊賦】

老寺空村裏,窮秋落葉深。飄蕭淒暮色,歷亂送歸禽。落葉人誰掃?斜陽僧自吟。氣寒風戚戚,天地肅為心。

高簡·【次姚文初前輩韻】

已過重陽後,霜高秋正深。短籬斜見屋,密竹亂棲禽。童子剛謀酒,先生又苦吟。歡然一相見,傾倒十年心。

興福庵[編輯]

興福庵,在糜都兵巷南。宋嘉定間僧智明建,名「集?!?。明宣德間修?!矗ㄡ釓U為葉氏園。)〉順治戊戌,釋證研微買地重建。金太傅之俊建藏閣,改今名。中有連環池、準提臺。

徐崧【連環池贈雪奇上人】

閑園仍舊復精廬,水積池通印碧虛。自是道人觀化遠,豈因玩好畜朱魚?

【同用王坐準提臺】

不須按籍覓娑羅,銀杏參天較若何?絕勝隔窗相對處,高臺一座綠陰多。

【戊午春過興福訪許青嶼侍御暨雪奇上人】

偶見蘭陵詠,才知桂楫臨。祠前庵不遠,橋畔巷猶深。白髮飄玄度,清言共道林。閑時應再訪,萍跡詎煩尋?

【癸亥春林天友別駕雨中招飲興福庵】

一別猶從餉楚船,十年空憶宦吳賢。座多故客樽常設,壁有新詩寺亦傳。所至莫非煙水地,相招偏遇雨風天。平生拙樸今尤甚,不覺心孤類病禪。

【又和澹遊韻同文碩賦】

澤國身空老,棲棲拙可知。臨風曾有約,冒雨亦何辭?獨客悲桃梗,他鄉憶荔枝。精籃留飲夜,新水漲清池。

高簡·【林使君招同松之先生暨黃文碩飲興福寓齋分賦】

天涯成偶集,一見盡相知。白首憐同調,清尊不復辭。爐餘經宿火,花放傲寒枝。細雨留春夜,分吟傍硯池。

林鼎復·【徐臞庵高澹遊黃文碩小集寓齋和澹遊韻】

放眼無餘子,同心即故知。深杯君不醉,多病我何辭?鵑鶉須千里,鷦鶴且一枝。風雷隨筆底,墨瀋漲臨池。

徐賓·【同黃文碩高澹遊集興福庵和林天發使君韻】

多雨傷春事,花朝喜獨晴?!矗ㄩ}中以十五日為花朝。)〉江山開霽色,禽鳥變新聲。碧甕依芳徑,霜鐘出化城。不嫌來往數,真覺旅愁輕。

寶月庵[編輯]

寶月庵,在梵門橋巷西?!矗ò磁f誌宋高宗敕建梵門講寺,是基為寺右觀音院,名「寶月」,已廢。萬曆間,其地李某被火有警,仍建觀音院,因延性齋。)〉萬曆十四年僧性齋重建?!矗嫹鸬罱疴t堂,復募楊莊簡公長子梧州同知大潤西園,擴其址。)〉崇禎辛巳普潔增建?!矗ㄗ衷聨r。初殿東向,移整南向。)〉順治甲午,普經開講三載,〈(字緣中,蒼雪門人。)〉嗣彌邵繼住??滴醺?,心明掩關書經及修宗係?!矗ㄗ衷诘?,丙寅春卒於石牛左庵。)〉

釋普經【寶月寫懷】

從來牛馬任呼名,耿介尤難逐物情。路熟千家堪寄食,烽傳十載未休兵。撫時每感身將老,行道深慚學未成?;厥紫﹃栃比肼?,笑看蛛網各經營。

徐崧·【贈在德禪師掩關寶月庵】

欲識關中主,林空白鶴棲。老僧賢首後,精舍梵門西。七世猶傳缽,三年不過溪。多君能輯譜,卻與故家齊。

徐懋勳·【次家松之韻贈寶月庵在德禪師】

實月空王宅,香雲老衲棲。誰知清淨地,乃在市橋西。貝葉淩高樹,禪心淡古溪。家風何所擬,應與廣嚴齊。

楊無咎·【次徐松之韻題寶月庵似在德禪師】

昔年聞從祖,暇日此幽棲。堂構今何有?隻園獨在西。寶蓮開淨域,朗月照寒溪。聊復登香閣,城隅堞影齊。

報國禪寺[編輯]

報國禪寺,在郡學西。元至元間,普照明禪師開山。明天順初,僧誌學創法堂,請賜今額。成化丁未,成釗〈(吳江周氏子。)〉建正殿,造諸佛像,創禪堂。里人蔡蒙〈(南寧知府。)〉記,後漸圮。萬曆三十年,慧如誠〈(虞山陸氏。)〉募建僧寮雲水堂?;蹥{,傳云峰、湛心。丁巳歲,湛延茂林祇律師住恐,〈(茂林,長興沈氏,諱性祇。得法蓮池大師,受衣於靈谷古心。)〉重建三門、天王昆盧殿、方丈、客寮,及修大雄殿、華巖堂,說戒談經?!矗ǖ媒湔邿o算,傳衣一十二人。)〉崇禎丙子,胡汝淳〈(工部主事。)〉撰碑記。十四年,邑令牛若麟建惜字藏於殿右,自為銘。茂歿,法嗣若庵、萃閑相繼??滴跞?,寺僧亞圭延介為舟禪師〈(萬如老人法嗣。)〉主席。三載,介退院,又延誠敬禪師?!矗ㄊ胬先朔ㄋ?。)〉已而童碩宏、拒文章師徒相繼駐錫。歲丙寅,復延風上方禪師〈(師名著方,杭州人,靈巖繼和尚法嗣。)〉主席重修。

徐崧【甲辰夏日過報國訪介為和尚】

三十年來院已空,重看此日振宗風。石壇寂寂烽煙外,蔬圃青青雨露中。釣落五湖餘赤鯉,琴鳴一曲送飛鴻。從茲戒席彌增重,豈獨龍池正脈通?

【宿報國寺】

百花洲水接吳江,飛度秋聲雁一雙。獨宿禪房風雨夜,起來梧葉滿疏窗。

【報國訪誠敬和尚】

西園曾幾過?報國忽重逢。地瘠支新歲,年衰變舊容。鳥鳴三會錄,葉落一聲鐘。丈室清風起,深居似翠峰?!矗◣熗宋鲌@,隱洞庭來此。)〉

【丙寅夏報國訪風上和尚】

城南聞再至,雨後特遙尋。分衛充僧口,同單慰客心。明星隨月角,大樹覆庭陰。此地衰頹極,知君起茂林。

落木庵[編輯]

落木庵,在天池山中。為吾宗元歎丙舍,其額竟陵譚友夏所題也。鍾退谷因寫《支硎山圖》以贈之?!矗髂┚沽昱蓞情T四詩家,曰徐波元歎、劉錫名虛受、張澤草臣、葉襄聖野,而元歎為巨擘。靈巖繼和尚捐資刻元歎詩,庵因歸靈巖。)〉

吳偉業【宿徐元歎落木庵】

落木萬山心,蕭條無古今。棄家歸去晚,〈(亂時住故郭山中。)〉別業住來深??瓦^松間飯,僧留石上琴。早成茅屋計,枉向白雲尋。

徐崧·【辛丑春宿落本庵賦似家元歎】

水流澗路擁晴沙,山傍天池盡種茶。見說庵居名落木,春深何處問君家?

徐波·【積雨乍休為清明之次日喜松之過天池小庵留宿因用其韻】

來趁新晴客便嘉,碧蓮斜照入山家。眠時莫厭泉聲聒,為繞孤村送落花。

汪言·【隨家日澹叔遇落木庵訪巨宜上人不值】

三年期一過,此日始相尋。不見山僧面,空知落木深。松高宜鶴性,池靜得魚心。敢謂佳遊處,清風在竹林。

【又】

聽說天池近,仝看賀嶺長。到門已亭午,為客未餱糧。野圃秋蔬嫩,山田早米香。就炊荒寺晚,此興未能忘。

開元禪寺[編輯]

開元禪寺,在盤門內。吳孫權母吳夫人舍宅建。永禪師開山,名通玄寺,寺有石佛、石缽?!矗ㄏ鄠鲿x建興二年,滬瀆???,漁者夜見神光,旦而視之,乃二石像浮水上?;蛟凰褚?,以三牲巫祝迎之,像泛流而去。吳人朱膺等復於海濱迎人城,置通玄寺,光明七晝夜不絕。其後,漁者復於此獲帝青石缽,初疑臼類,葷而用之,俄有佛像現於外,遂並以供佛。)〉唐東宮長史陸柬之書碑,載初九年則天遣使送珊瑚鏡一面、缽一副,宣賜供養兼改重雲寺。開元中,再改今額。舊在城北陲,後唐同光中,錢氏遷置於此。宋紹興間,守臣洪邁作戒壇。元至治間寺毀,僧雪窗光、斷江恩重建,又作綠陰堂?!矗ㄈ№f蘇州「綠陰生晝寂」之句。虞集有記。)〉明永樂間重修。嘉靖間寺基西半為民居。至萬曆七年,蘇松參政舒化檄府勘復歸寺,命僧圓淨募修,未成。十四年,郡紳錢有威、管志道偕寺僧淨因,延虞山僧明宗修大殿。二十年,優婆塞真安修石佛殿、佛閣、天王殿,又建地藏殿、西方殿。二十六年,僧淨因修戒壇。三十八年殿毀。四十六年,僧如緣建閣供奉欽賜大藏,純壘細磚,不用寸木,雄傑冠江南。崇禎八年,僧海澄募建大殿?!矗汉單?、江淹、韋應物、皮日休、陸龜蒙、薛能銘與詩此寺,在城北陲,非今地也。)〉康熙甲寅,藩司慕公修戒壇。丁巳,郡人王立極等延掌石琨禪師駐錫?!矗ㄖ晴?,宜興堵氏,伴我侶禪師法嗣。吳縣令劉滋贈堂聯云:「極意振興,三十七品當俎豆;苦心喻說,九十六種徹藩籬?!浚?/p>

史弱翁【題石佛】

二像誰雕琢?相傳滬瀆浮。神光明晝夜,衣折類鳧鷗。牲醴迎偏去,燈幡供並留。不知移此地,是陸是行舟?

徐崧·【贈掌禪師次雪嵋韻】

掌公身到處,丈室自悠然。聚石俱堪悟,栽蔬總是禪。僧糧千載缽,客供一泓泉。長夏能幽寂,應來幾覺眠。

釋智琨·【石像】

石像當年自現來,等閑坐斷絕疑猜。從今日出天如洗,何必躊躇到幾回?

唐家園[編輯]

唐家園,在閶門內桃花塢,唐解元寅所居。

徐應雷【唐家園懷子畏】

借問桃花塢,新栽幾桃樹?園中老樹根,昔人箕坐處。

【又】

盛暑斷不出,門外有車馬。公卿排闥入,裸體松竹下。

【又】

名士故逃名,誰與共明月?夜半聞叩門,知是祝希哲。

【又】

漫應千金聘,笑擲千金裝??帐謿w故園,政值菊花黃。

【又】

不買青山隱,卻寫青山賣。物外有知心,人間徒問畫。

支硎山[編輯]

支硎山,以晉支遁嘗居此,有石盤薄平廣,泉流其上,如磨刃石,故名?!矗ㄈ峡套蠋r居士虞廷臣書「寒泉」二字,徑丈。)〉亦名楞伽山,亦名臨硎?!矗ā秴嵌假x》云「古號臨硎」。)〉有石室、〈(支遁詩云:「石室可蔽身,寒泉濯溫手?!梗凳T、〈(山半。)〉馬跡石、〈(石文如蹄涔。)〉牛頭峰、〈(劉禹錫詩:「石文留馬跡,峰勢聳牛頭?!梗堤旆?,傍有待月嶺,下有碧琳泉。東麓有觀音寺,〈(亦名楞伽院。近掘得古碣,唐景寵間賜額「報恩」,又名報恩山。有劉長卿《遊支硎山寺》、皮、陸《宿報恩寺水閣》、《題支硎山南峰》,白居易、劉禹錫《報恩寺》詩。石室亦在楞伽,亦名支遁庵。)〉唐大中十二年,僧清蟄募刺史盧簡求重建。宋乾元二年僧文謙修?!矗ㄋ追Q觀音山,三春香市最盛。)〉北峰寺?!矗纤螘r徙清流山彌陀嶺,仍稱北峰寺,有朱欽碑記。)〉南峰寺,〈(唐裴休書額。)〉宋祥符間賜名「天峰」,熙寧元豐間僧德興新之。又百年,贇公〈(公受法於明因禪師。)〉再修,屬曾收作《天峰院記》,今圮廢,止存文公放鶴亭。中峰寺,明弘正間廢,地歸王文恪公鏊。天啟中,文恪玄孫永思臨歿遺言,仍還淨域。是時一雨潤公住華山,因施為靜室,〈(詳《中峰舍山錄》,有文文肅《重復中峰禪院記》。)〉門人汰如明公、蒼雪徹公嗣,開講席。徹公歿,玄道、曉庵相繼主之。

鄭元佑·【遊支硎南峰】

詞客幽尋勝洞庭,神僧名跡在支硎。馬騎仄徑猶存石,鶴放顛崖尚有亭。巖底泉飛輕練白,峰頭龕蝕古苔青。到來頓醒紅塵夢,萬樹松濤沸紫冥。

沈自然·【題南峰石壁】

看峰不覺路行賒,倚杖閑吟到日斜。洞口蒼苔無鹿跡,千秋廢寺鎖煙霞。

王寵·【支硎山】

支硎特峻秀,平地插芙蓉。面面開霞壁,層層折劍鋒。白鷳巢野竹,蒼鼠戲長松。遠憶道林輩,低頭禮數峰。

釋讀徹·【中峰大殿落成呈文湛持相國諸檀護】

雙松依舊殿門前,但見松高不記年。始自雲根開白石,剛齊山背負青天。針磨杵盡功非易,月到池成事偶然。萬古題崖誰篆額?雁門相國筆如椽?!矗戏孱~亦裴相手書。)〉

【毛子晉請貫休所繪十六應真像懸供水明樓別張水陸壇儀於冬青軒觀者甚眾詩以紀之】

毫端何事普門開?怪狀奇形莫可猜。十八神通窮變化,百千三昧入樓臺。遙天擲去渾無缽,大海浮來祇作杯。清梵漁陽飄嶺外,落花狼藉遍天臺。

【胡白叔豎就石幢於中峰因入山作禮而去】

中峰特向禮孤幢,居士應知亦姓龐。山色自從開晉代,溪流直接到胥江。腰間纏去錢無幾,人背騎歸鶴似雙。欲別匆匆相送語,藥囊忘記在西窗。

【和太翁送灌溪居士避夏於中峰喝獅窩】

斗室能容縮地寬,石床六月入秋寒。奇峰湖面連雲出,殘雪山頭帶月看。國事空餘雙眼白,君恩留得寸心丹。圓顱真骨今方見,短發才勝竹籜冠。

【中峰喜逢夷白公夜集汰公方丈】

久別已拚消息斷,重逢猶記道途間。十年不見秋同老,一夜剛隨雨到山。故舊幾人堪共話?林戀有主暫投閑。亂流落葉聲兼下,聽盡寒巖水抱關。

【喜汰兄雪夜過中峰與諸子圍爐同賦】

春寒花鳥坐愁中,杖履相尋意想同。一夜雪深封上下,雙峰天外失西東。園蔬少摘旋堪煮,窗紙新糊僅蔽風。明日溪橋看送別,梅花枝上凍初融。

【喜黃子羽冒雨過中峰次早即同出山作】

春去流鶯叫不還,君來相見喜開關。何妨雨過仍衝雨,已到山中更出山。詩在竹輿人背上,家浮煙艇釣絲間。桃花落盡溪流急,明發扁舟第幾灣?

【甲戌閏中秋林若撫諸君宿山中】

分付無開池上扉,坐當好月就苔磯。百年能得幾回再,一夜留看肯放歸?正及秋光高鶴背,不知松影落人衣?;⑶鹣伨燮慰?,兩度腥膻汙翠微。

【冬夜喜友人過中峰蘭】

十年來見未曾,氿湖猶記別宜興。兒時相識人餘幾?老共居山恨不能。落枕一聲何處葉,繞堂無語祇孤燈。到門好結冬期半,煨盡寒爐自有冰。

陳匡國·【過中峰逢徐松之】

久未尋山寺,遇從載笑逢。聽泉屐齒共,拾級杖藜同??陀谐搽吪d,人疑放鶴翁。坐來心目淨,擁雪謝行童。

王衡·【支硎山口占】

曉山煙重暮山開,石馬三朝半綠苔。掃得墓門清似水,梅花昨夜又飛來。

胡梅·【山居雜興】

支遁長松見者稀,松邊剛試薜蘿衣。隨來獨鶴相依久,幾度開籠不肯飛。

徐崧·【遊西山一帶作】

香車寶馬亂雲煙,搖曳竿幡鎮日懸?;ㄋ泣S金來布地,峰如萬笏上朝天。山獐路狹衝人過,石馬墳荒向客眠。最是繁華春欲暮,周遭十里接遊船。

【雨阻支硎山】

著屐尋山草色濃,忽間雷雨下中峰。無端遊女仍如夢,不是吳宮即楚宮。

【同玄道法師觀寒泉遇趙惠三】

支硎山殿日焚香,雨後泉聲徹上方。澗畔有誰能獨坐?相看卻喜是同鄉。

【丁巳三月廿四日在黃招同廬江湘曉廣壁雨帆武勳葦昭遊支硎山】

楓江花落滿庭除,此去支硎數里餘。春水淪漣浮畫舫,東風綽約度籃輿。林間覓徑行難盡,石上聽泉坐不虛。非是故人能載酒,爭教幾度到精廬?

【過支硎山贈曉庵法師】

漠漠黃沙日,蕭蕭白雁天。南來真萬里,支遁已千年。落木疑寒雨,斜陽破暝煙。未須愁寂寞,石上有流泉。

金瓚中·【剛題】

支硎春暮遊逾好,橋畔籃輿畫舫連。蒙茸竹樹翠如幄,蓬勃香霧青和煙。尋僧山寺倚籬石,待客酒家臨澗泉。歸途吾輩更須酌,夜深爛醉拚酣眠。

張大純·【過中峰】

雨霽山橫翠,風回花覆紅。殺竿依木秒,僧梵出雲中。灶焙秋收茗,廚香晚供菘。經行泉石古,客袂濕空濛。

張霖·【前題】

寺徑聽泉人,憑高豁遠心。松杉雲蓋蔭,華雨石幢深。坐供雲門餅,囊羞布地金?;@輿歸路促,斜日淡疏林。

釋通明·【山居】

窗前幾片石,一一矗雲牙。半月懸山角,數鴉歸樹丫?;h疏補野竹,牆破掛藤花。偶踏崖前路,新苔映落霞。

釋覺了·【初冬喜臞庵居士攜侄延年見過中峰】

楓落空山冷,何期二阮過?屐經庭葉響,鵲噪夕陽多。乍別溪邊話,還同石上歌。篝燈催瀹茗,莫問夜如何。

陸嘉觀·【山中】

山鳥如舊交,山童如野鹿。為看明月來,深夜開茅屋。

【又】

山泉日夜流,雨後流益響。洗耳兼洗心,冷然愜清賞。

尤珍·【遊支硎山古報恩寺】

古寺藏春色,山中遇賣餳。石塘修竹勁,澗壁老梅橫。紅雨催遊屐,清風送梵聲。卻疑禪寂處,花鳥太多情。

徐元灝·【支硎】

春風搖曳月華裙,一帶山樓映夕曛。無數肩輿歸去晚,香煙嫋嫋暗松雲。

西華吾家山[編輯]

西華吾家山,去光福西南二十里,寺在山之右,有峰鬱然曰「聚秀」,因為名寺為「秀峰」,創於宋紹興間。檀越吾氏聞徑山佛智裕禪師之道,請為開山第一代祖?!矗ㄡ岽葘幓侍笮翼f王第,召師演法,賜金襽袈裟,乞歸西華舊隱是也。紹興戊辰秋,主席育王,庚午十月示寂,闍維得舍利,遺命分塔於西華。陽羨蔣某感賦二章,有「歸骨東山無可恨,佛光千古賁江皋」之句。提舉臺州崇道觀蔣某撰塔銘?;⑶痣厧r嗣法門人某立石。)〉門人福州清涼坦禪師繼席?!矗ㄇ宄假O劄有「可與佛智吐一口氣」等語。)〉《續燈錄》載破庵先禪師〈(侍密庵凡五載,盡得旨要。)〉出世住吳之西華秀峰寺。愚庵及禪師書跋中又云,太古徽匡徒秀峰。當元至順二年,玉泉某禪師來主是山?!矗ㄊ姨脴堑?,不十五年而規模大備,欲謝去,眾不忍,築一小室居焉。)〉有至正四年二月奎章閣學士院參書柯九思碑記。至正七年九月,有帝師公哥兒監藏班藏,十切見平江路吳縣秀峰禪寺住恐僧自厚子原長老傳佛祖燈云云,可號慈雲普覆弘覺禪師?!矗ㄓ炆写?。張昶《吳中人物志》:師,吳人,從學靈隱、口嶼,歷住穹窿、秀峰諸山。)〉明天順元年,洞庭長壽寺僧聽日初來住恐,至成化十年立券傳之於孫?!矗〞r尚饒足,及後裔一雨法師攜券遇訪,荒榛亂塚,杳不可問矣。)〉後廢岫王禪師,〈(諱行瑋,蘇州顧氏,脫白虎丘,初參密老人,為古南牧和尚長嗣。)〉崇禎戊寅隱居銅井,聞秀峰乃佛智破庵祖塔所在,常渡湖瞻禮,〈(為之歎息。清順治丙戌,有僧恒如志圖恢復,已而未能。丁亥秋,急欲舍去,九日師適過,遂以所居請之。)〉寺止破屋三楹,荒地數畝。戊子己丑,縛茅安眾結二冬。庚寅,築方丈及小樓。壬辰春復寺基,〈(舊司理當湖倪公長於、同郡吳給諫適、李侍御模、顧郡侯纘論為之護持。)〉馬氏二十塚悉遷去?!矗ㄒ椅辞锬吖L於躬攜疏冊沿募,及毛晉、孫明圓諸信施六百金,得香楠廳二帶。)〉次年,建大殿、法堂。己亥,建彌勒殿及西樓。己酉建伽藍祖師堂。辛亥,建杜鵑樓並雜室總七十餘間,置山田百餘畝,內浚池七十餘丈。寺西南三里許澄覺精舍豎萬佛石塔,趙文敏書額,中峰國師為讚,勒於大德十年,墜於湖涘,師亦洗刷,構置幾椽。凡前斷碑殘碣,皆師荷鋤從土中得之?!矗◣煶F驎堆先?,老人忽書「恢復古道場」五大字,不意遂為先讖。)〉其住秀峰,種田博飯,不趨榮貴,有百丈政黃牛之風。

釋通門·【辛卯重過秀峰寺禮祖塔】

秀峰山下祖燈傳,水色山光塔影連。累石好經千百劫,懷香又隔十三年。東山松柏宜重長,南浦煙霞祇舊鮮。直受沙盆貽厥後,天龍應衛一牛眠。

釋行瑋·【徐松之居士過訪秀峰寺即事口占】

迢迢西華山,冷冷秀峰寺。開法創宗庭,祖師稱佛智。千年奠湖濱,宋元及明季。寺廢虛空存,塔尖常仆地。陵谷忽滄桑,古道未可棄。遺址曳杖尋,舊隱殊深邃。剪棘縛茅茨,緇英彙同志。雪窗燈焰青,石榻秋山翠。紺殿今當陽,松竹已成次。往事猶目前,故人時一至。撥草讀殘碑,為撰秀峰記。愧無韻語酬,拈此西來意。

徐崧·【辛亥秋過訪秀峰岫雲和尚】

攬勝正新秋,西華祖塔留。前朝黃葉寺,此日杜鵑樓。殿靜常飛鴿,溪清好放牛。到門猶未久,雷雨下峰頭?!矗〞r亢旱得雨。)〉

泰伯廟[編輯]

泰伯廟,東漢永興二年,郡守麋豹建於閶門外?!矗ɑ蛟祈n整守吳所創。)〉宋元嘉中,劉損為郡修葺。後梁乾化間,吳越錢氏始徙閶門內。宋元佑六年,太守黃履奏請,履奏前政梅詢、范仲淹、孫覺輩祈禱必應,有詔,號「至德廟」。元符間,又因守臣吳仲舉請封至德侯,崇寧初進封王,建炎毀。隆興初,沈度以直秘閣尹是府,二年大水民病。乾道改元,公躬禱祠下,麥禾皆稔,遂加崇飾?!矗ㄓ型ㄗh大夫曾幾《乾道重修記》。)〉越淳佑壬子,司臬潘凱款泰伯祠,見兩廉下多淫厲非鬼,盡庫去之,乃像仲雍、季劄以侑泰伯,復為增葺,〈(潘凱有《淳佑重修記》。)〉作至德橋。洪武中,改封吳泰伯之神,春秋祀之?!矗ㄗN脑唬骸溉屩恋?,民無可稱。周基八百,由斯而成?!固频伊汗止澖?,毀淫祠千七百所,唯留夏禹、泰伯、季劄、伍員四祠。)〉

皮日休

一廟爭祠兩讓君,幾千年後轉清芬。當時盡解稱高義,誰敢教他草莽臣?

陸龜蒙

故國城荒德未荒,年年椒奠濕中堂。邇來父子爭天下,不信人間有讓王。

張詠

至德本無名,宣尼以此評。能將天下讓,知有聖人生。南國奔方遠,西山道始亨。英靈豈不在,千古大江橫。

楊補·【元旦謁泰伯廟】

百祀奔元日,塵埃獨此庭。衰時懷至德,肅拜感精靈。鳥跡殘霜白,階文坼草青。門前捷足者,車馬自流星。

李貺·【巡撫湯公下車之日即謁泰伯廟因賦】

廟向金閶道,門連至德橋。一身開澤國,千載祀熙朝。老樹寒風響,靈帷細雨飄。湯公能厲俗,首謁示清標。

陸來至

德橋由來頌魯論,千秋遺廟獨長存。文明已得開吳會,揖讓偏能長子孫。隔岸春聲傳僦廡,連城草色近花村。我來直向階前拜,欲注清泉薦一樽。

徐崧·【過至德廟】

行人居肆塞閶關,遺廟千秋似等閑??偸股介T終日閉,紅塵猶欲滓神顏。

吳縣學[編輯]

吳縣學,范文正仲淹奏建?!矗ūR熊《府志》云:初在縣治東南,今三皇廟基。)〉紹定元年,趙令善瀚以地窄移建,〈(在賓興坊貢闈右、包驛左,其地為勳府遺業,背城東向。)〉為廈四十餘楹。嘉熙四年,魏令廷玉、主學孔烽重修。淳佑七年,趙令汝澄更新?!矗ò儆镁咝?,凡費緡錢一萬七千有奇。)〉至正七年,縣達魯花赤馬祖憲復新之。十九年縣尹成克昶、丞文買閭、攝學事平江路學錄侯如晦合議聿新?!矗ㄋ芪男?、四國公像,繪從祀諸賢於兩廡之壁,甃溝作廨。)〉十九年縣尹張經、〈(為欞星門。)〉二十四年縣尹楊彝修學。洪武二年,知府何質首議興學,縣令曹文綱勸率各僚佐修。五年知府魏觀辟建,然地卑隘患水潦,又逼軍營苦喧雜,為師生病。宣德七年,巡撫周忱、知府況鍾相故偽司徒李伯升宅,視舊寬廣,乃具疏定址在升平橋東,〈(議取諸倉歲積葦席五十萬、粥米五千餘石,以九年十月經始,明年五月訖工。)〉通為屋二百三十餘楹。成化八年,縣令雍泰建門。弘治十年,縣令鄺璠徙教諭訓導廨宇於射圃,且市民居廣之?!矗ㄩT內作池,於學之東拓射圃。)〉正德二年劉令恒〈(善堪輿,謀於教諭馮鋼等填池,又以門直衝,移置東偏,重葺堂齋。)〉作綽楔,表曰「儒宗」。三年乃茀其右偏,構屋名曰「外號」,以處士之遠來者?!矗ǚ捕拈g。)〉嘉靖元年,知學劉輔宜又葺之。二年,教諭熊欽上狀請大修,巡撫吳廷舉、知府胡纘宗、知縣楊叔器,以四年六月經始,無不更新,改儒宗坊為狀元及會元解元二坊。餘工未竟,召去。五年,蘇令佑至成之,又築三教官廨,種種位置,悉改舊觀。七年,建敬一亭。周令寵以詠春亭改啟聖公祠。二十年,張令道移皆聖祠於廟門東狀元坊,曰「首邦文獻」,東曰「仰聖」,西曰「興賢」。二十六年宋令儀望,三十九年曹令自守,四十五年魏令禮明,並加葺治。萬曆九年,傅令光宅重建尊經閣,修廟廡堂署。二十八年孟令習孔,二十九年署縣推官鄭郛,相繼大修。巡撫曹時聘、巡按何熊祥、知府朱燮元,各捐助。三十二年,曾令汝召又修,形家言宜撤首邦文獻坊,移置縣治前。四十二年,周令爾發再修。崇禎元年,陳令文瑞修學,追侵地,浚河。九年,楊令雲鶴出贖鍰復葺。十四年,牛令若麟重葺。有施清臣、於文傅、鄭元佑、陳基、姜漸、楊榮、劉鉉、吳寬、王鏊、劉恒、林符、朱希周、陸粲、楊循吉、楊成、申時行、申用懋、牛若麟諸記事,詳牛公誌。

王晉·【家蒼霞同寅升任新安賦贈】

劍氣珠光迥欲浮,乘時端合重名流。疏慵似我謀應拙,雄駿如君志未酬。七載寒暄唯共語,三吳佳勝幾同搜。忘形總葉填篪奏,繡華陽譜係留。

徐崧·【王大席學博招同姚彥昭張如三王夢鶴陸予載諸廣文小集寓齋】

廣文堂靜似山家,幾載弦歌隔絳紗。天上簫聲旋到鶴,爐中香氣忽成霞。但愁十日春風去,安得千鍾酒量加?翹首群公多特達,肯令苜蓿滯年華?

【送王大席遷新安司教】

千里新安路不遙,英才幾許被甄陶。金閶門外誰相贈?折取梅花當柳條

【又】

幾載吳門客往還,車塵頻欲拂朱顏。此回莫道鱣堂冷,飽看齊雲雨後山。

陳焯·【送潘括蒼官吳門學博】

臨流祖席夜浮瓜,才子輕舟漾月華。家有銅川歌伐木,篋攜銀管夢生花。鱣堂風雅高黃絹,虎阜笙簫擁絳紗。光福明春香雪裏,阿翁期我杖同拿。

姚文燮

久擬潘郎振玉珂,蘇臺暫喜廣文過。青雲路許門生共,白雪詞同執友歌。雀渡星橋團露桂,鶴吟河墅隔煙蘿。尚書弱女沾微祿,應笑盤中苜蓿多。

姚士暨

遊宦從茲始,前程未有期。俸能供菽水,閑不廢書詩。楊席鱣還集,蘇公錢每遺。依依憐阿妹,惜別語多時。

姚士基

衝炎此際趁王程,小妹牽裾惜別情。漫說長江無六月,關心發棹正三更。錦帆舟畔荷香迥,縹渺峰頭夜月明。到處令暉偕唱和,吳箋頻寫寄山城。

潘江·【送兒仁樾之官吳縣司訓】

當年悔卻早彈冠,去住於今作計難。戲彩本期依仲氏,牽絲因許爾為官。豈知雁陣中途拆,愁見鴒原雙影寒。此別割裾憐獨子,家家書吾日報平安。

【又】

吳門名勝係予思,三十年前偶賦詩?!矗ㄉ倌教K杭之勝。有「他日倘能邀薄祿,吳門學博武林丞」之句。)〉老大何曾償夙願?妙齡聊可作先資。蘇湖教學非無法,偃劄文名猶在茲。好去談經羅孝秀,春風未是冶遊時。

【又】

師儒亦是人文寄,好采棲苓入藥籠。筮仕祖貽凜清白,同官兄事貴和衷。奇書莫惜分冰俸,思卉還期補桂叢?!矗l別屬購名花寄河墅。)〉漫道差遺無母卻,白雲下有白頭翁。

【又】

吳趨詞坫盡名流,我欲從之道阻修。喜汝琴書官此地,即予嘯傲俯滄洲。丹鉛勿墮前人業,縞紵須為父執酬。預擬明春攜樸被,雪香雲海任遨遊。

潘仁樾·【僦居二首】

捧檄來茲地,枝棲四壁無。氈雖猶舊物,官信不宜儒。俸薄鄰難買,貲徵力勉和。數椽修葺罷,聊可著妻孥。

【又】

位置琴書了,新萏壓舊醅。論文延短景,盼客破蒼苔。廡不因人寄,窗宜向日開。東頭留斗室,為待老親來。

青芝山[編輯]

青芝山,在鄧尉西南?!矗ㄔ氲浪^「山間松萬本,參雲翳日;碧欄紅榭,與白波翠巘相映發」者,是也。)〉山之右為真珠塢。群山四抱,一隅稍豁,其景最勝。

趙瀚·【夜泊青芝山下遇雪懷無殊】

孤艇依荒岸,濤聲卷雪來。故人居洞口,凍樹鎖池隈。獨剪虛窗燭,頻傾濁酒杯。還將篷底夢,先繞嶺頭梅。

同葉庵[編輯]

同葉庵,在支硎山後白馬澗。本萬曆間詩人周天球園,其後變置不一,申文定公亦曾棲隱。順治八年,浮老人得為退居之地,名同葉庵,撫軍張公送額,內建老人衣缽塔?!矗`常淵、法音溗、百可溢、佛杲汋、寄庵澡、純素泳諸禪師,俞秋來、周公魯兩居士,記莂於此。)〉

釋通賢【夏日同葉庵送雪寶和尚還山】

蓬門深掩為誰開?雨歇黃梅法駕來。瀹茗正堪談契闊,匆匆冒暑又南回。

【又】

雪頂蓬松驚老顏,同參能幾導人間。東南法道惟兄振,攜杖應須歸故山。

釋行溗·【同葉八景】

傍壁繩床片石支,雲來同臥甚相宜。那禁歷歷鐘聲度,偏在幽人夢醒時?!矗ㄓ屹R嶺曉鐘。)〉樹色煙嵐翠幾重,蟾光先照石芙蓉。良宵欲步誰為侶?惟有隨身一短筇?!矗ㄓ抑蟹逡乖?。)〉古澗淙淙碧水流,經馱白馬已千秋。誰人學道能休歇,到岸還家似此舟?〈(右馬澗歸舟。)〉莫言如霧又如塵,細雨霏霏亦可人。試問春風吹到處,山頭幾許草痕新?〈(右黃峰細雨。)〉片片凝寒玉蕊飛,當軒烹茗更添衣。尋常留卻空亭子,獨坐令人羨息機?!矗ㄓ铱煅┛胀?。)〉風起飛花滿北堤,晚樵歌罷草萋萋。我來獨抱山雲坐,卻有流鶯別處啼?!矗ㄓ伊醯?。)〉向上燃燈願已隆,慈悲手眠證圓通??臻_四面山光淨,蹴破岑樓萬象空?!矗ㄓ掖蟊瘶?。)〉吳王當日醉蘇臺,傳道群臣謝宴來。今日白雲巖石畔,斜陽剩有老僧回。

徐崧·【同允持聖軏暝投同葉庵】

向晚更何之?精廬說在茲。徑因生覺遠,村以暗還疑。幸有三人侶,惟將半里期。到門方共穩,大笑詛堪遲?

【雨阻同葉庵】

再過怯秋思,同來亦舊知。夜陰天忽暖,客住雨無辭。老樹和煙濕,寒花著地垂。前山行未得,排悶對清池。

姑蘇山[編輯]

姑蘇山,一名姑胥,一名姑餘,在橫山西北。古姑蘇臺在其上,至今人稱為胥臺山?!矗ü虐倩ㄖ拊谏较?,非今盤門內城壕。)〉

許謙【題姑蘇臺】

姑蘇城上姑蘇臺,青山百里峨嵋開。平郊如掌思清遠,昔人樂極曾生哀。大仇未復敵不死,壯志消磨侈心起。會稽捷甲功自多,種蠡深謀誠未已。不知佳冶能傾國,暮暮朝朝醉春色。勳臣抉眼視東門,越女還為越人得。祇今興廢總成空、惟餘碧草搖淒風??蓱z千古臺前水,不洗當年甬東恥。

吳師道

百花洲上姑蘇臺,吳王宴時花正開。半空盡燭西子醉,三更鐵甲東門來。吳波渺渺吳山簇,不見嬌顰倚闌曲。丹楓月落怨啼烏,碧草東風驚走鹿。闔閭丘墓相連處,應恨太差迷不悟。斷指千年血未乾,遊魂夜哭臺前路。

吳淵穎·【姑蘇臺歌寄方養心】

姑蘇臺南閶闔開,姑蘇臺北鴻雁來。春花秋月幾時好,步屐尋香去如掃。冤胥憤血空海潮,老濞妖妝又煙草。少年為客誰我令?千里汝猶談一經。黃龍挾舟夜有雨,白虎司劍天無星。山中菖蒲十二節,未肯落盡青頭發。姑蘇臺上愁殺人,身在勾吳望勾越。

蔡羽·【姑蘇臺】

夜有昃題月,朝有出棟雲。高臺佇歌舞,羅綺何紛紛。吳月常從越山起,越花常種吳宮裏。眼前不盡西子歡,安用窮觀三百里?興亡不自由,春草生銅溝。惟有橫山色,空帶峨眉羞。香魂想像朝雲廟,綠泥斷金燕頭。朝雲滅,金燕冷,夕陽滿地青楓影。

華山[編輯]

華山,其頂名蓮華峰?!矗髂?,朱鷺字白民,為名諸生,自金陵赴試歸,無錫道中,偶聞鄉人有「蟲鳥有變而人難變」之語,遂棄青矜,隱蓮子峰。善書竹,其齋聯云:「寫這個過日子,看山頭當吃茶?!梗瞪桨胗谐?,在絕巘,橫浸山腹逾數十丈,故又名天池山。山有石鼓?!矗〞x隆安中嗚,乃有孫恩之亂。)〉石屋二間,四壁皆鑿佛像。又有龜巢石、虎跑泉、秀屏、〈(即石壁。)〉蒼玉洞?!矗ù松蕉嗍偻翢o樹藝,特以巖穴勝。)〉後漢郎宗、劉宋張裕、張廷傑,皆隱此山。廷傑以山宜就隱,乃營墓立宅於此,改就隱山?!矗ㄓ袑O覿《華山天池記》。)〉今山半為毛都憲呈墓。右為古華山寺,今改寂鑒庵。山之東南出蓮華峰背,近建為華山寺,〈(舊寺基最大,今庵與寺皆其故址。)〉明僧鹿亭結茅於此?!矗ㄒ褳橛辛φ郀I為墓域。)〉文文肅公輩矢志興復?!矗〞r無僧能力任者,沈濟川是夜即削髮,明日見當事,力爭之,得理。吳縣令陳文瑞,周蓼洲公門生也,奉師命,入山正其界。濟川後退隱龍樹庵。)〉一雨潤公卓錫演經,法嗣汰如河、蒼雪徹相繼興建殿宇,長松夾徑,怪石沿崖,有華山初地坊、含光渠,時歸於靈巖??滴醭?,蘗庵志、僧鑒青相繼住恐。

朱鷺·【題蓮子峰】

登峰問蓮子,古路出僧家。石榻留雲供,空池長佛華。

【答王芥庵】

不是看梅客,還為一宿禪。多君留好句,〈(芥庵有「蓮子高峰有故人」之句。)〉相見妙高巔。

趙宦光·【登華山】

鳥道縈紆上,深林更幾盤?支公此消夏,五月晚猶寒。

釋正志·【題落帽石】

空山冷落一危冠,漫道威儀似漢宮。祇為儒門留不住,故來當路與人看。

沈自然·【過蓮子峰朱鷺書屋】

四壁月來遲,空山人去時。徒然掛薜荔,猶想下書帷。墜拂醉眠石,行看書竹枝。最憐遺草在,還望茂陵知。

釋讀徹·【華山得紺泉友人攜芥片就試同汰兄賦】

課餘無事可消閑,茶灶隨扛就澗灣。攜得秋香來幾片,品來泉味到三山。夕陽在地團樂坐,涓滴傳磁次第還。甘苦偏嘗誰領略?湯聲火候寂相關。朱彝尊支公禪誦處,徙倚陟山庭。暗壑雲英白,長林石氣青?;ㄩg童子偈,松下梵王經。悵望巖棲路,風泉隔翠屏。

堯峰[編輯]

堯峰,在橫山西南?!矗ㄏ鄠鲌驎r吳人避水於此。崧按:實南朝遙授山名。亦如無錫沿湖有舜峰,謂舜耕於此,並有曆山之名。)〉唐末慧禪師建精藍,名免水院。宋改壽聖寺,有寶雲禪師居之,繼以曇暹,後廢。明弘治中,雲谷菹公與其徒文通,立山門,繚石垣。觀音、龍王之殿,寶雲、碧玉之沼,東齋西隱,以次修復。雲谷示寂,文通繼先志,復成大雄殿?!矗ㄔ斖貊恕秷蚍逅掠洝?。)〉順治間,繼起諸禪師復建單傳殿、南嶽大宗堂??滴跞勺?,師示寂,諸弟子建師骨塔於其上。

袁帙·【半峰亭】

連峰翠岧嶢,孤亭半峰上。山下雲起時,翻向憑高望。

【清暉軒】

樹杪見風帆,正對南湖水。山月流清暉,來照軒窗裏。

【碧玉沼】

泠泠碧玉沼,青萍鋪水面。風吹萍野開,水底魚皆見。

【觀音巖】

復磴轉危巖,寂寥古龍象??樟秩僳E稀,但聞清磬響。

【白龍洞】

陰洞山之阿,谽谺石勢逼。還疑墊龍起,雲霧閉深黑。

【多景巖】

應接無閑暇,日與賞心遇。惟應山中人,解識山中趣。

【寶雲井】

古斃浸寒泉,稚子時時汲。迎晨入翠微,嵐氣侵衣濕。

【偃蓋松】

高松若車蓋,偃蹇北山隈。不蒙匠石顧,詎識明堂材?

【鐵塔】

雁塔蔽浮雲,縹渺人天外。風鈴鳴四簷,獨往聞幽籟。

【妙高峰】

逶迤群峰首,躋攀興何已?曠然心目開,盡此丘壑美。

【東齋】

楓葉紛紛落,荒徑無人掃。萬念杳虛寂,閑門閉秋草。

【西院】

朝坐東齋幽,夕宿西齋靜。跏趺對佛燈,沉沉秋夜永。

徐鑛·【崇禎己卯十月同龐襄臣家松之欲讀書古堯峰夜宿山頂夢中作】

萬事夢瀟湘,今何漏水長?紅塵人不到,雲雨總荒唐。

釋弘儲·【春雨中臞庵來湘雲館時潛子在坐】

湘中富奇彩,遊跡又成陳。開卷煙雲色,仍親杖屨身。清談入句譜,苦茗享詩人。會待秋楓落,相攜問白蘋。

徐崧·【同惲正叔登古堯峰頂】

不須覓徑問煙蘿,閑向峰頭共嘯歌。除卻野田湖嶼外,天邊祇有白雲多。

【妙高峰】

欹枕峰頭細草平,隔溪松裏有人行。半輪月掛斜陽外,山鳥啁啾弄晚晴。

【庚戌春同韓寶雲客堯峰柬黃仙裳】

吳天二月風雨度,湖上峰峰入煙霧。寶雲泉畔寶雲來,每共微言連日暮。肘邊丹訣人所求,何時騎鶴回揚州?問君結契應有幾?赤松黃石非常流。昔從吾友帙中見,樵青之詩佳可羨。為予宛轉先寄聲,倘渡江來定謀面。

御書閣[編輯]

御書閣,在堯峰之麓。為汪鈍翁先生讀書處,舊名皆山閣,復稱歸來閣。甲子冬,大駕南巡,御筆臨董其昌書以賜,因供奉閣中,遂改今名。

汪琬·【山莊】

問舍山深處,蕭然一徑斜。庭陰叢苦竹,牆角蔓圜瓜。壞棟惟生蠹,荒畦每聚蛙。耕漁俱在眼,真作野人家。

【又】

蟲絲冉冉罥秋槐,室有煙煤徑有苔。幸得好山當四面,不妨牽帥老夫來。

【又】

縛帚旋除蛛網淨,插籬每護藥苗新。老夫到老不曉事,能幾何時作主人?

【山中遊仙詞】

門前澗壑上虛空,畫斷塵凡迥不通。除是施符兼賣藥,偶然身到市廛中。

【又】

茅屋三間不染塵,松風蘿月獨相親??丈讲灰e錢使,點得黃金別贈人。

【又】

黃精巨藤繞溪生,服食多年骨漸輕。祇恐嫌疑干殺戒,杞根如犬不教烹。

【又】

端坐繩床理篆煙,擬箋《易卦》未終篇。擲杯畫水兒嬉事,棄置神通五百年。

【又】

三寸葫蘆掛壁端,中間絳雪是靈丹。他時白晝升騰去,肯待虛空降玉棺。

【又】

要插金貂侍玉宸,暫從福地養閑身。人間宰相成何事?卻誤盧郎隔兩塵。

【又】

祇種琪花采玉芝,此身久矣遣三屍。生年甲子都忘了,略記羲皇畫卦時。

【又】

自是仙都降謫身,偶來遊戲了前因。牧豬牽犬皆容易,怕作天邊守人。

穹窿山[編輯]

穹窿山,以山峻而深,故名?!矗ㄐ稳玮O股?!对浇^書》為古赤松子取苦石脂處。又《神仙傳》赤須子吳山升仙,即此。)〉山高而平,其頂方廣可百畝,中壘石為龕,名國師庵。半山有泉名「法雨」?!矗ㄋ臅r流不絕,下注石堰,灌田。)〉東嶺下有盤石,高廣丈許,相傳朱買臣讀書其上,後人呼為讀書臺。其西有紫藤塢、百丈泉,相傳漢初平中,建上真觀,祀三茅真君?!矗q久觀廢,惟峰頂斷碑,依稀見「上清司命三茅真君」及宋「延佑」年號而已。順治初吳茲受司李名晉錫邀施法師上山,訪觀故跡,牆屋傾頹,香火斷絕,特遣從者下山取火,焚香,遂同發願興復。後施嘗啟醮武塘,與李子建明經名標善。餘居停李氏,屢同晨夕。李篤好道法,謀刻《穹窿山志》、《張真人上真觀碑記》,李先寄餘,餘致施法師焉。)〉順治七年,施法師道淵興建殿堂臺閣,遂成巨構。十五年,張真人洪任題請賜今額?!矗ㄓ刑到鹬∮?。)〉其南面有舟山、法華山,中有白馬寺,其傍有白馬嶺。東面有積翠庵,〈(竹大如斗。)〉前為趙王墳,〈(雲係南宋宗室。)〉又名王駕灣,明末建拈花禪院。

徐崧·【崇禎辛巳春同沈文將家掌文遇穹窿山遇雨作】

茲山崒律名穹窿,精靈直與冥漠通。我欲到此一登眺,孤舟暗撥雞鳴中。路轉諸峰幾回變,野橋忽得當山面。胡然神意不可知,亂石流雲擁僧殿。咫尺若移何處邊,萬重煙霧隔人天。山村近山先得雨,曉林水滴聲潺。東西顯晦無時定,此山忽翠他山應。斷績雨來斷續雲,幽懷何必尋蘿徑?

【過穹窿贈施法師】

武塘別後已三年,重遇峰頭更儼然。禱雨心誠回北斗,埋屍澤大及黃泉。九天將遣童真在,一氣符焚正法傳。況是與言能易簡,春風滿座月娟娟。

朱峻·【同徐松之訪施亮生法師於穹窿山】

為訪高居羽客蹤,相攜幽徑步從容。既愁采藥難知處,仍恐朝元去不逢。常汲一泓山半水,新栽千樹道傍松。鈞天樂出重雲上,隱隱猶疑在別峰。

張大純·【過穹窿上真觀】

直上穹窿一徑遙,巍峨實殿拂丹霄。壇中咒錄天神下,匣裏風雷上怪消。當道碑題鎊滿字,傍巖潭澗長靈苗。盤桓更陟前峰頂,弱水仙人似可招。

姚弘勝·【壬戌新正二日登穹窿禮施度師塔】

策杖獨躋攀,層峰聳奇峭。深林人跡稀,絕壁日光照。巍巍宮殿開,仿佛陟圓嶠。追思三十年,隨師闡玄妙。閩粵及長安,聲名動廊廟。一旦脫塵埃,遂赴玉樓召。世道漸非昔,吾教少同調。臨風起浩歌,回欄一憑吊。

清隱禪院[編輯]

清隱禪院,在盤門外堰橋南。宋端平間僧法立建,歲久幾廢。明天皆間,主僧竺峰與師弟禪宗〈(又係同胞。)〉及其徒妙智〈(竺峰徒。)〉重建,文太史震孟題額。至順治己亥,里人徐可行〈(邑諸生。)〉暨眾信延一音超公主之,〈(果超,吳江盛氏,順治壬辰住恐陸墓山西資庵,經營八載,有中興之功。詳牧老人碑記。)〉佛殿庵址,視舊有加?!矗ǔ瑥椭卯a,以力耕為務,常謂其徒淵府曰:「吾栽田博飯,以了一生,庶不負信施?!蛊鋵O慧機,字省愚,蘇州人,青年精進,頗好吟詠。)〉

徐崧·【同聖軛禪師過清隱庵】

閑行時遇碧山僧,二月春風暖便蒸。橋下落花階畔草,一湖斜照望松陵。

【重過清隱贈一音超公】

開山猶記宋端平,拓地嘉君拮據成。坐久偶將裏齒問,誰知同邑又同庚。

秦江·【寄題清隱庵】

野田細路接橫塘,幾許行人憩檻廊。頗似文殊來化現,門前春暖菜花黃。

徐啟·【同松之老叔集清隱庵】

地近橫塘路未多,一庵清隱遇維摩。竹林深處論詩久,不使偷閑此日過。

顧尊然·【送省公還清隱】

斜陽常送釣魚舟,古剎松篁憶舊遊。今夕君歸猶未晚,盤關城外月如鉤。

釋慧機·【翁先生留宿庵中】

秋宵一榻下南窗,月照庭前古柏雙。謂我安禪無別法,酣眠直到曉鐘撞。

【松陵沈阮容居士住百花洲與家父居相近善畫蘭為餘寫篷賦贈】

葉葉交加蕊半含,百花洲比百花潭。普天無處非王土,不學當年鄭所南?!矗ǘ籍嬏m無土。)〉

接待寺[編輯]

接待寺,去盤門西里許?!矗ㄅf址頗廣,止存僧舍三間。查《郡志》初建無考。)〉康熙九年僧遇緣〈(名照達,新安人。)〉重建。

徐崧·【題盤門外接待寺】

招提在得地,修竹兼喬林。一徑通近郭,三門向遙岑。知子果為眾,長者能布金。殿堂聳道周,飄笠懸雲陰。栽松若年久,過此尤清深。

張大純·【前題】

天壇邐迤即香臺,郭外山門晚尚開。忽聽松間清磬發,遙看雲際幾僧來。

崇真宮[編輯]

崇真宮,在永豐倉東。宋政和八年,里人黃悟微舍宅建,道士項舉之開山,賜額崇真壽聖宮。宣和中改神霄宮,建炎中再改崇真廣福宮。明正統間再建。

宋曹·【徐臞庵雪中訪予於崇真宮陸君繁練師丈室賦贈】

望極蘇臺變古今,漫從方外結孤吟。登樓獨載前王事,〈(藏有宋徽宗御書「允中堂」三字。)〉握乎同悲故友琴?!矗ㄖ^袁仲其。)〉朔雪千山人易老,江天一雁客驚心。歸舟空負梅花約,別後憑誰寄好音?

蕉隱[編輯]

蕉隱,在吳趨坊。申維久書齋名,〈(申諱紘祚,順治乙未進士,文定公孫,少參荊字公第九子。餘自順治戊子過訪,為詩酒唱酬之所。)〉今其址為布政司署。

申紘祚·【花朝前二日張繡虎沈碩庵葉聖野葛象玄徐松之綏祉孫扶桑於子重及家司農兄集蕉隱分雲字】

誰復悲離索,相逢舊有群。早鶯啼細雨,晚樹薄寒雲。酒聽三章法,囊窺十賚文。欲彈慷慨曲,難禁夜初分。

【重九前二日林若撫徐松之沈碩庵莘民侄坐雨蕉隱次唐人張南史韻】

一尊花下共攜將,漫說東籬比辟疆。但使蓴羹堪供客,何須羯鼓更催觴?小窗斜入暮山雨,遠樹平分子夜霜。獨有征人歸未得,西陵橋下憶垂楊。

文昌殿[編輯]

文昌殿,在西禪寺右??滴蹰g郡人王子靖倡建?!矗N友汝雲九諸子募焚字紙,設齋誦經為文昌社。)〉

徐崧【丁巳七月初三日禮文昌賦】

客過星逾麗,宵來月始生?;X冠存道氣,玉洞列文名。綠樹含香殿,紅雲出水城。風幡秋色裏,歌吹動長庚。

邵懷棠·【和臞庵文昌社韻】

聞道仙宮裏,天香席上生。詩書迎舊侶,忠孝謝浮名。梵唱西方國,星橫北斗城。玉臺才更美,應與賦《由庚》。

張大純·【前題】

曙色低臨牖,文星遠動樓。綠荷初著雨,烏桕早含秋。勝地丹書出,焚香玉洞幽。齋心聊此寂,簫琯下滄洲。

利濟寺[編輯]

利濟寺,在閶門外姚家弄。宋紹興間僧道隆建。洪武初年為叢林,成化六年毀,有石阿羅漢十八軀亦闍維,惟二尊留焉。)寺僧德柔謀建未就。二十三年法裔弘毅、大心、淨心募建,郡紳毛呈倡眾助成?!矗钛小吨亟ㄋ掠洝?。雪扶舊字定慧,新安戴氏,出家利濟,青年有志,尤工於琴,為長蘆簡石禪師法嗣??滴跫核榷仑ヒ蝗?,聖駕駐蹕織造府,召琴師夏於澗暨雪公撫琴,時人榮之。)〉

楊循吉【題利濟寺募冊】

利濟從來古道場,奈何今也太荒涼。西閶萬室俱豪富,誰謂曾無一孟嘗?

【詠利濟寺白牡丹】

一日清歡坐後寮,誰知此有玉顏嬌。春風觸目生留戀,才倚朱闌酒便消。

沈瓚·【利濟寺言公新授副都綱有贈】

幾年卓錫住金閶,俄擁雲幢出建章。貝葉函中藏法供,曇花影裏散天香。風高慧遠新開社,人聚支公舊講堂。莫以皇恩誇赫奕,從來佛地本清涼。

張大純·【追和楊南峰白牡丹詩似雪扶上人】

天然一種產僧寮,姑射仙人世外嬌。孰謂禪心枯木似,支公對此也魂消。

徐崧·【雪扶禪師善撫琴賦贈】

閶南古精舍,閉戶無塵侵。內有萏居,標格如瓊林。篋中貯遺經,幾上張素琴??萃┴炛煜?,白雪飄玄音??梢造o人性,可以明禪心。

海雲庵[編輯]

海雲庵,在穹窿山北麓,宋熙寧間僧性海建。明洪武間,姚恭靖公廣孝為僧時退居?!矗▋扔羞B理山茶。)〉

姚廣孝【秋日重遊海雲精舍】

昔年曾駐錫,此地喜重遊。樹影兼雲合,蟬聲帶雨收。澗循松下砌,峰繞竹邊樓。到後嗟難偶,吟蹤去復留。

合流庵[編輯]

合流庵,在東隆控西北。順治初僧一心建。

文楠

合流門徑古,數里入松林。室小迎朝旭,牆高載夕陰。梅花臨澗發,竹色傍山深。隔嶺吾家近,還期蚤晚尋。

采香庵[編輯]

采香庵,在雲巖山南隔岸。順治初,里人沈如樁置,白庵宗禪師開山。(師,跨塘徐氏,名超宗,號白庵,箸庵和尚法孫,子山禪師法嗣。以庵近采香徑,又取「撮群經而為果,采百花以為漿」之意,額曰「采香」。始至掩關三年,朝夕焚誦,為人和厚,不激不隨,時以本分示人。初時茅屋五楹,師更浚池築石,治蔬圃,葺寮房,花果竹樹,四時灌藝。遊其地者如領旃檀香風,使人自適云。

釋超宗【采香林喜臞庵居士過訪】

采取群葩絕紫紅,宛然一點有無中。幽棲自得山林趣,小築寧求殿宇工。果熟露濃隨地落,香飄天暖遍晴空。今朝卻喜臞翁過,修竹青松起惠風。

徐崧·【己酉秋日過訪白庵禪師於采香庵時值掩關】

萬樹斜陽裏,煙霞一采真。蓮香秋不盡,月白夜還新。豎指非彈指,藏身亦露身。窗窗相見處,都是個中人。

【二月十三日雨中投宿采香庵】

笠澤舟來晚,琴臺暝色昏。煙雲連水巷,燈火出山村。磬斷松風急,池流竹雨渾。屐聲驚犬吠,剝啄皆柴門。

【采香喜遇顧爾立】

剝啄同時過采香,滿庭秋色尚芬芳。聞君妙有生花筆,未肯當年遜趙昌。

【丙寅春采香雨後作】

〈(時白公入城。)〉舞蝶逢晴見,嗚鳩傍午聞。澗深容積雨,風息任歸雲。豆葉垂將起,花香眾不分。我留君欲返,一樣望斜曛。

小桃源[編輯]

小桃源,在采香庵後,呂貞九退隱處?!矗▍蚊?,本諸生,後為道士。)〉

徐崧【小桃園訪呂貞九煉師】

靈巖山下隔溪幽,每逐漁郎係釣舟。門掩藥爐多水火,花開庭樹自春秋。女冠弟子曾傳法,辟穀仙人罷遠遊。我亦采芝圓嶠客,笑談移日見風流。

丹霞觀[編輯]

丹霞觀,在石湖金仙寺左。順治癸巳,浦氏延羽士鄭養恬置。鄭杜門獨處,栽花啜茗,以畢天年。

徐崧·【訪鄭養恬煉師】

子真何好靜,孑影絕喧豗。水鳥銜花去,山雲拂戶來。園空惟綠竹,地僻有蒼苔。無事頻相遇,悠然茗一杯。

泮環禪院[編輯]

泮環禪院,〈(已載新《郡志》。額作古蒲,又名浦帆禪院。)〉在盤門內西半爿巷。其地北半民居,南半溝水,有東西二巷?!矗ㄏ鄠魑飨飬翘讎核?,載馮猶龍《雜志》。新《郡志》作「泮環」者,以郡學在西北,取其「半爿」音相似而文飾之,猶陸家浜而曰「綠葭」也,俟後起再定。)〉順治間,里人李定禎〈(字君宙。)〉等倡建,〈(鼎革時,人心恍惚,皆倚福於神,觀空於佛,故君宙輩往往隨郡中紳士結方外社,修齋供僧。而君宙猶夫婦向善,臨歿如禪僧坐亡。維均,其第五子也。)〉歲己亥,延木言圓禪師開山。(師名超圓,字木言,太平人,當鼎革時來吳,初掛褡永定,既受供諸檀,後駐錫本庵。為人平懷樸實,不亢不隨。幼曾奉事天童,究心宗乘,受囑於宜興芙蓉自閑和尚。偕徒聖曉、古樹五六人,閉戶靜修,懶於世務,間與君宙、梅在喬梓落草盤桓,甚有契合。木言偈曰:「體性原無二,眾生與佛同。欲窮玄妙理,拈筆判虛空?!孤}曉偈曰:「翠竹非關色,鶯啼豈是聲?驀然偷眼覷,全露法王身?!构艠淦岂馁试唬骸钙岂娜珉吰?,風吹透骨寒。分明無覆蓋,拈起任君看?!估罹媛勏s噪夕陽偈曰:「何物能無賴?聲聲喚李翁。輕將臨濟旨,逗漏綠陰中?!菇窆┚婺局髟趦?。

朱峻【題泮環庵】

傍屋清池漲水痕,城居偏愛似山村。行經老圃蔬畔徑,來叩閑僧竹院門。靜有禪宗深可悟,幽於詩律細堪論。幾圍古柳同隻樹,長者佳名久自存。

宋實潁·【過泮環庵】

茅庵結得近盤關,半是人家半水灣。到此塵喧都隔斷,桃源原不遠人間。

過於飛·【寄題浦帆禪院】

桑柳陰中卜淨居,茗煙冉冉定香徐。道人記得放生處,一縷新泉注活魚。

李聖芝·【過古浦庵口占】

參天高柳有啼鴉,照檻澄潭發荇花。如此風光誰省得?幽棲輸與衲僧家。

徐崧·【同過繹之過庵中訪木言禪師】

小築名無定,重來路已更。圃蔬尋徑入,院竹繞牆生。夕照菰浦影,西風鼓角聲。開元常在望,一樣傍南城。

李維均·【庵居】

庵居何以靜?竹徑自蕭蕭。潭水明如鏡,松風響似濤。鶯聲花裏出,樹影月中描。到得心空處,方知不寂寥。

承天能仁禪寺[編輯]

承天能仁禪寺,在皋橋東。梁衛尉卿陸僧瓚舍宅建,初名廣德隆玄寺?!矗ā秴堑赜洝吩疲荷懸娮≌腥痣呏刂馗仓?,奏為重雲寺,臺省誤書雲為玄。)〉宋初改承天,宣和中禁稱天聖皇王等字,遂改能仁,元兼稱承天能仁,又名雙峨寺?!矗ㄒ运虑坝卸粮芬??;蛟婆f有二異石,故名。)〉寺有無量壽佛銅像及盤溝大聖祠、靈佑廟、萬佛閣、經鐘二樓,〈(孫覿有《重鑄鐘銘》。)〉相繼毀。至元間僧悅南楚重建?!矗S溍、鄭元佑各有記。)〉至正末,張士誠據以為宮。明復為寺,立僧綱司。正統八年,寺俱毀。其明年,朝廷頒大藏至,都綱永瑞建堂九間以奉之。成化十年,僧道澤戒昌重建大雄殿?!矗▍菍捰?。)〉萬曆初,性仁募建西方殿,內有福昌、圓通、寶幢諸寺?!矗ㄌ祈f應物、李嘉佑、皮日休、陸龜蒙俱有重玄寺詩。)〉

陸采【十六夜與朱都二子酌月承天寺】

蘭若延嘉賞,惠肴留好賓。其聽聯袂曲,不見折香人。僧掃苔間坐,雲生頭上巾。石床渾失寐,清照一吟身。

釋通門·【早秋還虞山舟過松陵宿承天寺】

松陵煙水盡蒹葭,一棹秋風落日斜。法侶相逢如故舊,夜分齋罷更煎茶。

承天寺狼山房[編輯]

承天寺狼山房,崇禎戊寅十一月八日浚井,得鄭所南鐵函《心史》?!矗ㄍ忤F函,函內石灰,灰內錫匣,匣內生漆書,摺可卷。內緘封:「大宋孤臣鄭思肖百拜封?!雇饩}封:「大宋世界,無窮無極。大宋鐵函經。德佑九年佛生日封?!褂嬋傥迨暌?。)〉

鄭思肖【春日遊承天寺】

野梅香軟雨新晴,來此閑聽笑語聲。不管少年人老去,春風歲歲闔閭城。

潘陸·【同徐松之夜過梅杓司承天寺寓】

古寺相過晚,依依殘燭輝。一秋知客倦,累月逐觴飛?;ㄑY題紅藥,〈(謂妓朱雲。)〉人中重白衣。悠悠疇昔意,言采故山薇。

永定普慈天臺講寺[編輯]

永定普慈天臺講寺,在鐵瓶巷。梁天監中,蘇州刺史郡人顧彥先舍宅建。唐乾符間賜今額,陸鴻漸書。韋應物罷郡,寓居寺中,有詩。初,寺在閶門北,景福五年遷於此。天福中更名普慈。元僧聲九皋作海印堂,又取韋詩句作閑齋,元末毀,洪武中重建?!矗ㄌ媒摇负S 古f榜,為元泰不花所書。姚廣孝有記。)〉後又毀,嘉靖初廢。知府胡纘宗改為金鄉書院,東南一隅建理刑公署,止存後僧寮。萬曆間,知縣江盈科詳請歸還寺基,重建五賢祠?!矗檹┫?、陸羽、韋應物、劉禹錫、白居易。江有碑記。)〉崇禎間,里人鄭欽諭捐資,僧微密、徒空昱、空朗、戒珠募建彌勒殿。

韋應物·【與盧陟同遊永定寺北池僧齋】

密竹行已遠,子規啼更深。綠池芳草氣,閑齋春樹陰。晴蝶飄蘭徑,遊蜂繞花心。不遇君攜手,誰復此幽尋?

高啟·【過永定廢寺】

亂後僧何去?門閑落葉時。晝昏秋蠹老,齋斷午禽饑。罷說傳心法,猶看賜額碑。不知興壞理,來此豈無悲?

雍熙寺[編輯]

雍熙寺,在周武狀元坊?!矗ㄋ翁局芑?。)〉本周瑜故宅,〈(漢建安三年,孫策為瑜治第於吳。今猶雲周將軍巷。)〉梁為陸襄太守宅,天監二年舍為寺,僧清閑開山,名法水寺。唐僧壁法重建,宋始改今額,元毀。洪武中,以其地為城隍廟,僧廣宣乃即城隍廟左重建。成化二十二年僧宗翼修。萬曆元年僧名空重修。天啟五年僧默並修。

釋良琦·【雍熙寺訪友不遇】

暇日遠相問,古寺幽且深。青苔餘花落,雙樹一鶯吟。爐存散微篆,茗熟獨成斟。明當持山酒,慰子客歸心。

西禪寺[編輯]

西禪寺,即南觀音殿,在縣學前。唐貞觀間僧壁法建。咸通間,有僧自南泉來,稱西禪和尚,寺因得名。宋紹興間,有信安郡王孟忠厚改建,為隆佑太后薦嚴之所。景定間兵毀,唯觀音像獨存,故稱觀音庵?!矗ò次鞫U,吳中四大禪寺之一也。嘉靖間,太守胡纘宗借正殿為巡鹽公署,萬曆間改遊擊公署。)〉康熙十三年,郡紳繆彤請於當事,歸復本寺,贈公繆慧攏隤造摩利支天閣,將建大殿,未成而卒,彤於十九年完工塑像?!矗娪斜?。)〉

徐崧【西禪寺喜遇繆蘚書封公賦贈時正建閣】

廢寺能興復,憑君願力成。災須消水澇,難必避刀兵。古鏡含林影,疏鐘間鶴聲。園林欣接壤,信步任閑行。

梅隱庵[編輯]

梅隱庵,在瑞光寺右?!矗ㄒ幻`瑞園。)〉宋開禧間鍾氏舍地建,陳一如增修?!矗▕渚龝~,宋紹定間范元衡記。)〉明天啟末,陳應鹿重構,供瑞光頂公?!矗ǘΩ镗?。)〉順治間,法嗣笠禪師重茸。

釋濟雲·【臞庵重過梅隱】

幽居三十載,吾道托松筠。習易隨流俗,貧難及古人。城開丹嶂曉,鳥語綠陰新。惟有許玄度,閑來訪隱淪。

朱戴震·【梅隱庵】

精舍環流水,層陰散一園。為尋叢桂約,得共老僧論。隨意茶瓜設,閑身榔梅存。遊蹤聽袞袞,斜日正當門。

【又】

蓮社風流在,何妨載酒過。逃禪消異慮,感事動悲歌。最愛同深坐,其如欲暮何?霜鐘越鄰寺,歸路野煙多。

徐崧·【贈笠和尚】

精舍推梅隱,高僧此退居。鐘聲鄰寺接,月色夜堂虛。坐石??代Q,垂綸不釣魚。松陵惟一水,來往卅年餘。

拈花禪院[編輯]

拈花禪院,崇禎庚辰,項目徹禪師命法嗣佛音曇公建。順治間,中輿范禪師命生若圓公募建韋駝、藥師二殿?!矗ㄌ奋跤洠厚妨蛴懈U槎U院,梁天監二年建。楊宿記:又穹窿禪院,唐會昌六年建,有米芾大書詩兩壁,傳為朱買臣故宅,宋為韶國師道場,明永樂間有敕賜顯忠禪院,後俱廢。)〉

徐崧【辛亥七月過中和尚拈花禪院】

不水隨憂旱,偏枯孰問天?乘風來竹下,待月坐溪邊。澗底如龜坼,秋陽似火然。所忻蒼塢裏,貯缽有流泉。

張大純·【同褚柳圃遇拈花庵】

靜日逢僧話,霏微入暮天。高吟來石畔,信步對花前。倦鳥窺香積,歸雲映水田。山深忘歲月,莫計是何年。

慕棲庵[編輯]

慕棲庵,在桃花塢北,寶志庵右。明萬曆末建,崇禎間僧蘿雲修?!矗ㄎ髌钪裰杏卸U室五楹,康熙己巳,紺池渭禪師購以退隱,顏曰「芋香」。)〉

尤侗【過芋香禪室口占】

目中久不見筠公,茅屋新詩近益工。有句何如無句好?開窗試聽剎竿松。

宋實穎·【聞紺公移錫慕棲庵卻寄】

瓶缽飄然掛遠林,一枝何必入山深?浮雲過眼煨殘芋,乃見孤雲野鶴心。

蔡方炳·【白下歸訪紺公次韻】

扁舟秋度秣陵關,黃葉千林淡客顏。斯世總無娛老計,何人得共此時閑?孤霞自賞風塵外,白日長消詩卷間。我欲從君遂幽癖,那教逆旅不思還?

余懷·【訪紺公新舍】

野鶴蹤無定,今來臥遠林。淡交存古道,麗藻出禪心。清磬穿珠樹,深燈照玉琴?;⑾e送我,歸路轉花陰。

張大純【業夏後一日訪紺池和尚於北城精舍】

吳中蘭若多名跡,北城幽敞開香積。我來正值春初歸,淡蕩薰風浪生麥。留人小鳥鳴林中,柔黃嫩綠飄殘紅。紆回杖履隨溪轉,屈曲疏籬西復東。上人相見拈花笑,談詩說法通玄要。無生已證空萬緣,活句能參該眾妙。圖書百卷擁四圍,名流咳唾成珠璣。清言徹耳醒塵夢,揮毫落紙雲霞飛。斜陽映樹疑山麓,一抹爐煙凝翠竹。片時良晤同素心,此後相過莫嫌促。

徐崧·【紺公出示一僧贈詩俱假當今朝貴口占】

一冊題詩總達尊,高僧端不妄攀援。何如折腳鐺邊坐,寂寂無人晝掩門?

密庵舊築[編輯]

密庵舊築,在閶門後板廠?!矗ū咎K家園,御史蘇懷愚所築,僅存樹石。)〉為李侍御灌溪公〈(諱模。)〉宅後圃,內有桃塢、草堂及芥閣諸勝。旁有庵曰能仁,元建。

李?!ぁ境鯍呙茆峙f築】

昔日深深意,今依幻住身。蓬蒿迷若醒,竹柏故猶新。小得蜘蛛隱,居惟鐘磬鄰。掃苔迎古佛,竺國備遺民。

祁班孫·【李文中公子招飲園亭】

葡萄初綠好誰攜?公子邀賓曲院西?;ㄑY遊絲縈翠莫,簷前飛絮繞金堤??蓱z春色當筵過,不惜流鶯盡日啼。月出可知人未醉,無勞相送過前溪。

釋讀徹·【芥閣贈李文中】

遙分山色隔城頭,眼裏沙鷗事事幽??墒琼殢浛耙娂{,漫同莊叟認為舟。五車填腹渾無跡,萬卷藏樓不用謀。秋水落霞堪仿佛,拈題坐客好淹留。

張適·【甲寅春杪李灌溪侍御招同徐松之濮淡軒陸陶孺王石年諸君集桃塢草堂】

桃塢草堂靜,花殘不辨名。正愁連月雨,卻喜一朝晴。望自東山重,樽開北海清。風流人似晉,乘醉句同賡。

孫陽·【乙丑新正芥閣書懷十首之六】

風暖平疇雪漸融,野塘水漲小控通。松間扃戶無人到,花底攤書有妾同。娛老心情詩句裏,忘機歲月酒杯中。卻嫌山路春泥滑,妨我探梅十日功。新年小閣俯金閶,碧樹圍環水一方。積雪擁門容我懶,鮮衣爭道看人忙。春臨勝地逢場戲,天興閑身任意狂。莫怪世情疏淡甚,此生曾閱幾滄桑?消盡開河遠別魂,君恩乞與舊江村。榮名豈敵還家樂?久客方知閉戶尊??偨枪嗜讼辔拷?,拈髭新句自評論。生涯剩有看山興,點點煙浮破楚門。玉關生入又逢春,皋廡蕭然寄一身。餐雪有年堪耐老,立錐無地不知貧。出門愁見三叉路,遠夢驚回九折輪。最憶朔風涼月夜,天涯多有未歸人。還家三載尚無家,水閣棲遲似泛槎。敢擬牽船居陸地,愛他開徑帶煙霞。簷垂斗室香難散,廬近旗亭酒易賒。自笑閑人有忙事,終朝洗硯又澆花。衰年忘卻舊悲歡,心奉無愁底用寬?對局喜同低手弈,消閑不借異書看。窗橫遠黛晴分翠,爐爇名香夜辟寒。八尺藤床春睡穩,更無殘夢到長安。

怡老園[編輯]

怡老園,王尚寶公〈(延喆。)〉創為父文恪公〈(諱鏊。)〉歸老之地,有清蔭看竹、玄修芳草、擷芳笑春、撫松采霞、閬風水雲諸勝。文恪〈(與沈石田周、吳文定寬、楊儀部循吉結文酒社,而文待認徵明、祝京兆允明、王中丞守、貢士寵、唐解元寅、陸給事粲,後先稱弟子。)〉徜徉於茲園者二十年。文恪沒,尚寶始自有之。再傳之太常及光祿,光祿讓其兄之子,兄子之子復歸光祿聞孫公晉氏,扶頹葺敝,歷二百幾十年而終屬王氏,況勤中昆仲,高風雅致,無忝烏衣,可謂難矣。

王鏊·【徵明飲怡老園次韻】

吳王銷夏有殘,特起幽亭據要津。剩水繞時傷往事,短牆缺處見行人。綠楊動影魚吹日,紅藥留香蝶護春。為問午橋閑相國,自非劉白更誰親?

王弘撰·【勤中招飯芳草堂沈賁園以畫菊索題】

吳門秋日賞心處,芳草堂中樂事多。醉把黃花揮玉管,風流那得不輸佗?

徐崧·【勤中招同餘生生曾青藜頓公弟鼎中賞牡丹】

昨得相逢喜共攀,不期今日雨潺潺。藤纏古石疑飛去,幔覆名花似醉還。遠客離肌砍茂苑,高僧入座話廬山。湖田聞道多成浸,譙賞猶難聚此間。

【同碓公過芳草堂】

隔水呼居士,空園悉應聲。巖頭春鳥下,谷口暮煙橫。芳草堂前綠,桃花扇底生。茗香攜手處,如在洞天行。

【辛酉秋同王山史崔兔床沈賁園飲芳草堂】

偶來逢雅集,勝友並他鄉。畫索王摩詰,書陳褚遂良。山亭籠翠靄,水鶴下斜陽。窅窅門何遠,西城舊草堂。

吳懋謙·【同臞庵坐芳草堂】

危崖育以僻,仄徑豁然幽。有客攜琴至,當門翠靄流。歸雲難出洞,野鳥易鳴秋。久坐風泉亂,滲謬萬象收。共有濠梁興,寧無酒盞攜?客心秋水外,花嶼夕陽西。卷幔雙過鳥,看山一杖藜。停驂未須去,明月溯回溪。

張大純·【題勤中荷花鴛鴦圖】

錦水風光好,瑤天霽色長。同心托翠蓋,比翼蔭花房。影逐雙飛豔,情憐並蒂香。恩波正容與,不羨鬱金堂。

夏駕湖[編輯]

夏駕湖,在吳趨坊西城下。相傳為吳王車駕避暑之地。後南北淤塞,屬王文恪公〈(諱鏊。)〉怡老園右荷池。今康熙間,明楊解元廷樞仲子無咎僦園舍數椽,跨橋其上,以通出入,名古柏軒。

鄭思肖·【夏駕湖晚步】

豈獨吳中事可憐,人生回首總淒然??锗德淙摘q如夢,不記東風幾換年。寶駕跡消前古地,菱歌聲斷晚涼船。如今城郭多遷變,茅舍荒頹草積煙。

鄭元佑·【夏駕湖】

吳王城西夏駕湖,至今草木青扶疏。想見吳王來避暑,後宮濯濯千芙蕖。酣紅矗翠總殊絕,誰似西施天下無。西施醉憑水窗睡,曼衍魚龍張水戲。月上湖頭王醉醒,歸舟蓮炬繁星如。不知擁扇人者,日夜窺吳不暫舍。

楊無咎·【夏駕湖懷古】

迢迢一水繞門過,云是夫差夏駕湖。應有胥濤相激越,微風落日起寒波。

張氏學典【奉和外君前題】

曾是吳王避暑遊,繁華消歇草煙愁。蘇臺香徑俱荊棘,淚逐清波不盡流。

澗上草堂[編輯]

澗上草堂,在靈巖山後上沙。徐孝廉枋隱居處?!矗淘诙U師有《澗上草堂賦》。筇在,宣城沈氏,明經善詩文,尤長於賦,為繼和尚付法弟子,卒於山塘之甘露庵。)〉

徐枋【戊申春二月送筇在道兄越遊三首筇在為餘作澗上草堂賦故及之】

瓢笠容君老,江山未定居。行吟過越嶠,作賦愛吾廬。澗上鶯花寂,天涯雁侶疏。君行吾悵望,且復寄雙魚?;ㄓ暄瓦[屐,樵風送客舟。江山猶故國,耆舊盡荒丘。一往滄洲遠,千春杜宇愁。此行非避地,乘興獨相求。茫然為送別,聊復數歸期。山館松花落,江村穀雨時。采茶留客供,待爾共烹葵。莫忘春深約,浮苛歎路岐。

顧夢遊·【過徐昭法山居】

未免塵中去,其如惜別真。得朋能愈疾,留客不知貧。天地存諸子,蒹葭老此人。相逢惟痛飲,往事莫沾巾。

蔡方炳·【徐昭法贈書感懷】

欲問家何在?寒山路更深。閑花依絕壑,孤鳥入荒林。歲月驚遲暮,桑田成古今。思君麋鹿侶,動我五湖情。

朱明寺[編輯]

朱明寺,在郡城隍廟西,晉朱明舍宅建?!矗ㄖ烀?,晉人,最孝友。與弟同居,其弟有室求析爨,明悉以管鑰付之,出就別舍。忽一日,驟風雨,悉卷弟財物歸兄舍,弟以是慚,自經死。明不忍,遂盡舍其宅產為寺。)〉明江右張鱉山提學來吳,寺遂廢。崇禎問,歸洞庭許氏?!矗S省曾《吳風錄》曰:自江右張鼇山提學來吳,廢七塔、朱明二尼寺。胡太守又廢景德等寺為子遊等祠。至於黃縣令輩希效則,又盡糠古剎以事宦室,否則厚佑其值,令釋道納之。云云。)〉今順治乙酉為土撫軍國寶署,土歿,周撫軍伯達繼之,周又歿。甲午歲修署,於上中得穗積碑,因倡復為寺。乙未延三宜禪師開法。

張雋·【朱明寺】

斷碑突兀出人間,孝義名猶托寺顏。似有鬼神憐空宅,狂風一夕為吹還。

陳三島·【同徐松之家皂士過訪三宜和尚】

茂苑欣瞻振錫來,瑞燈移處講堂開。入門自覺囂塵洗,接席應忘暮夜回。萬里津梁流半偈,一時龍象擁高臺??蓱z寶界遺基在,更得重逢度世才。

邵懷棠·【春日徐松之過宿朱明寓樓】

甫別還來此,浮蹤不可思。喧闐難久住,寂寞易相知。廢寺留僧榻,孤燈照茗卮。人生原似寄,詰旦又何之?

徐崧·【過訪即中禪師因憶三宜和尚虎阜鶴洲兩地相聚而同遊半歿感賦】

每憶追隨日,聞言一解頤。鶴洲花放日,虎阜月明時。朱子今猶在,〈(子葵、子葆。)〉陳生逝可悲?!矗ɑ适?、鶴客。)〉十年重過此,回首隔前期。

【朱明寺過訪邵明府】

支遁何時去?堯夫一席分??胀ヰN瓦礫,枯樹老煙雲。鼓響淩晨歇,風聲竟日聞。新詩知更好,強半惜離群。

【冬至日過朱明訪石濂禪師】

寶林別後十餘年,消息還憑粵客傳。龍化老人常聽法,虎為侍者共安禪。孤峰坐處無頑石,一缽擎來有妙蓮。重遇恰當陽至日,春來應自嶺南天。

張大純·【題朱明寺】

東晉傳聞事杳冥,重成殿閣戶常扃。娑羅井汲枝常綠,穗積碑遺壁半青。莫道甲兵無佛力,須知風雨有神靈。千秋猶識朱明寺,孝友人應永勒銘。

萬壽亭[編輯]

萬壽亭,在胥門外隔岸??滴跫鬃佣?,湯大中丞斌倡建,內立碑,勒聖駕南巡訓諭?!矗ㄉ现I撫院湯曰:「蘇州之俗奢侈浮華,當以移風易俗為先,須敦本尚實,返樸還淳?!箿蚶毡ㄍ?。)〉

陸來【萬壽亭詩】

孔道高標百尺亭,煌煌碑碣炳丹青。已知聖德通三極,共道王言似六經。東望城開畫障,西來山色拱雲屏。吳風自此歸淳樸,嗬護非徒有百靈。

張大純

睿諭穹碑特地刊,欲將柱石砥狂瀾。紅牆日照松筠暖,黃瓦天垂雨露寒。隔水人煙回雉堞,連村野色帶雲巒。須知聖主勤民意,不是宸遊務壯觀。

汪撰

瑤甍天半俯江流,江國山川奉輦遊。虞狩自存功德石,漢家空築望仙樓。連城樹色棲黃鳥,拂檻蘋香起白鷗。聖主勤民還及物,願因飛觀壯皇猷。

崇義院[編輯]

崇義院,在城西北隅。宋紹興間僧真如建。

徐崧【喜遇固如法師因同過崇義院訪曉庵法師】

竺塢何年別?金閶此日逢。不因孤客問,誰識故人容?夏午炎威極,庵深曲巷通。相過欣不遠,笑語動清風。

幻住庵[編輯]

幻住庵,在閶門西五里雁宕村?!矗ㄡ掳矗号f有天臺法派僧來此結茅,名雁宕庵,村名因之。猶揚州城西土岡,昔有蜀僧居此,遂名蜀岡。其曰雁宕村者,猶翏滬鎮名,俱因寺起,如龍華、南翔、真如、七寶等是也。)〉元大德間,郡人陸德潤施地,中峰國師明本建?!矗ㄚw松雪題額【棲雲】,後易今名。中峰本有記。)〉元末毀。明洪武初僧照增重建?!矗ㄋ五ビ?。)〉天啟間僧道峻復建?!矗ㄓ枥嫌殃懩骋娚X來創,時僅一小尼庵耳。)〉周忠介公順昌額其齋曰「香雪」?!矗ㄡ逻^苕山,中有幻住庵,誌中詩似彼處,故不載。)〉

方文【吳門幻住庵喜遇徐松之賦】

八年前見懷音集,間氣英靈總不如。怪爾家貧好梨棗,逢人墨妙比瓊琚。曾遊石臼舟相左,直待金閶願始舒?;厥坠式荒c欲絕,西濛亭館亦丘墟?!矗▊煺莆?。)〉

文正書院[編輯]

文正書院,在禪興寺橋西。即范文正公義宅也。延安舊有敕建忠烈廟,後延安沒於夏人,宇文虛中奏重建天平賜山之麓,歲時郡守率僚屬致祭。咸淳中,郡守潛說友憚於山中往返,乃即義宅立祠,以公大宗子孫奉祠事。元至正六年,總管吳秉彝奏公有道學功,請改祠為書院,行省上其事,詔從之,李祁為之記。始立祠時,潛公撥公田三百餘畝供祭事。今久廢無考。

顧汧

憂樂本人性,惟人所用之。如何文正公,先後乃異施?惟憂在天下,樂乃能及時。人生具此心,何患世不治?公當盛宋朝,幹濟多良規。先憂後樂意,歷歷人所知。至今士林中,舉作訓勵詞。吳地公所生,巍然建高祠。千秋具俎豆,肅穆瞻威儀。一言可風世,真乃百世師,

王佶古

樹寒煙鳥雀聲,祠門重為剪荒榛。傳家有道千秋業,謀國無私蓋代名。舉念已知周四海,出身原為濟蒼生。當階拜手瞻遺像,負荷從來不敢輕。

顧藻

冠裳肅穆享堂開,憂樂相關在草萊。世代幾更家法在,如公真有濟時才。

俞瑒

近市少囂塵,空庭草樹新。丹青留奕葉,霖雨重元臣。濟世同韓富,匡時並呂申。吳中生長地,風義感斯人。

陸德威

憂樂當年志,謳歌此日思。八荒知姓氏,一代係安危。理學關閩並,功名竹帛垂。摳衣瞻廟貌,感奮豈因私?

吳寶林

此學微言孰與參?關閩先後許同探。一身憂樂因天下,奕世聲名重斗南。義澤至今留遠近,清風自昔激頑貧。人倫師表真無愧,大節依然凜在三。

張之楨

仰止高山七百年,得瞻書院誦遺編。衣冠第宅傳文獻,孫子春秋奉豆籩。負郭有田皆贍族,蔭階無樹不參天。經綸事業平生志,認取齏鹽屋數椽。

張霨

輕風拂喬木,泠然發清音。整襟上崇階,想見憂樂心。正氣塞兩間,富貴自不淫。低徊不能去,感慨動微吟。

志圃[編輯]

志圃,在府治西北,西禪寺之左。為侍講繆念齋所葺,以奉其尊人蘚書先生者也。既落成,先生謂侍講曰:「汝大父參政公宦遊二十載,歸田之日,欲治一圃未可得,今汝能成大父之志矣?!挂蛞灾酒悦?。中有雙泉草堂、白石亭、媚幽榭、似山居、瑞草門、杓嶺、兩山之間、蓮子灣、杏花墩、丘壑風流、青松塢、大魁閣、小桃源、不係舟、紅晝亭、更芳軒諸勝。

繆彤·【雙泉草堂】

注壑成池水石平,涓涓流出喜雙清。倘令補入《茶經》後,陸羽應誇別有名。

【白石亭】

黃堂林壑舊清幽,綠野還看竹樹稠。傳得玲瓏一片石,至令下拜想名流。

【媚幽榭】

一椽跨澗似漁舟,月影煙光檻內收。碧浪波紋晴若雨,綠陰成蓋夏如秋。

【似山居】

綠蘿清晝草堂閑,半在溪邊半在山。竹徑臨流入隔岸,松扉過嶺鳥飛還。

【瑞草門】

雙扉晝掩翠煙微,三秀含華掩映稀。自是藥欄增勝事,白公石上彩霞飛。

【杓嶺】

古藤礙瓦簷牙縮,老樹盤根石磴旋。曲曲長廊山欲轉,好如斗柄指東邊。

【兩山之間】

灣灣碧水繞堂前,南北分流共一川。試看芙蓉相映發,前山卻與後山連。

【蓮子灣】

每羨花中並蒂蓮,不由種子自天然。結成三實珠成掌,持作心田法相全。

【杏花墩】

蕊含恍似櫻桃綻,花放還如蜀錦紅。卻憶曲江初宴罷,馬蹄踏遍鳳城中。

【丘壑風流】

春來嫋嫋黃金色,秋去飄飄白玉叢。遮莫風光誰領得?一丘一壑一迂翁。

【青松塢】

豈望干霄比棟樑?愛聽濤響似笙簧。年來漸覺霜皮老,肯許龍鱗百尺長。

【大魁閣】

巍峨欲與白雲齊,喬木參天獨鶴棲。一望城中千萬戶,太湖七十二峰西。

【小桃源】

早從惠遠樂幽棲,流水桃花自不迷。若使漁人來問渡,隔林即是武陵溪。

【不係舟】

每乘小艇一遨遊,陸地牽來興更幽。窗外層巒渾不動,風波端可暫時休。

【紅晝亭】

虯幹婆娑一樹紅,相傳數伴百年翁。汪君作記才偏老,蔣子臨池法亦工。

【更芳軒】

堪同黃菊比幽芳,卻並蒼松飽雪霜。最愛東皋詩句好,晚來贏得一園香。

繆錦宣·【雙泉草堂】

竹徑松開勝地偏,檻前寒甃對澄鮮。閑來幽客能同賞,品作東吳第幾泉?

【白石亭】

白公片石碧生苔,曲榭高臺閱幾回?還就玉山傾一酌,當年曾伴醉吟來。

【媚幽榭】

水邊曲徑似緣溪,入竹穿松咫尺迷。覓得花溪最深處,小軒獨坐聽鶯啼。

【似山居】

閑關寂寂子雲家,一徑苔痕幾樹花。來往軒車門外客,誰知城市有煙霞?

【瑞草門】

一夜雙芝喜降祥,春風凝露紫泥香。當階應並三珠秀,繞徑誰論九畹芳?

【杓嶺】

石磴回盤路幾重,峰峰樹色翠煙通。何當倚杖清秋夕,高斗明河一望中?

【兩山之間】

山光林色共氤氳,回合層巒一水分。曉鏡近涵千樹影,暮煙遙接兩峰雲。

【蓮子灣】

清池初日漾漣漪,並蒂芙蕖入照時。愛看花開還數子,碧筒引醉寫新詞。

【杏花墩】

花徑風和少曲塵,高林幾樹曉霞新。應知雨露枝頭早,不是山橋野岸春。

【丘壑風流】

絕勝林泉堪獨賞,閑來筇屐亦同攀。雲間日下看餘子,自愛何家大小山。

【青松塢】

種就霜枝漸鬱盤,嶺邊翠色枕邊看。繁花冶葉知無數,祇許蒼髯共歲寒。

【大魁閣】

雲間傑閣俯林垌,遠樹蒼茫列岫青。尺五天高應獨上,可容臥看少微星。

【小桃源】

桃花曆亂水潺湲,長日幽居眺碧山。為問玄都花下客,紅塵紫陌幾人閑?

【不係舟】

扁舟心事鷺鷗知,坐對清池動遠思。倚檻放歌當落日,還疑江上扣舷時。

【紅晝亭】

濃花一樹壓雕闌,絳雪丹霞迥未殘。卷幔坐來春晝永,不須銀燭夜深看。

【更芳軒】

小庭桂露冷疏桐,寂寂簾櫳度晚風。撫景最宜秋色裏,飄香更愛月明中。

吳懋謙·【雙泉草堂】

綠陰屏障勝堪圖,堂下雙泉湧似珠。欲識惠山新汲水,不知甘比此泉無?

【白石亭】

嵌蝗玲瓏鑿不成,香山此石舊知名。攜來是處存遺跡,一洞天然積水明。

【媚幽軒】

鷗眠鷺立影層層,花底林巒次第登。也有狂奴如我輩,盡教吟到月初升。

【似山居】

松門歸老此茅庵,鎮日棲遲得盡探。玉剪輕翻三徑草,縞衣閑步百花潭。

【瑞草門】

棋罷歌殘小鳥喧,平川花雨長潮痕。含毫拾得金光草,狼藉春光獨掩門。

【杓嶺】

高興捫蘿老眼忙,斗杓東向指山房。藤花滿苑鼪鼯落,不及鶯聲出畫廊。

【兩山之間】

盤盤繡磴出晴煙,檻外溪橋雨上泉。淺澗碧分前岸柳,暗香紅入後山蓮。

【蓮子灣】

石闌微月動霞紋,並蒂芙蓉繞座薰。宛似桃根復桃葉,秋風秋雨不離群。

【杏花墩】

赤城一帶卷朝霞,火齊珊瑚半畝花。最是月明尊酒夜,銀槽檀板曲中誇。

【丘壑風流】

樓頭花發杜鵑紅,洗硯焚香在此中。他日歸田謝纓組,草堂綠野似裴公。

【青松塢】

霜幹紛披玉女窗,扶蘇煙靄碧淙淙。異時琥珀盤根老,天外飛來鶴一雙。

【大魁閣】

山樓香靄暮煙中,翠拱南窗四五峰。一片彩雲飛不動,夜深光散玉芙蓉。

【小桃源】

萬樹桃花一徑孤,詩瓢何處著潛夫?此中大有桑麻樂,隔岸漁歌漸人無。

【不係舟】

時牽蘭艇恣遊觀,共道先生眼界寬。選勝莫愁前路遠,隔溪猶見竹千竿。

【紅晝亭】

春光常係護花鈴,十二珠簾酒乍醒。莫詢當年舊知己,玉簫吹徹不教停。

【更芳軒】

一軒花放午陰低,欹枕虛窗倚醉題。贏得廣寒攜此種,天香吹落夕陽西。

毛甡·【乙卯冬同姜定庵京兆寓繆氏園適徐松之過訪有詩次答】

慢嫌金澗晝長開,門外輕車碾綠苔。自是呂安河上至,從無太守雁門來。

【又】

梅花初發武丘東,兩度尋君古寺中。聞說談經原不住,我來何處載郫筒?

姜希轍·【客繆氏園答徐松之】

涼飆起林薄,白雪載前途。行行入吳會,荏苒曆歲徂。名園勝金澗,清流激方渠。都亭厭稠雜,假憩聊自娛。南州有高士,棲泊松陵湖。前身本天隨,偃蹇學鈞魚。修名慰遐播,芳訊難遽據。一朝素心至,樂與晨夕俱。如何候門者,三徑未掃除?擁篲前致辭,倒屣方趑趄。君子不遐棄,竟得同追趨。握手溯疇昔,促席舒煩紆。昔者皇甫規,獨愛王潛夫。正平總懷剌,漫減同土苴。相看未嫌晚,意氣良不孤。願言保令德,慷慨以為圖。

辟疆園[編輯]

辟疆園,傳自西晉,池館林泉之勝,號吳中第一。辟疆姓顧氏。晉唐人題詠甚多。

高啟

江左風流遠,園中池館平。賓客已寂寞,狐兔自縱橫。秋草猶故綠,春花非昔榮。市朝亦屢改,高臺能不傾?

吳愉

懷古訪名園,辟疆更誰在?繁華自一時,風流尚千載。昔賢品題遍,浩劫光陰改。獨立還躇躕,往事付滄海。

裴天

日落吳宮噪夕烏,顧家園子但荒塗。當年結構心何限,魂魄能遊此地無?

六如別業[編輯]

六如別業,在閶門內桃花塢。明弘治戊午,解元唐子畏〈(寅。)〉別業,大半荒蕪。順治初年,雲間沈明生〈(時譽。)〉徙蘇得之,構亭臺,植竹木,有池曰長寧,〈(植荷花,岸夾芙蓉。)〉跨塘作亭曰蓉鏡,〈(文恪公荃題額。)〉夢墨樓,〈(址在池側。)〉六如亭,桃花庵?!矗ㄔ谡?。)〉明生學精岐黃,名公、士大夫及當事稱曰國手,著《醫衡》、《病議治驗》諸書行世。

莫儼皋·【送明生先生遷六如別業】

六如潑墨狂歌處,桃樹無多潭水秋。之子移家當勝地,一樓八詠繼風流。

吳偉業·【過訪明生沈子】

織簾居士種桃仙,賣藥移家幾十年。市畔一壺車似水,溪頭三徑屋如船。養生學就堆書簏,愛客名高費酒錢。莫向吳趨尋舊跡,與君同作畫圖傳。

宋徵輿·【過夢墨樓】

昔日名賢地,今為高士居。桃花一片錦,雲影半床書。芳草開三徑,清風繼六如。訪君探舊跡,感慨且停車。

鄭敷教·【過桃花塢贈明生沈先生】

不種桃花學避秦,白雲深處即漁津。山中宰相醫王位,洞裏仙人佛果身。名士喜從元禮徑,高風不棄阮家貧。飽來黃獨青精飯,散作山河大地春。

蔡方炳·【過訪明生道翁賦贈】

六如居士風流在,鶴圃仙翁別構新。豈有筆床餘舊業,頓令丹灶駐長春?獨留真率堪醫俗,學得佯狂可避人。補種桃花千萬樹,不須漁父自知津。

張一鵠·【寄懷明生先生】

移居吳苑已多年,君是龐眉采藥仙。家有名園同絳帳,胸開慧藏吐珠淵。春風幾醉聽鶯酒,秋月常登載菊船。四世交情惟爾我,喜有鶴發漸垂肩。

釋宗渭·【過六如別業訪沈道翁賦政】

賣文賣藥兩清風,自是襟期先後同。羨爾靜尋《高士傳》,不知門外軟塵紅。

張鑾·【遇沈太翁園亭賦政】

屢過桃花塢,今來及季春。名傳千歲久,花發四時新。山色遙連戶,溪流近繞濱。多君敦世誼,下榻每經旬。

沈季友·【宿明翁大阮蓉鏡即事】

不盡控塘夢,來遊愜素心。荷香小閣靜,梧影半簾陰。地自傳花塢,風應繼竹林。疏狂容小阮,晨夕共清吟。

補遺[編輯]

錢中諧【春暮同汪淡洋憩法螺庵曆遊華山天平上沙諸勝處】

塵上羈人不自由,來放鶴作閑遊。春光九十今餘幾?鼠婦開殘杜宇愁。

【又】

支硎一帶石盤陀,轉入寒山勝更多。澗道長流千尺雪,與他俗耳洗清波。

【又】

某水某丘記少時,法螺庵內探梅詩。而今梅更蒼然古,那得人無兩鬢絲?

【又】

浮生何處把心安,且向雲門去問禪。送過虎溪誰一笑,夕陽回首翠無邊。

【又】

一枰坐隱綠陰濃,蕙素香飄三兩叢。喜得同心添二仲,籃輿明日上層峰。

【又】

卓筆巒頭仄徑迷,卻從山背覓丹梯。訝看石筍森森立,儼似相迎拱揖齊。

【又】

正在攀藤捫葛間,劃開石屋有天關。老僧自守蓮花漏,楓葉紅時不下山。

【又】

一抹蒼煙眺范墳,吳中舊誌慶源雲。聖賢憂樂關何事,史傳寧須道學分?

【又】

白雲洞裏看朱魚,也似江湖撥剌舒??皻U吾徒牽世網,比渠掉尾意何如?

【又】

雞犬聲幽到上沙,園林何意屬豪家?荒丘華屋成惆悵,不待羊曇始歎嗟。

【又】

寺門松月逗清光,較勝前人華子岡。忽沸笙歌來好事,哀絲豪竹入雲長。

【又】

勝地難期久滯淫,又辭澗草別山禽。他年擬入雲蘿去,玉柱金庭似更深。

章詔·【越城橋】

城自山頭跨,橋從溪上來。波濤開越路,烽火逼蘇臺。古堞餘抔土,荒池半劫灰。楊公新郭在,櫧木〈(城門木。)〉亦蒿萊。

【行春橋】

春日湖光媚,山橋野路長?;@輿紛夾道,翠鈿繞成行。雲氣通茶磨,香煙接上方。更憐秋月皎,夜夜照橫塘。

【越來溪】

於越張烏喙,勾吳失水犀。十年翻作沼,千載尚成溪。震澤波猶撼,橫塘棹不迷。至今五叉口,前後草萋萋。

【治平寺】

不見治平寺,尋山到治平。湖光四望遍,秋色數峰晴。法鏡開堂遠,楊公汲井傾。重重車蓋樹,樵采太縱橫。

【拜郊臺】

當年雄澤國,此地祀員丘。壇堵憑山立,燔煙上麓浮。王吳空有氣,吞越竟無謀。漫作黃池長,高臺草又秋。

【宴宮裏】

傳說郊天畢,君王駐宴宮。好冠成大會,行炙遍群公。謝嶺秋雲起,酒城春色融。重尋歌舞地,新郭暮煙中。

章來成·【百花洲】

生來不識百花洲,短袖輕裝逐勝遊。出門同方城南望,一灣流水荒郊傍。冷落扁舟罾網多,此地無花奈若何?吳宮麋鹿繁華竭,雞陂鶴市遠銷歇。錦帆無復采蓮香,響屟鐘聲下曲廊。年年花開復花落,可憐看花人非昨。雛鴉點點集城,枯木槎枒不見春。笑殺踏青乘興來,夕陽古道半莓苔。

張隆·【登萬峰山】

獨上高山物色新,梅花四匝護嶙峋。玲瓏怪石穿雲窟,縹緲奇峰浮水濱。老桂蒼松冬不瘦,回廊飛閣案無塵。何當載酒攜同侶,指點三吳賦早春?

【登靈巖】

偶來著屐壯春遊,絕頂煙巒萬家幽。林霽花明霞半吐,湖開峰擁翠全浮。館娃香去人何處?琴操音遙臺尚留。吳會憑欄多感慨,臨池聯誌碧山頭。

張肇景·【華山】

夾路松杉草木香,籃輿全不畏驕陽。林間茶鼎依泉石,匣內銀鉤陋漢唐?!矗ㄋ掠薪裆嫌鶗?,住恐僧什襲供奉。)〉菡萏峰巒開佛宇,枇杷枝葉蔭僧房。簷前老桂森然立,卻憶淮南招隱章。

【趙墳】

化鶴已難問,今來別一天。蒲團聞妙法,葵扇卻塵緣。峰頂階前石,雲根屋底泉。竹窗青個個,風韻響水弦。

【法螺庵】

清潔真無敵,圓通號法螺。水流門徑曲,雲宿殿庭多。石磴龍鱗轉,桐陰翠羽過。禪床趺坐久,澗壑響鳴珂。

【千尺雪】

仰止翠微尺五天,誰從個裏瀉清泉?鳴琴古壑高山操,戛玉新亭秋水篇。怒沫時噴松徑濕,餘波分入稻畦鮮。老僧解事燒茶灶,竹外蕭疏一縷煙。

張霖·【千尺雪】

峰回路轉松風輕,石罅忽起奔雷聲。懸崖千尺瀑泉吼,石勢與泉相鬥爭。人間六月汗如雨,一到此間忘盛暑。乞將飛雪浣塵顏,對坐松根寂無語。

張霦·【前題】

松陰聽鳴泉,隔竹掛飛練。激石殷轟雷,回風薄珠霰。胸襟頓蕭爽,耳目皆驚勝??钟袧撏A蟠,煙雲起騰變。

張雯·【前題】

石澗淙淙聒耳寒,噴雲激石響驚湍。憑君洗盡炎涼態,六月冰壺向此看。

上一卷 ? ↑返回頂部 ? 下一卷
免責聲明: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并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德甲体育-欢迎您_YABO网页登陆-官网-欢迎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